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87章」他们父子

    那一刻若水月的脑海中全是文化节那日,她第一次以冷訾残月的身份来到这个皇宫大殿的画面。那时的他如今日一样,不顾众妃嫔的不满反对,硬是立了自己为妃。可这才短短数月的时间,自己便也成了曾经自己可怜的那些妃嫔中的一员。真是可笑又可悲啊!

    “冷訾残月,你给朕站住!”前脚刚踏出殿门,耳边就突然响起了夏侯夜修极度不满的声音。

    他突来的喊声,让若水月如一阵雷鸣打在身上。可尽管如此,若水月还是停下了脚步,却并没有回头。“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你这是不是当朕已经不存在了?居然敢当着朕的面动手伤人?”若水月此时的冷漠更是刺激了夏侯夜修。

    “臣妾不敢当皇上你不存在,不过皇上,现在你倒是可以当臣妾不存在了!”冷漠的甩出一句话,若水月不再理会夏侯夜修的感受,迈出脚步就走出了琉璃殿。

    若水月的话让夏侯夜修顿时是龙颜大怒,不顾场合的对着若水月的背影就是一阵怒吼。“冷訾残月。。。”然后对于若水月推到姬申欢儿一事便再无下文了。

    子时,月,此时被乌云遮住了它原本仅有的微光。黑暗中,四周静的可怕。

    若水月一身火红的长裙,赤脚站在南拓皇城的最高之处,目光极度冷漠的盯着西格殿的方向。

    一阵冷风吹来,使得火红的长裙在风中舞蹈起来。然,此时的若水月却丝毫觉察不到一丝的冷意,只因比起身体的冷,她此时的心更冷。

    今晚是夏侯夜修和姬申欢儿的洞房之夜,而此时,西格殿的灯火已灭,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

    又是一阵冷风吹来,吹散了天际的乌云,却吹不散若水月心里的阴霾。他最终还是。。。

    “若水月。。。”身后突然响起一阵清冷的声音。

    闻声若水月是猛的收起一切的情绪,转过身,一脸冷漠的朝对方看去。

    黑暗中两个身影越来越近,最后终于在离若水月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是姬申麟和姬申决!

    若水月没有开口,只是一脸极度冰冷的盯着两人。现在无论是谁,最好都不要惹她!

    “若水月好久不见!”盯着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姬申麟扬扬眉缓缓开口道。

    美妙的睫毛微微颤了颤,若水月冷冷的开口道。“几个时辰前,我们不是才刚见过吗?”

    “不!几个时辰前,我们见到的是冷訾残月,而不是你这个若水月!”直直的盯着若水月,姬申麟轻轻的摇了摇头。

    闻言,若水月的双眼顿时就眯了起来。“这,有区别吗?”

    “当然,因为若水月不会爱上夏侯夜修,只会想要杀了他。而冷訾残月,那可就难说了!”双眸一定,姬申麟意味深长的说道。

    姬申麟的话让若水月的心不由的一紧。是的,若水月是不会爱上夏侯夜修的,更不该爱上的。可冷訾残月。。。现在的她究竟是若水月还是冷訾残月?

    “这和你们有关系吗?”眉头一扬,若水月冷冷的问道。

    “当然,若你是若水月,那你就是我西泠的朋友。而倘若你是冷訾残月的话,那你就别怪朕今晚就要替朕的皇妹除去一切的障碍了!”说道最后时,姬申麟的目光顿时就变的凶狠起来。

    闻言,原本一脸冷漠的若水月却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是如此的妩媚而又冷冽。“你给我听好了!无论我是若水月还是冷訾残月,都绝对不会是你西泠的朋友!至于你想替你的皇妹除去我,那可就得看你又没有这个本事了!”她若水月处事作风是很毒辣无情,可不管怎么样,她也绝对不会和姬申麟他们这卑鄙无耻且愚蠢的家伙为伍的。

