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78章」雪妃的结局

    林云裳不语,只是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后,便一脸遗憾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见状,若水月心里是一阵痛快!当然,一切的一切也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这样?”看着宫女们手中的那批珠宝首饰,顾海直到此时都难以接受。

    冷冷的看了眼顾海,若水月是一脸的笑意。“谁知道是那些贪心的宫婢偷偷的调换了本宫原本赏赐于雪妃的珠宝首饰!不过现在看来,本宫还的好好的感谢那个贪心的宫婢,若非那个宫婢偷偷的调换了本宫的珠宝首饰,那本宫可是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呀!就是命!是生是死,是福是祸都早已注定,逃是逃不掉的。”

    “你。。。”顾海原本就对若水月不满,虽然此事已证明她的‘清白’可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又是一脸的怒火。

    顾海眼中的神情,若水月是抓的一清二楚。没有丝毫的畏惧,面对顾海的怒火,若水月反而笑了起来,只是笑的是那般的阴邪。

    见状,顾海似乎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女儿所说的她冷訾君浩绝非善类的真正含义。这女人太过狡诈,又太过危险。

    这样的逆转不但出乎了倪诺儿的意料,更是远远的超出了夏侯夜修的意料。原本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先委屈下她,可现在,一切都不用了。

    “好了!现在一切的证据都已证明月儿是清白的了!至于雪妃小产之事,朕依旧会派人继续严查,一旦查出凶手,定严惩不到。”这时夏侯夜修才缓缓的开口道,只是他此时的面色早没有前一刻的严肃和阴冷,现在的他是一脸的笑意。

    他此时的笑容,印在顾海眼中是格外的刺眼。看样子皇上对着妖女的宠爱绝非一般。

    事已至此,其他大臣便再也无话可说,纷纷向夏侯夜修行礼后急忙的退了下去。离去是还都不禁责怪的看了眼顾海!毕竟若非因为他,他们今天也不会无辜的得罪了月贵妃。虽说她现在还只是月贵妃,可依刚皇上无声偏袒的状况来看,这南拓未来的国母之位想必是非她莫属了啊!有时间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讨好她才是!

    “至于这个贱、婢。。。”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的视线突然落在了秋叶的身上。

    夏侯夜修阴冷如冰的目光,让一直极度镇定的秋叶终于稳不住了。“皇上饶命啊!此事与奴婢无关啊!”

    “毒害雪妃之事的确与你无关!只是你诬陷冤枉月贵妃推撞雪妃一事,按我南拓例法。。。”

    秋叶心中猛的一惊,可嘴上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松弛。“皇上饶命啊!对于此事奴婢可是句句属实啊!”

    闻言,若水月冷笑一声。“呵呵,没想到死到临头了你还是如此的嘴硬!只是你认为你嘴硬真的有用吗?这凌迟处死的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起啊!”

    若水月的话让秋叶的心顿时降到了谷底,心中的恐惧是越用越猛。“皇上,皇上饶命啊!”

    “来人啊!将这个贱、婢拉下去,凌迟处死!”夏侯夜修早已没了耐心,见她还不肯松口,于是冷冷的下令道。

    闻言,秋叶整个人顿时就瘫了下去。就在侍卫即将架起她的时候,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转过头朝顾海求救道。“老爷,救救奴婢啊!救救奴婢啊!”哀求的同时秋叶是紧紧的抓着顾海的官袍,似乎一松开她便会真的没命了。

    看了眼秋叶,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迟疑了片刻,顾海最终还是一把拖回了自己的官袍,将秋叶推了出去。为了一个贱婢而触动龙颜,可不值得啊!

    在被顾海推开的瞬间,秋叶似乎这才领悟到什么,顿时整个人就傻在了原地,任由侍卫将她拖了出去。

    然而就在秋叶即将被拖出御书房的时候,她却突然挣扎起来,嘴里还大喊着。“皇上,皇上饶命啊!奴婢招,奴婢招了!”

    闻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扬起了满意的笑容,嘿嘿!这下好了!有好戏看了!

    于此同时,顾海的脸色在顷刻间变的一片阴冷,看着秋叶的目光中更满是杀意!若可以他还真想现在就杀了这贱婢,让她永远的闭上她的嘴。

    “慢着!将人给朕带回来!”淡然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突然开口道。

    接到指示,侍卫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急忙松开了秋叶。

    一得到自由,秋叶就急忙跑回了大殿,跪在夏侯夜修的面前满是泪水的开口道。“奴婢如实交代,奴婢如实交代!”

    “说,今日之事究竟是怎么会是?雪妃摔倒究竟是不是月贵妃所为?”阴冷的看了眼顾海,夏侯夜修厉声冲秋叶质问道。

    对着夏侯夜修重重的磕了磕头后,秋叶这才如实道来。“回皇上的话,不是的,是雪妃,是雪妃想要陷害月贵妃娘娘的!一切都如含妃娘娘所言,是雪妃自己躺在地上,然后诬陷月贵妃娘娘,说是月贵妃娘娘嫉妒她怀有皇上的龙种,故意推撞她的!而奴婢一切也都只是听从吩咐而已,事情都是。。。”

    啪!秋叶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是狠狠的一掌打在桌案上,两眼愤怒的吼道。“好恶毒的计谋,好恶毒的女人!”说着夏侯夜修是猛的转过视线,怒视着顾海。“顾海。。。这就是你养育出来的好女儿!”

    闻言,顾海顿时吓的跪倒在地。“皇上是老臣的错!还请皇上看在老臣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雪妃娘娘吧!”想要狡辩,可看夏侯夜修此时神色,顾海心里清楚狡辩只能引起他更大的不满。甚至。。。

    啪!又是狠狠的一掌打在桌案上。“饶了她?哼!就是因为你那恶毒的女儿,朕险些冤枉的月儿,险些将她打入了死牢!你女儿的命是命,难道月儿的命就不是命了吗?还有你。。。罢了罢了!看在你爱女心切的份上朕就不再降罪于你了!可顾书雪这恶毒的女人,朕定严惩不贷!”

    闻言顾海又是猛的一惊,急忙哀求道。“皇上,皇上求求你,求求你看在小女刚刚小产的份上就饶了她吧!”

    “刘德全,传旨下去,雪妃顾书雪利用龙种设计诬陷月贵妃,心肠恶毒至极,不配为妃,废除封号,打入冷宫!”不理会顾海的苦苦哀求,夏侯夜修直接绝决的下令道。其实若非现在还有一枚龙符在他顾海的手中,他定将顾书雪那贱、人给活剥了。

    夏侯夜修话落的同时,顾海整个人顿时就瘫坐在了地上,双目无光的盯着前面那光滑的白玉石地板,这一刻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面对这样的结局若水月却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这可不是她顾书雪真正的结局,她真正的结局还得由她若水月来决定的。

    这样出乎意料的结局,气愤的不光是他顾海,更是她倪诺儿。她不顾伤势前来,为的就是看她若水月悲惨的下场,可没想到。。。呼!不过没关系,因为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若水月你就好好的给本宫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