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75章」受冤枉

    若水月回到皇宫已是辰时,刚从密道中走出来,上月就一脸焦急的迎了上来。“主子,不好了!”

    漠然的看了眼上月,若水月却很是平静的开口道。“说吧,究竟出什么事了?”

    “刚皇上派人来让你去趟御书房!说雪妃被人下了药,现在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小产了!”上月一脸担忧焦急的回复道。

    眉头一挑,若水月有些不悦的问道。“奇了怪了!她小产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可都还未来得及动手那!”

    “话是这么说,可,可御医在我们送给雪妃的珠宝首饰上发现了堕胎的药。所以。。。”

    上月话还未说完,便见若水月突然一脸邪魅的笑了起来。“哦?堕胎药?呵呵!有意思!栽赃居然栽赃到我身上了!”

    见状,上月更是焦急。“主子!怎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要知道,此事都已传遍整个朝廷了!而且已有数名大臣,联名恳求皇上对你严办!”

    闻言,若水月终于收起了笑,一脸的深处的看向上月。“大臣联名?知道是谁带的头吗?”

    托着下颚想了下,上月才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好像就是雪妃顾书雪的父亲顾海。”

    “哦?顾海?”若她没记错的话,其中一枚龙符就在他的手中。眸光流转间,若水月突然俯身在上月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疑惑的看了若水月几秒后,上月终于点点头,转身就去了若水月床下的密室。

    上月离开后,若水月却没有急着赶去御书房,而是在一旁的凤纹铜镜前坐了下来。“初月,去给我将那套蓝底金凤裙给我拿来!”

    “是!”虽然疑惑,但初月却不敢多问,急忙转身去给若水月找裙子。

    盯着铜镜中自己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若水月突然咧嘴笑了起来,笑的是那般的妩媚,那般的阴毒。

    待若水月换好衣裙,上月也从密道中回来了。“主子,事情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他们随即便会行动!”

    “很好!那我们也该出发了!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如何的搬到我!”理了理自己胸前的那缕乌丝,若水月笑的更加浓郁。

    此时的御书房内早已坐满,跪满了人。

    “月贵妃娘娘到。。。”因为侍卫一声高亢的启禀声,一时间御书房内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大门外那抹曼妙的倩影身上。

    绝美的脸上挂着清纯无邪的笑容,若水月步若莲花般的款款走了进去。“臣妾见过皇上!”欠了欠身,如泉水般轻盈的声音从若水月的嘴里传来。

    “爱妃免礼!来人刺坐!”深沉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漠然的开口道。

    “臣妾谢过皇上!”诱人的嘴角缠绵着淡淡的笑意,若水月回了声后便在夏侯云杰下侧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随即目光急速的在众人脸上扫射了一周!只是下一刻,若水月的视线便在斜对面的那个人的脸上定格下来,很是吃惊!因为御书房内除了夏侯夜修三兄弟和以顾海为首的四名大臣外,居然连受伤的倪诺儿和林云裳等好些妃嫔也在。

    看着倪诺儿,若水月心里是一阵纳闷!她不懂,她倪诺儿是因为也遭到了怀疑才来的那?还是说来看好戏的?

    “既然月贵妃已经到了,还请皇上为雪妃娘娘主持公道!”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顾海突然起身双手抱拳,一脸难过的冲夏侯夜修开口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就邹了起来,随即便见他冷冷的开口道。“话是如此,但朕也不能听你们片面之词!”

    “月儿,朕问你,你这些天可曾到过风雪殿?”不悦的瞥了眼顾海,夏侯夜修的视线又缓缓的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

    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若水月故作疑惑的看了眼顾海后急忙点点头。“恩!听说雪妃怀孕了,臣妾今早便去过,臣妾去的时候好多姐妹也在的!怎么了吗?”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就是你,就是你害的雪妃娘娘小产的!”若水月话刚说完,顾海就一脸激动的怒视着若水月吼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这该死的老东西,他这话还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吗?正欲开口,耳边就传来了若水月冷冽的声音。“放肆!你是什么身份,敢如此对本宫说话!”

    若水月突然的话,不禁让顾海,就连其他人也是猛然一惊。尤其是在对上她那冷若冰霜的眼眸时,让人打心眼里对她产生了畏惧。

    怔了怔,顾海双手抱拳急忙冲夏侯夜修作揖道。“还请皇上为雪妃娘娘做主啊!”

    “做主?哼!顾海你还真是有脸让皇上为你女儿做主啊!”夏侯夜修还未开口,若水月就已冷然起唇,不屑的看着顾海讽刺道。

    闻言,顾海猛的一惊,可还是故作疑惑的盯着若水月。“老臣不明白贵妃娘娘的意思!”此时顾海的语气里尽是不悦。

    眉头一挑,若水月怒反笑了起来。“什么意思等会儿再说,先说雪妃小产之事!请问顾将军,你为何要冤枉本宫雪妃小产之事乃本宫所为?”

    偷偷的瞥了眼夏侯夜修,见夏侯夜修没有开口后,顾海这才一脸气愤的盯着若水月道。“冤枉?贵妃娘娘你还真是说得出口啊!你先是故意推撞雪妃,见没得逞便又对雪妃用药!这才导致雪妃小产,难道你还敢说这些事不是你所为?”

    听这话若水月心里便明白,顾海这老东西根本就没将她这个贵妃放在眼里。冷笑一声。“这些都是你那宝贝女儿告诉你的?”

    顾海不语,只是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算是默认!

    “俗话说的好,捉贼拿赃,捉奸拿双,本宫问你,证据那?谁可以证明本宫推了她?谁又能证明本宫对她下了药?”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龙椅上的夏侯夜修,若水月一脸冷笑道。

    闻言,顾海明显的一愣,然而只是下一刻,便见他又一次对着夏侯夜修双手抱拳作揖道。“皇上,老臣有人证!”

    眉头明显的一紧,夏侯夜修担忧的看着眼若水月后,还是冷冷的命令道。“传!”

    接到命令,很快便见一个宫女从殿外走了进来。“奴婢秋叶参见皇上!”说着该宫女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若水月认识该宫女,她不是别人,正是顾书雪的贴身宫女秋叶。

    “如实回禀皇上,事发你都看见贵妃对雪妃娘娘做了些什么?”秋叶刚跪下,顾海就急忙上前,冲她说道。

    “是!”应了声,秋叶偷偷的瞥了眼若水月后,这才缓缓开口道。“启禀皇上,今一早,个宫的娘娘们便纷纷前来风雪殿向我家主子贺喜,随即贵妃娘娘也到了。刚开始当着众娘娘的面,贵妃娘娘都还一脸的和善,对我家主子也是极为的友善,又是关心,又是赏赐的。可随着其他娘娘们的离去,贵妃娘娘便变了脸,辱骂我家主子居然乘着她晕迷勾引皇上,因此才怀上的龙种。当时我家主子不过解释了一句,贵妃娘娘她,她居然,就大发雷霆,不顾我家主子有孕便将她推到在。还好菩萨保佑,我家主子才没有什么大碍的!可。。。”

    “哈哈,哈哈。。。”秋叶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便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她前面的话不假,只是这后面吧!居然将要挟换成了动手?呵呵,有意思!

    闻声,众人的视线一时间都中秋叶的脸上转移到了若水月的身上。都是一脸的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