    “你。。。”若水月的话顿时激怒了姬申麟,只见他拔剑就欲朝若水月杀去。

    然而就在这时,他身边的姬申决却突然上前拦住了他。“退下!”冷漠而又嘶哑的声音从姬申决的嘴里逼了出来。

    “可。。。是!”姬申麟还想说什么,可在对上姬申决眼中的寒意时,顿时闭嘴到了一旁。

    不再看姬申麟一眼,姬申决缓缓转过头目光复杂的盯着若水月。“怎么?你若氏一门枉死之仇你是不打算报了?”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这是她一身无法抹去的痛!她怎么会放弃,只是。。。

    “报不报仇,那是我的事,与你们无关!”若水月怎么会不懂,他们这个时候和她提这些无非是想借她复仇而利用他。

    “若本王没有记错的话,你似乎对麟儿说过,你之所以换已身份来的夏侯夜修的身边就是为了杀了他,为你若氏一门复仇?”不理会若水月的冷漠,姬申决又开口问道。

    “麟儿?呵呵,看来我猜的不错!这西泠真正当家做主的人是你!”眉头一挑,若水月却并未回答姬申决的话,反而因为他的一个称呼笑了起来。

    姬申决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没错,本王才是西泠国真正的主人,是他姬申麟的亲爹。之所以只做摄政王而不做西泠皇帝,那是因为本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更重要的事情?哼!不过就是在想方设法的夺取我南拓的国土罢了!”盯着姬申决,若水月讽刺的笑道。

    闻言,姬申决终于了有些笑意,看着若水月意味深长的开口道。“你倒是明白的很!只可惜,你不是男儿!更不是。。。”话还未说完,姬申决像是想到什么似得,是急忙停住。

    扬扬眉,若水月却是一脸的满不在乎。“男儿又怎么样?谁说女子不如男儿?哼!若我若水月真想要,别说南拓,就连你西泠,甚至整个世界,我若水月一样能得到。”

    “好大的口气!”很明显,此时若水月在他姬申决的眼中就只是一个狂妄的丫头。

    “事实!只不过我现在无心这些!否则,你真认为你还会如此轻松的站在我面前和我说这些?”看着眼前的姬申决,若水月冷然的开口道。是的,她说的都是事实,之所以不能么做,其实并非她无心,而是不想乱杀无辜,毕竟一切都霸业都是用血泪尸骨堆积而来的!

    “哦?那本王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实力了!”说罢,姬申决是突然挥掌就朝若水月攻击而且。

    见状,若水月提起内力就腾空而起,躲过了姬申决的攻击。“想打?好,正好姑奶奶我今天心情不好,就陪你玩一玩!”说罢!若水月血红的衣袖是猛的一挥,顿时两条红绫就从她衣袖中飞了出来,凶猛的朝姬申决攻击而去。

    “父王,让皇儿来!”见状,姬申麟突然挡在姬申决的面前大叫一声。

    闻言,姬申决点头退到了一侧。也是,一个小女子,的确用不着他出手。

    暗夜中姬申麟乱发狂舞,眸若冷电,长剑如虹,挥剑就朝若水月的红绫迎了上去。

    “找死!”看着姬申麟的招式,若水月忍不住的吐出一句话后,内力猛的一震,红绫一阵旋转后,就直接朝姬申麟的胸膛攻击而去。

    这时只听姬申决喝道:“小心!”

    破空之声瞬间冲天而发,化为一条柔韧而凌厉的毒蛇一般猛的击中姬申麟的胸膛。“恩。。。”顿时一口鲜红的血就直接冲姬申决的嘴里喷了出来。

    “麟儿。。。你怎么样了?”见状姬申决大呼一声,上前就急忙检查姬申麟伤势。

    “放心,他还死不了!只是,如此三脚猫的功夫以后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显眼的好!”收起红绫,若水月冷漠的冲姬申决吐了一句,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紧紧的盯着她消失的地方,姬申决是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她,她真的变了!真的不再是记忆中的那个若水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