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88章」接二连三的痛

    次日清晨

    按规矩,今日是新进妃子向两位贵妃行礼请安的日子,可天刚刚亮,一夜未眠的若水月便接到了夏侯夜修派人传来的口谕。说什么泠妃身体不适,请安一事就做免。

    闻言,若水月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挥了挥手命传旨太监退下。身体不适?是昨晚纵欲过度吧?

    “主子。。。”上月突然从若水月床下的密室出来,满是焦急的大呼道。

    被她这么一叫,若水月原本阴寒如冰的心在瞬间被提了起来。“究竟出什么事了?”这么久了,这还是若水月第一次见到上月如此惊慌的时候。

    “是。。。噗!”上月刚开口,一口乌黑的血就从上月的嘴里喷了出来。

    见状,若水月是猛的一惊,上前就急忙扶上月在一旁的软榻上坐下。“上月,你这究竟是怎么了?”问话的同时,若水月是急忙为上月检查情况。

    在确定上月只是受了一点内伤后,若水月那紧邹的眉头这才微微的松了开。“赶紧将这药服下!”说着急忙从怀中掏出一枚药丸给上月服下。

    服下药后,上月是好半天才缓和过来。“主子,给。。。”上月虚弱的从怀中掏出一枚金灿灿的龙符放在若水月的手中。“按主子吩咐,我们成功的将复制的假龙符和顾海家的真龙符掉了包!”

    接过龙符,若水月就算在确认此物是真的后,她绝美的脸上也都没有丝毫的笑意。而是复杂的看着上月问道。“去顾府掉包的星使们是不是???”以上月如此高强的武功都受了伤,那自己那数十名星使岂非?

    闻言,上月美妙的睫毛顿时低了下来。“除了我,前往顾府的星使们全都。。。”没有再说下去,但上月眼中有着明显的泪迹。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声音有些颤抖的开口道。“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这几天好好养伤!”冲上月叮嘱完,若水月回头便冲屋外化身为宫女的两个星使吩咐道。“你们,扶上月回房休息!好生照顾!”

    “是。。。”应了声,上月在两星使的搀扶下慢慢的回了房间。

    紧握着手中的龙符,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写满了疲倦与无力。又是十多条鲜活的生命,因她若水月命丧黄泉,又是因为她若水月。。。泪水默默的滑过她绝世倾城的脸颊。

    接下来到几天,天气如若水月的心情一般,雪雨交加,寒冷入骨。

    而夏侯夜修更是从立了泠妃姬申欢儿便再也没有踏入过鸾凤殿半步,日日夜夜沉迷于姬申欢儿的温柔乡之中。

    这便是帝皇,喜新厌旧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这些若水月比谁都清楚,可这心却早已不受她的控制了!这些感受意味着什么,若水月怎会不懂,只是,她不敢承认,也不能承认。因为她清楚,从一开始便早已注定了她和他不会有什么结局。

    “主子。。。”这时初月冲冲忙忙的跑了进来。

    闻言,若水月这才缓缓收回思绪,目光茫然的朝初月看去。“怎么了吗?”若水月此时的语气里尽显淡漠。

    这样的她,让初月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这些天因为皇上日夜荣宠泠妃,主子成天都这副无精打采,恍恍惚惚的摸样。这样的主子,她不喜欢!

    “倪诺儿那边刚派人传来消息,让主子你带上皇子公主的解药,去龙鳞殿与她交欢水恒少爷他们!”虽然不喜欢主子这副摸样,可对于刚得到的消息,初月还是满怀欢喜。

    闻言,若水月茫然的双眸中顿时有些光芒,人也在顷刻间恢复了精神。“什么时候?”此时的这个消息对若水月来说无疑就是恢复剂。毕竟在一个人的除了爱情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他去在乎珍惜。

    这样的若水月,让初月心中一喜,急忙回答道。“就现在。。。”

    “那好,我们现在就过去!”起身,若水月往橙色的长裙上套上一件雪色的绒衣后,便一脸着急切的走出了房间。

    这时一直在屋里养伤的上月急忙走了出来。“主子,我同你们一起去!我担心倪诺儿会玩什么花样!”

