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79章」最后夏侯夜修以商谈朝事为名将其他人都赶了出来,只留下了顾海及夏侯兄弟。

    他们要商谈什么若水月不知道,此时的她也没有心情知道,只因现在她面前还有两只母老虎正两眼发光的怒视着她。

    “月贵妃你还真是幸运啊!这样都能被你脱罪!”刚走下台阶,耳边就传来林云裳讽刺的声音。

    缓缓走上前,若水月突然反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林云裳的脸上。“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如此对本宫说话!”从始至终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都没有丝毫的愤怒,而是堆满了笑容。

    “你敢打我?”捂着自己红肿的脸,林云裳愤怒的冲若水月吼道。

    “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妃子,而本宫身为贵妃为什么不能打你?”不屑的冲林云裳说完,若水月又回头向倪诺儿反问道。“你说本宫说的对吗?倪贵妃?”

    冷冷的盯着若水月,倪诺儿却并没有理会她。这个时候她还不想和她再起冲突,毕竟她皇儿们的性命还捏在她若水月的手里,虽然若水恒他们还在她的手上,但若真的激怒了那恶毒的女人,她可不会捡到丝毫的便宜。所以在没有拿到解药前,对这女人她完事都必须得忍。一切都来日方长!

    “你。。。”原本以为倪诺儿会为自己说话,可哪知面对若水月,她居然连口都不开,这点让林云裳很是不悦。

    不再理会两人,倪诺儿只是复杂的看了眼林云裳后便在琼花和另一个丫鬟的搀扶下离去了。

    见倪诺儿离去,林云裳自知自己不是她冷訾残月的对手,不敢有片刻的停留,只会怨恨的瞪了眼若水月便充满的朝倪诺儿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呼!”望着两人一前一后离去的身影,若水月紧蹙着眉头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倪诺儿的顾忌她若水月怎么会不懂!只是,她今日的忍,定将换回更大的反击吧!不过没关系,等换回恒儿后,自己便会速战速决的结束了这段仇恨!

    “贵妃娘娘能洗清冤屈,真是可喜可贺啊!”就在若水月正欲离去时,一旁的含妃安含烟突然走了上前,满脸笑容的对若水月笑道。

    这时若水月才注意到一旁的安含烟。缓缓转过头,淡然的笑了笑。“本宫能洗清冤屈,还得感谢妹妹你的挺身而出啊!”

    “那里,这些都是妹妹应该做的!”安含烟客气的回道。

    闻言,若水月眉头明显的一挑。“不过本宫真的很好奇这毒害顾书雪腹中胎儿的究竟是谁?居然还敢将罪名栽赃到本宫头上!”

    眸光一闪,安含烟附和道。“是啊!臣妾也很好奇这宫里究竟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栽赃陷害娘娘你!”

    瞥了眼安含烟,若水月阴邪一笑。“想栽赃陷害本宫!这幕后黑手还不是本宫的对手!”

    “是啊!这幕后黑手费劲心思还不是不能陷害到娘娘你!真是活该!”闻言安含烟是一脸讨好的附和道。

    看着安含烟,若水月不再多言,浅笑一声,便转身朝前走去。见状安含烟迟疑了片刻也急忙跟了上前。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幕后黑手怎么能在短短几个时辰内便能复制出那么多珠宝首饰那?而且复制的都极为的相识,要是不留意,还真看不出那些东西都是些复制品。”跟上若水月,安含烟迟疑了片刻后,只一脸疑惑的开口道。

    闻言,一抹邪恶的笑从若水月嘴角迅速闪过。“想知道?”看了眼安含烟,若水月笑道。

    安含烟猛的点点头。“恩,臣妾真的很好奇!”

    “这个嘛。。。”迟疑了片刻,再看向安含烟时若水月却一副无奈的耸耸间。“实不相瞒,其实我也很好奇!只可惜。。。哎!”说完若水月突然加快脚步朝前走去。

    原本满心的期待听闻真像的安含烟在听完若水月的话后,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随即脚步也停了下来,不再继续跟随若水月的脚步。

    望着那抹越走越远的倩影,安含烟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前一刻还满是无邪的双眼中,此时尽是冰冷。

    待走远后,身后的初月这才上前一脸疑惑的冲若水月问道。“主子,含妃不是刚刚才帮了你吗?为什么你会???”

