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86章」泠妃姬申欢儿

    虽然与西泠不合,可不管怎么说来者是客,作为东道主,该有的姿态还是该摆出来的。而且现在夏侯夜修还不想和他们真正的撕破脸。

    看着殿下姬申欢儿那张可人的脸蛋,夏侯夜修迟疑了几秒后终于转过头看着姬申麟笑道。“如此珍宝西岭帝也舍得献出,既然如此朕就不客气收下了!”

    “皇上。。。”夏侯夜修话刚落,倪诺儿就不满的叫道。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冷冷的看了眼倪诺儿,暗示她,这不是她该管的事情。

    见状,姬申麟原本阴沉不悦的脸上顿时堆起了满意的笑容。而摄政王姬申麟及其王妃此时也都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至于姬申欢儿那就更别说了,可人的脸上是无法言语的欢喜。

    冷冷的将西泠几人的神色尽收眼底,若水月没有开口,平静如海的脸,让人根本无法看出她的情绪。

    “不敢有多余的请求,只望我西泠珍宝,南拓皇上陛下能珍重!”看着姬申欢儿脸上那幸福的笑容,一只沉默不言的摄政王妃突然开口道。

    闻声,若水月终于有了少许的反应,只见她微微挑了挑眉,缓缓的朝摄政王妃看去。

    西泠摄政王妃身着一件迷离繁花丝锦制成的芙蓉色广袖宽身上衣,绣五翟凌云花纹,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暗金线织就,点缀在每羽翟凤毛上的是细小而浑圆的蔷薇晶石与虎睛石,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繁迷的皇家贵气。发髻正中插一支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凤头用金叶制成,颈、胸、腹、腿等全用细如发丝的金线制成长鳞状的羽毛,上缀各色宝石,凤凰口中衔着长长一串珠玉流苏,最末一颗浑圆的海珠正映在眉心,珠辉璀璨,映得人的眉宇间隐隐光华波动,流转熠熠。艳丽的容颜上,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

    看着摄政王妃,若水月原本冷清的双眼顿时眯了起来。她这身装扮,可绝非一个摄政王妃该有的。而是。。。随着一个熟悉而又亲切的容颜在脑海中的浮现,若水月的双眼顿时闪烁着精明的光辉!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下可就有意思了。

    看了眼摄政王妃夏侯夜修笑道。“那是当然,为了不辜负西泠国的一片美意。。。刘德全,传旨下去!为表朕对西泠国友好,顾特此册封姬申欢儿为泠妃,赐西格殿。”

    在夏侯夜修话落的瞬间,若水月的双眼最终还是忍不住了闭了起来,颤抖的心如沉入了深海一般冰冷。原来做他的女人,真是如此的容易啊!

    与若水月相比,倪诺儿的心痛敢丝毫也不比她少。此时她美妙的脸上早已没有了丝毫的笑意,漆黑的眸中是说不出的哀怨和狠毒。

    有人欢喜有人愁,此时最开心的就数姬申欢儿了!只见她微微冲夏侯夜修欠了欠身行礼道。“臣妾谢过皇上!”

    “爱妃免礼,来,来,来朕而这儿。。。”如太阳神阿波罗般俊美的脸上勾起笑,夏侯夜修温柔的冲姬申欢儿招了招手。可话一说完,看着自己左右两边的女人,夏侯夜修便有些后悔了。她来了坐那儿那?

    见状,若水月突然起身,冷漠的看着夏侯夜修。“臣妾身体不适,就先行告退了!”说完,不等夏侯夜修开口,若水月就直接走下了台阶。

    看着若水月冷漠的身影,夏侯夜修张口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她???

    若水月一脸冷漠的下台阶,姬申欢儿是一脸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在擦身而过的瞬间,姬申欢儿突然对若水月扬起一抹挑衅的笑。似乎在笑她费劲心思却依旧无法阻止她进入原本属于她的领地。

    面对姬申欢儿的挑衅,若水月原本阴冷的脸上却突然够了出一抹狡黠而阴狠的笑。只是这次的笑却很是牵强!为的不过是掩饰内心的失落和心痛,不想她姬申欢儿太过得意。

    若水月脸上的笑容让姬申欢儿是猛的一震。这个时候这女人居然还能笑的时候?难道其中有诈?

