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83章」礼物

    “哦!难怪了!”闻言,若水月一副恍然大悟的应了声,随即又一脸疑惑的冲姬申决问道。“只是。。。西泠摄政王为何一直要以面具视人?”

    “厄?”被若水月这么一问,姬申麟顿时一阵语塞。似乎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然就在这时,姬申决却又突然开口道。“因为本王从小相貌丑陋,所以。。。有失礼之处还请南拓皇上和月贵妃不要见怪才是!”此时他的声音里依旧尽是冷漠和沙哑。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淡然一笑。

    倒是若水月,眉头一扬,意味深长的重复道。“不会,不会。。。”从小相貌丑陋?哼!

    收回视线,姬申麟又指着那颗血玉树冲夏侯夜修笑道。“那这碧血玉树。。。”

    “此玉树乃你西泠珍宝,以本宫看还是。。。”

    若水月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已猜到了她后面的话,于是急忙开口道。“既然此乃西泠帝的心意,那朕收下便是!”

    很明显,若水月怎么也没料到夏侯夜修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顿时是眉头一紧,猛的转过头就是一脸不满的盯着他。

    然此时的夏侯夜修却直直的盯着下面的碧血玉树,丝毫也不去看她一眼。反正此时看她也不会得到什么好脸色的。

    见夏侯夜修收下此礼,姬申麟脸上的笑意是越发浓郁。“南拓帝,此碧血果不但可以做药,还能以水果来食,且味道更加美味可口。”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再顷刻间是更加难看!更加美味可口?我呸!别人不认识此物当她若水月也不懂吗?

    碧血果!正确的来说应该称之为血粟才对!其实有些类似现代的罂粟,不同的是该血粟是以鲜血毒虫尸体等灌养而成。果实的确味美可口,可毒性剧烈。不但一碰便能让人上瘾,更加能迷人心智,凡是服此物者几乎都活不过三个月!当然她若水月便是其中的例外。

    而且该果也并非什么生长在绝品血玉之上,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待血粟果成熟后将溶脂淋固在其上,待彻底凝固后加已精修便成了他们现在所看到的。

    若水月不得不承认,这些西泠的家伙还真是够狠毒的,居然以此种方式来毒害夏侯夜修。

    “果真如此?刘德全,去,给朕摘一个来尝尝!”不同于若水月,听闻姬申麟的话,夏侯夜修是一脸的好奇。急切尝尝这西泠的珍品!只因他料定西泠等人不敢在这种情况下对他不利!而且。。。

    这边,夏侯夜修的话一落,若水月终于就沉不住气了,借着桌子桌布的遮挡,若水月抬起脚就是狠狠的一脚踩在夏侯夜修的脚上。这笨蛋!

    “厄。。。”顿时吃疼的夏侯夜修是闷闷的呻吟了声。随即是猛的转过脸,一脸莫名其妙的怒视着若水月。这女人,她搞什么!

    也正是因为夏侯夜修这声沉闷的呻吟,让距离近他近些的不少人都纷纷转过头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他们。

    扬了扬眉,若水月这时缓缓的站了起来,绝美的脸上扬起妖娆的笑。“刘德全,如此珍品,还是让本宫亲手来吧!”

    正欲伸手采摘的刘德全闻言是一脸的惊愕。“这种事娘娘你怎么能。。。是!”刘德全话还未说完,在对上若水月阴冷的目光时,是急忙的收回了手,退到了一侧。

    看着此时的若水月,夏侯夜修是完全都不懂她究竟是有何用意了!

    反倒是姬申麟和姬申决在听闻若水月的话,目光时明显的一沉。看样子这女人还是不容小看啊!

    走下台阶,若水月是缓缓的来到血粟面前。“上月,给本宫拿个大些的碗过来。记得,里面装些酒水!”盯着血粟看了几秒后,若水月突然扭头冲自己座位后的上月吩咐了一声。

    “是。。。”闻言,上月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转身就朝殿后跑出,但很快便见上月端着一碗酒水走了回来。“主子!”

    见上月准备好了酒水,若水月阴冷的看了眼西泠皇帝和西泠摄政王伸手却摘下了三枚血粟果。将一枚血粟果放入了装满酒水的碗里后,若水月并没有急着回座,而是一脸笑容的来到姬申麟和姬申决的面前。“两位远来是客,如此美食,我南拓皇上怎么能独享那!所以这两枚碧血果。。。两位有请!”说着若水月是一副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两枚血粟果分别的放在姬申麟和姬申决的面前。

    若水月的这个举动让夏侯夜修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她让他们也用食,难道她是怕此物有毒?

    警戒的盯着若水月,姬申麟急忙婉言谢绝道。“不用了!此碧血果不宜一下服食过多!今儿朕和摄政王才服食过!”

    眉头一扬,此时若水月笑的格外灿烂。“西泠皇上说的在理,既然如此,那本宫就请这两位服用吧!”说着若水月又将血粟果放在了摄政王旁边的两位女子面前。

    两位女子一位中年,一位十七八岁的年纪,但却都一样的漂亮。从两位的衣着上来看,应该身份地位尊贵。

    “这为乃我西泠摄政王妃,这位是我西泠公主姬申欢儿。而且她们也已服用过了碧血果,所以真是辜负了月贵妃的一片美意啊!”若水月的话刚落,姬申麟又急忙开口道。

    这点让若水月感到极度的不满。他姬申麟身为西泠的皇帝,可为何给她的感觉没有丝毫皇帝的样子,反倒是像是个传话的那?

    “没关系。。。”收回血粟果,若水月冷冷的回了一句。

    若水月的突然变脸,让殿内的气氛顿时变的有些凝固起来。毕竟这西泠皇帝一再的拒绝月贵妃的好意,实在是太不将南拓放在眼里了。而且他的拒绝理由更是让众人满是疑惑!

    将手中的两枚血粟果一同放入放有酒水的碗里,若水月却并没有让上月端给夏侯夜修服用,而是冲上月挥了挥手,冷冷的开口道。“皇上不久前才刚用了补药,像碧血果如此大补的圣品还是迟些服用过好!先将其撤下去!”说罢!不再理会众人,若水月面无表情的就回到了自己位子。

    “是。。。”迟疑的看了眼夏侯夜修,上月这才急忙将东西拿了出去。

    面对若水月的突然决定,此时夏侯夜修却不再有丝毫的不满!毕竟连他西泠众人都借口不敢服用的东西,他夏侯夜修才不会再抢着去验证什么的。

    见夏侯夜修没有任何的表态,姬申麟明显的蹙了蹙眉,可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极度不满的看了眼若水月。她真的是那个一心想要杀夏侯夜修为若氏一门报仇的若水月吗?一时间姬申麟脑海中全是数月前她对他低语的话。

    很快连同西泠送上的那颗碧血玉树也被人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