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82章」西泠贵宾

    夜,逐渐降临下来,将整个皇宫笼罩的严严实实。雪又开始漫天的飞舞起来!

    懊恼的在冷宫里呆了一个多时辰,若水月这才终于缓缓的迈动脚步朝鸾凤殿走去。

    此时她绝美的脸上早已没有了先前的笑容,有的除了懊恼还是懊恼。

    鸾凤殿

    看着若水月满是是血的回来,上月是一脸惊愕。“主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满身的血?”

    若水月缓缓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血迹。“不用担心,这些都不是我的!”此时若水月说的是有气无力。

    “不是你的?那这血是谁的?主子你刚究竟是去。。。”

    “今儿我吩咐下去的事情下面办的怎么样了?”上月的话还未问完,就被若水月一脸无力的给打断了。

    闻言,上月急忙不敢再问,只是无奈的开口回答。“恩,都已经办好了!按照主子你的吩咐,我已让人复制出了五枚接近完美的龙符!每个龙符重十两,全都里面是石头,外面以黄金淋漆而成。”说着上月急忙转身从门后的抽屉中拿出包袱,将包袱中的五枚龙符摆在若水月的面前。

    拿起一枚龙符若水月仔细的看了又看,掂了又掂,最后才满意的点点头。“行!吩咐下去,我给他们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我要看见顾海手中的那枚龙符放在我的面前!”

    “是,我知道了!”

    “恩!退下吧!我累了!”说着若水月脱下染血的衣裙,就直直的倒在了床上。

    望着顶部那旋转的琉璃,若水月在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会将那鹰型面具男给杀了的!绝对!

    三日后

    原本预计要数日才会到来的西泠新皇及摄政王,在第三天清晨便已达到了拓都,一时间整个南拓皇宫都变的忙碌起来。

    而为了表示对西泠的欢迎,夏侯夜修更是令夏侯博轩一早便率南拓文武大臣前往迎接。

    按一直以来的规矩,凡是他国来的贵宾都因安置在其国所设的驿站内,然这次夏侯夜修却并未如此,而是直接将西泠来的贵宾直接安置在了南拓皇宫之内。美其名是为了更好的照顾西泠贵宾,实者是更好的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因顾及他们旅途劳顿,欢庆宴安排在了琉璃宫的晚上。

    为了迎接西泠国贵宾,今日的琉璃宫格外的金碧辉煌。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

    申时一到,琉璃宫内已坐满了人。夏侯夜修高坐于主位之上,他两侧分别坐着若水月和倪诺儿。若水月下方是夏侯云杰两兄弟,而倪诺儿下方侧是西泠的几位贵宾。再后便是其他妃嫔,南拓各大臣及其家眷。作为东道主的夏侯夜修原本也命人邀请了一直以舍不得皇妹为名赖在南拓国内不肯离去的北辟太子冷訾君浩,可他却已身体不适而婉言谢绝了。

    高高的坐于夏侯夜修身旁,若水月是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西泠的几位贵宾。对于西泠的新帝她并不陌生,因为该人便是数月前在文化交流节上,那个带着月虎前来的找茬的小王爷姬申麟。对他若水月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反倒是他身边的摄政王。该摄政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气,一面纯金打造的简单面具,更是从始至终都戴在他的脸上,一双眸子漆黑且格外的冰冷,似乎对谁都带有一股强烈的敌意。然而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让若水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朕代表南拓国所有子民欢迎西泠帝的前来!在此朕敬西泠帝一杯!”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突然手举酒杯站了起来。

    见状,众人纷纷举杯起身,高呼道。“热烈欢迎西泠皇帝,热烈欢迎西泠皇帝。。。”

    看了眼身边的摄政王以后,西泠帝姬申麟这才缓缓的举杯站起身笑道。“感谢南拓帝及南拓子民的盛情!”说罢也举杯将杯中的酒喝尽。“为表示我西泠对南拓的友好,顾献上我西泠两大珍宝,还请南拓帝笑纳!”语毕,姬申麟突然击了击掌。

    随即便见几个西泠侍卫抬着一个被皇绸遮的严严实实的东西走了上前。

    眉头一挑,看着被抬上的东西,夏侯夜修不禁半开玩笑半认真道。“这次不会又是些什么老虎的吧?”

    闻言,姬申麟一怔,随即笑道。“南拓帝还真会开玩笑!”说着姬申麟是猛的掀开皇绸。

    随着皇绸的掀开,席间众人是一片惊艳。

    那是一棵一米左右的树。一棵以绝品血玉精心雕刻而成的玉树,形态绝美,每一枝干,每一片树叶都栩栩如生。然真正让人叫绝的还是玉树上结出的果实,黄灿灿的果实鲜嫩诱人,散发着淡淡的水果的香味。且该果实并非玉质,而是真真实实的果实,是从玉树中生长出来的果实。

    一阵惊赞中,唯有若水月在看到玉器上的果实时不但没有丝毫的惊艳,反而脸色在顷刻间沉了下去,漆黑的眸中是能冻结人心的冰冷。

    “西泠帝,这上面的果实,它是真的?”很明显,对于玉树上结出的果实,就连夏侯夜修也是一脸的好奇。

    不动声色的瞥了眼自己身后的摄政王,姬申麟点点头笑道。“没错,是真的,且该果实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我西泠先皇之所以活能到一百五十多岁,都是它的功劳!”

    闻言,众人是猛的一惊。似乎此时在他们眼中,那棵玉树的果实并不是什么延年益寿的良药,那就是一颗仙树,仙果。

    “哦?那。。。。。。”

    “既然如此珍贵,我南拓怎么夺人所爱那!依本宫看,西泠皇上,你还是拿回去吧!”夏侯夜修刚开口,耳边就突然传来了若水月阴冷的声音。

    闻言,不光其他众人,就连夏侯夜修也是一脸不悦的看了眼若水月。似乎都不懂她为什么会说这番话。毕竟只要收下了这棵树,那大家可都能延年益寿了,要是利用得当的话甚至还能炼制出长生不死的药那!可她居然。。。她话已到此,他是想收下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很明显,姬申麟似乎并没想到会有人能经的住如此诱惑决绝的他。不禁抬头朝对方看去,在看到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时不由的一愣。居然是她?

    “想必这位就是世人口中的倾世贵妃了?”就在这时,姬申麟身旁的摄政王突然目光直直的盯着若水月开口道。

    眉头一挑,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扬起妖娆的笑。“哦?你认识本宫?”

    “月贵妃的大名本王是如雷贯耳!无论是月贵妃过人的才智,还这绝世倾城的容颜,在我西泠都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一个每句话都无不是称赞,可这说话的声音却出奇的冷漠和沙哑。

    “过奖。。。只是不知阁下是???”歪着头,若水月故作疑惑的冲对方问道。

    “这位乃我西泠摄政王姬申决!”摄政王姬申决还未来得及开口,耳边就传来姬申麟的声音。

    在提到姬申决时,若水月清楚的在姬申麟的话里听到了自豪的意味。一个皇帝居然会对自己的摄政王感到自豪?真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