    “可是你的伤???那好吧!”看着上月迟疑了几秒后,若水月终于点头应道。

    前一刻还雪雨交加的天气,此时却已是万里晴空,灿烂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格外的舒服。

    这还是这七天中,若水月第一次踏出屋里。望着上空蔚蓝的一片,若水月突然觉得自己心里一片阔然。

    一路上,若水月的心情都是格外的好,不光是因为今天的天气,更是因为她倪诺儿的妥协!等换回了恒儿她们,她会尽快的结束这一切的一切,然后便永远的离开这里,再也不会在回来了。

    然而在踏入龙鳞殿的瞬间,若水月脸上的笑容在顷刻间烟消云散,换上一脸说不出的冷漠和凌厉。

    因为此时的龙鳞殿内不是只有倪诺儿,而是坐满了人。主位上,夏侯夜修拥着姬申欢儿一脸欢喜的正说着什么,其次是一连阴邪盯着若水月的倪诺儿。随即是夏侯兄弟,另一侧,是冷訾君浩,西泠帝姬申麟和其父,摄政王姬申决,还有便是其王妃。除了少了数位大臣及其家眷今日的驾驶似乎丝毫也不亚于那日的接风宴。

    看着在场的众人,若水月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交换?她倪诺儿这是交换吗?难道她这是???

    这样的状况让初月和上月也是猛然一惊。“主子。。。”两人低声唤了句。

    若水月没有开口,只是无奈又复杂的冲两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两人别慌,淡定。

    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自己颤抖不已的心,若水月这才带着两人缓缓走上前。“臣妾见过皇上!”没有行礼,若水月只是满目极度阴冷的盯着夏侯夜修吐了一句。对现在的她来说真的不愿意见到他,更不愿意见到那一脸得意的女人姬申欢儿。然而事实就是如此的讽刺,你越不愿意见到的,偏偏就要让你见到。

    闻言,正与姬申欢儿喜欢交谈的夏侯夜修是猛的回过头,在对上她眼中的阴冷时,夏侯夜修的心不由的一紧。果然这种情况下,自己最害怕见到的就是她了,因为一见到她,自己心里便会有种愧对于她的感觉。其实这几天不是不想她,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

    “厄,月儿快快免礼,来人。。。。”夏侯夜修赐坐二字还未说完,若水月便已在倪诺儿下侧,冷訾君浩的对面坐下了身。

    见状,夏侯夜修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可看着她冷漠的脸,一时间他却没了敢发作的勇气。

    阴邪的盯着若水月冷冷一笑,倪诺儿突然击了击掌。“来人,将人给本宫带上来!”

    倪诺儿话落的同时,若水月的顷刻间变已提到了喉哝。不会的,不会的,她倪诺儿不敢哪些做的,她儿子的性命可还捏在我的手里那!不会的!

    很快,便见侍卫压着两个衣着破旧,头发凌乱的人走了进来。

    在看清两人的瞬间,若水月顿时有些无力的朝椅背上靠去。果然是他们,果然是恒儿他们。倪诺儿!

    思及此,若水月是猛的扭过头,目光凶猛而又充满杀意的朝倪诺儿瞪去。她居然真的敢。。。难道她就不想要他孩儿们的性命了吗?

    面对若水月眼中的威胁和杀意,倪诺儿却是一脸的毫不畏惧。怕什么,反正她的孩子们都已服下了解药。她之所以容忍拖延到今天,可就是为了今天。今天,她就要这女人狠狠的打下地狱。

    “厄?他们是什么人,好臭好脏啊!”这是姬申欢儿突然捏着鼻子,嫌弃的叫道。

    闻言,倪诺儿是猛的转过头狠狠的瞪了眼她。该死的贱、人,下一个除去的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