    “帮我?哎!看样子你要学的真的还很多啊!”不愿多做解释,若水月只是无奈的感叹了一声。

    “那主子,哪些珠宝首饰为很么会突然变成了复制品那?难道真的是被人掉包了吗?”这时上月也一脸疑惑的上前问道。

    “不是被人掉了包,而是我让你们命人送去的便都是些复制品。也许你们不知道,从入宫起,凡是进我库的奇珍异宝,我都让末月复制了一个假的。目的只是为了以后离去时,好顺利转移这些财产。而这次,之所以送复制品原本也只是不想便宜顾书雪,可没想到反而会帮了我大忙!”看着前方那结冰的湖面,若水月淡淡的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闻言上月和初月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难怪主子在听说自己赏赐的珠宝首饰有毒时还会笑的出来。

    “对了!”若水月突然停住了脚步。

    见状,上月和初月也急忙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若水月。“怎么了主子???”

    眉头一扬,若水恒绝美的脸上突然扬起致命的笑。“想不想打打落水狗?”

    “厄?”两丫头一愣不禁的看着若水月。

    朝四周看了眼,若水月突然俯身在两丫头耳边低语了几句。

    “可是主子。。。”听完若水月的吩咐,上月是一脸的不安。

    “按我的吩咐做!”不给上月反驳的机会,若水月直接吩咐道。

    “是,那我这就去办!”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上月转身就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一时间若水月嘴角的笑容变的越发的浓郁,浓郁的让人畏惧。

    风雪殿

    因小产还躺在床上的顾书雪在接到圣旨的那一刻,整个人便傻了。紧抓着手中的圣旨,不停的颤抖着,苍白的脸上更是写满了不敢相信。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皇上会在她这种情况下便废除了她的妃位,还将她打入了冷宫。

    “顾小姐,皇上有旨,命你立刻搬去清心宫(冷宫)。”看着一脸虚弱的顾书雪,刘德全迟疑了下,还是开口道。

    “不,不,本宫是冤枉的,本宫要见皇上,本宫要请皇上为本宫主持公道!”这样的事实她无法接受,也接受不了。

    刘德全无奈的叹了口气。“没用的,皇上不会见你的!而且你冤枉陷害月贵妃娘娘一时已得到了你贴身宫女的秋叶的证实,所以顾小姐你还是接受现实吧!”

    “不!你骗本宫!皇上不会这么对本宫的,秋叶更不会背叛本宫的!是你,是你这个宦官,说!你究竟收了冷訾残月什么好处,要如此的欺骗本宫?”说着顾书雪疯了一般,指着刘德全就怒骂起来。

    顷刻,刘德全对她的同情是烟消云散,冷漠的对她开口道。“还请顾小姐立刻搬去清心宫!”

    闻言,顾书雪对着刘德全便大喊道。“不,本宫不要去冷宫!不要!!!本宫要见皇上,本宫要见皇上!”

    “由不得你。。。来人,伺候顾小姐去冷宫!”冷漠的盯着顾书雪,刘德全厉声冲身边的太监侍卫们吩咐道。

    接到吩咐,太监侍卫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上前拖着顾书雪就直接将她从床上拉了下来。

    “放肆!你们不能这样对本宫!你们不能!本宫要见顾将军,本宫要见顾将军!”虚弱的挣扎的同时,顾书雪是撕心裂肺的大喊起来。现在唯一能救她的可就只有她爹了!

    刘德全讽刺的笑道。“杂家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顾将军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那还顾的了你!拖走。。。”

    “你说什么?”刘德全的话对此时的顾书雪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杂家说现在没人救得了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居高临下的看着顾书雪,刘德全的眼里写满了讽刺。“带走。。。”

    一声令下,顾书雪就这么在寒冷的大雪中被几个侍卫拖出了风雪殿,丢进了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