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84章」舞姿下的诱惑

    随着碧血玉树被人搬了下去,西泠摄政王姬申决的目光是冰冷的落在了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

    在对上姬申决的冰冷目光的瞬间,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挑衅的笑。现在他们一定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吧!只可惜。。。

    看着她脸色的笑容,姬申决冰冷且平静的眼底终于有了些起伏。这女人是真是麟儿口中的若水月吗?

    “欢儿见过南拓皇上!”就在这儿,之前一直默不出声的西泠公主姬申欢儿突然从席间起身来到大殿中央。

    闻声,若水月双眼轻眨,缓缓的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这西泠公主的身上。

    西泠公主身着淡紫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茉莉,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深紫色锦缎裹胸,一袭长裙落地,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只是把几缕头发盘上,另外的头发自然的梳成一股,在发尾处系上一条紫色发带。眉间刺着耀眼的兰花,斜插一支紫色流苏,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能谱写一切,嘴唇不点自红,略施胭脂,迷迷离离,让人不禁升起怜爱。

    只是她突然站出来是为了???逐渐的若水月美妙的双眼慢慢眯了起来。

    “西泠公主免礼!不知道公主这是???”看着中央的美人,夏侯夜修那如太阳神阿波罗般俊美的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起伏,只是疑惑的问道。

    微微欠了欠身,姬申欢儿轻语道。“听世人说,南拓月贵妃舞姿绝步天下,欢儿正巧学了支新舞,在此想让月贵妃指点一二!”说着姬申欢儿的视线突然落在了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

    闻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冷笑。说的好听些是指点一二,说的难听些,这可是赤裸裸的挑战啊!

    “这个。。。”夏侯夜修没有急着回答姬申欢儿的请求,只是一脸询问的朝若水月看去。

    接到夏侯夜修询问的目光,若水月这才缓缓开口道。“西泠公主过奖了!本宫并非什么舞姿绝步天下!不过就是略懂一二而已!当然,若说对公主指点一二,本宫还是有些见解的!”

    很明显姬申欢儿似乎没有料到若水月会如此回答,闻言她的眉头顿时就紧了起来。狂妄的女人!

    注意到她的反应,若水月的眉头很是欢喜的扬了扬。哼!活该!气死你!

    收起不悦,偷偷的看了眼姬申决后,姬申欢儿这才又开口道。“那欢儿就献丑了!”

    话刚落,琴声便已响起,姬申欢儿衣袖轻扬,脚尖轻垫,兰花指轻轻拂过脸庞,眉眼琉璃,一眸一笑间透着天然的魅惑,紫色锦纱在身后西泠宫女们粉色薄纱中格外夺目。彩色薄纱在风中随风飞舞摇曳。

    一时间,众人都被如此优美的舞姿给深深的吸引了,那抹绚丽的紫色,恍如一朵清新的兰花,被赋予了生命一般。

    随着节凑越来越快,姬申欢儿旋转的也来越快,一时间她手中的薄纱如同有了生命般,也随其舞动起来,直到最后一个音符的消逝,姬申欢儿停在最后一个舞姿上面。只见她左手兰花指翘向天空,右手轻轻的捏着薄纱,随风,薄纱还在飞舞,却刚好遮住了她的半张脸,一脸的羞涩,转眼眼底流光溢彩,眉眼如丝,微笑着朝龙椅上的夏侯夜修望去。

    随着她的目光,若水月微眯的眼在顷刻间猛然张大,漆黑的眼中是说不出的阴寒和气愤。什么指点,什么挑战,原来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她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勾引他夏侯夜修!

    此时不光是若水月,就连位于夏侯夜修右侧面无神色的倪诺儿在注意到姬申欢儿的目的后,脸色也顿时起了个变化。数月前,就是因为一场歌舞,她已为自己留下了若水月这个大祸患,今时今日她绝对不能再因为场歌舞,再给自己增添一个祸患了。

    “好,好,好。。。”一大臣率先鼓掌,随即便引来阵阵掌声,叫好声一片。

    这时就连夏侯夜修也忍不住的为其鼓掌叫好起来。“不愧是西泠公主!有的如此绝色舞姿!妙!妙!”

    “南拓皇上过奖。。。”收回兰花指,看着夏侯夜修,姬申欢儿脸上的羞涩是有增无减。

    见状,倪诺儿的脸色是更加阴沉,然,只是眨眼间,她的脸上又扬起了笑。“这舞蹈的确精彩,只是,只是这西泠公主的腰肢生硬了些!若西泠公主的腰肢能再柔软些,那可真能称绝了!”

    倪诺儿此话一出,原本喧闹的大殿内顿时一片凝固。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诧异的落在了倪诺儿的脸上。这种时候,这个地点说这番话似乎不妥吧!

    倪诺儿的突然杀出似乎大大的出乎了姬申麟的意料。但他的脸上却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面无神情的盯着倪诺儿。而姬申决因为他戴着面具所以根本就看不出他此时的反应。倒是他身边的摄政王妃,是猛的转过头怒视着倪诺儿。那目光如千万只利刃,能将倪诺儿给千刀万剐一般。

    此时姬申欢儿脸上的笑更是顷刻间就僵在了原处,一双大眼睛是死死的盯着倪诺儿。

    看着众人的反应,席间唯有若水月是一脸忍不住的笑意。哈哈,这倪诺儿可真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啊!

    面对此时的状况,夏侯夜修却没有开口,只是狠狠的瞪了眼倪诺儿,似乎在怪她说话不分场合。

    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倪诺儿缓缓转过头看着隔着一个人的若水月轻笑道。“本宫舞技不如妹妹,不知妹妹对此有何高见那?”

    倪诺儿的目的若水月怎会不明白!不过就是想要拉她下水。虽然她和倪诺儿有着血海深仇!但此时此刻不得不承认,这蹚浑水她还真想趟一蹚。

    微微挪了挪身子,看着姬申欢儿若水月清然笑道。“恩。。。倪贵妃说的有理,且不光腰肢,若连手腕再柔软些,那就更好了!”

    若水月此话一出,席间再次一片哗然,似乎谁也没料到若水月这次居然会和倪诺儿站在同一阵线上。此时就连夏侯夜修和夏侯兄弟都是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若水月,似乎都搞不明白她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你,你。。。”若水月的话让姬申欢儿顿时大怒,可她还未来得及爆发就被一旁姬申决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强忍着怒火,姬申欢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冲若水月开口道。“是,欢儿舞姿不足,那不知月贵妃能否让欢儿见识见识这绝步天下的舞姿?”

    “不可以!”想也未想,若水月便直接拒绝了姬申欢儿的要求。想看她若水月跳舞,她姬申欢儿还不够格!

    若水月直白的拒绝让众人又是猛的一愣。谁也没料到她会如此直接的拒绝这西泠公主。就连夏侯夜修此时对于她的直白都有些不满!

    “哦?怎么?难道世人传言的月贵妃你舞姿绝步天下都是假的?所以月贵妃你才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展现你应该引以为荣的舞姿?”忍下屈辱,姬申欢儿讽刺的冲若水月问道。

    “非也!本宫的舞姿是真是假,我想在场很多人都已经见识过了!不过是你没见识过罢了!”面对姬申欢儿的讽刺,若水月却根本不以为然。

    姬申欢儿不甘的又开口道。“那月贵妃你为何不敢再次展现你的舞姿?”

    闻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再次扬起起妖娆的笑,只是这笑里更掺和了得逞。因为这正是她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