    猜测间,正在上台阶的姬申欢儿一不留神,踩空,顿时就从台阶上摔了下去,顿时摔的是人仰马翻。

    顷刻间,席间是一片捂嘴嘲笑的声音,而其中倪诺儿的声音最为明显!真是活该!

    姬申麟三人看着摔倒的姬申欢儿,并没有开口,只是有些无奈的蹙了蹙眉。这丫头,哎!

    没有停下脚步,若水月只是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继续朝前走去。这种热闹,她现在没兴趣去凑。

    这样的状况让姬申欢儿是一阵羞愤。只见她急忙从地上站起身,突然指着若水月就大叫起来。“你给本宫站住!”

    闻言,若水月停住脚步,转过身,冷然的盯着姬申欢儿。“你这是在对本宫说话吗?”

    “你为什么推本宫?”没有回答若水月的话,姬申欢儿是一脸愤怒的冲若水月质问道。虽然是自己走神摔倒的,可都是因为她,若不是她无缘无故的对自己露出那种笑容,自己也不会走神,更不会摔倒,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怪她。

    姬申欢儿此话一出,席间再次一片哗然。什么?是月贵妃将她推到的?怎么可能,那时月贵妃可都离她好断距离了啊!

    此时,姬申决看姬申欢儿的目光顿时一紧。这笨丫头,冤枉人可不是她这么冤枉的。有眼睛的人可都看得出是她是自己摔倒的啊!

    若水月究竟推没有推姬申欢儿,当时离她们最近,且眼睛一眨不眨落在若水月身上的夏侯夜修是最为清楚的。只是此时他却并没有开口,而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两人。

    “你刚说什么?”这一刻若水月明显的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本宫问你为什么要推本宫!”面对若水月那双如星辰般明亮的大眼睛,姬申欢儿不禁有些心虚的看了眼右侧的摄政王妃。只是一眼,姬申欢儿便无所畏惧的冲若水月厉声的质问道。就算被她看穿了又怎么样,反正皇兄和母后在,她若水月敢怎么样!

    怔了怔,缓缓走上前,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却没有太大的起伏。“你刚说本宫推了你是吗?”

    “没错,就是你推了本宫!”眨了眨眼,姬申欢儿态度强硬的回了一句。

    姬申欢儿话刚落,若水月是突然伸手猛的朝姬申欢儿身上推了去。因为有气,若水月出手的时候加了些内力在里面。顿时姬申欢儿就被若水月猛的推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恩。。。。”随即而来的是姬申欢儿吃疼的呻吟。

    若水月突然的举动,让在场众人是大惊失色。她怎么能。。。?

    而西泠的姬申决等人,此时全都是满目阴冷无比的怒视着若水月。

    面无表情的盯着姬申欢儿,若水月冷漠的开口道。“现在才能说本宫推了你,至于理由。。。你自找的!”语毕,不理会众人眼中的惊愕,若水月转身就朝殿外走去。

    “皇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望着龙椅上的夏侯夜修,姬申欢儿脸上挂着泪珠,委屈的抽泣道。似乎希望夏侯夜修为她主持公道。

    女人的泪水让夏侯夜修心头一软,不顾众人的诧异,他更是亲自走下去将姬申欢儿扶了起来。“来爱妃!”

    “皇上。。。”一起身,姬申欢儿更是顺势靠进了夏侯夜修的怀里。

    两人突然的亲密,让席间不少人微微蹙起了眉头。反倒是姬申麟等人,是一脸的欢喜。看样子,夏侯夜修对欢儿是十分的满意那!

    虽然没有回头,可从他们的对话,若水月便已清楚发生了什么。一时间她那原本盛开着倾世桃花的眼里,是一阵狂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