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89章」叛国贼的女儿

    看着面前的两人,没人知道若水月此时的心有多痛,多恐。才短短四个月的时间,恒儿和姑姑整个人便已瘦了整整一大圈了,不用想也知道这四个月来他们是怎样度过的。

    将若水月眼中的心痛尽收眼底,倪诺儿美妙的脸上此时是说不出的欢喜和痛快。她若水月不是想要杀了她为他若氏一门报仇,让她生不如死吗?哼!现在看谁让谁生不如死。

    再次将目光落向她的王牌若水恒等人的身上,然只是下一刻她的眉头就紧紧的邹了起来。“还有个人去哪儿了?”似乎这时她才注意到少了一个人,少了那个四个月偷偷摸入她龙鳞殿来想救走他们的那个丫鬟,初月。

    倪诺儿的话,若水月是清楚的听进了耳朵里。太好了,看样子初月是逃掉了!只是恒儿他们。。。思及此,若水月刚放松的眉头顿时又紧紧的蹙了起来。

    闻言,琼花急忙上前偷偷俯身在倪诺儿低语道。“早上带他们走来的时候,那个初月突然打伤了其中一个侍卫带伤逃跑了!”

    “你,没有的东西,退下!”狠狠的瞪了眼琼花,倪诺儿不满的训斥了一句。

    “这两个人是谁?”琼花刚退下去,耳边就传来夏侯夜修疑惑的声音。

    闻言,倪诺儿缓缓转过头,一脸得意的冲夏侯夜修笑道。“回皇上的话,这两人便是若家的余孽,若水恒和若文琴。若水月一母同胞的弟弟和她的姑姑!”说到这儿,倪诺儿不禁扭过头挑衅的冲若水月一笑。

    面对倪诺儿的挑衅,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一脸的平静,可内心中却是波涛汹涌。她一直担忧,怕的这天始终还是来临了!倪诺儿,你敢暗算我!我一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相对于若水月,夏侯博轩反而显得格外的担忧,是眉头紧邹,一脸不安的看了她一眼,似乎生怕她就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复杂的看了眼倪诺儿半天,夏侯夜修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回皇上的话,臣妾说眼前这两人就是若家余孽,若水恒和若文琴。若水月一母同胞的弟弟和她的姑姑!也是不久前,他们前来龙鳞殿行刺臣妾的时候,嘴里大叫着要杀了臣妾和皇上为他们枉死的若氏一门报仇,也就是那个时候臣妾才知道,原来他们便是若家的余孽。”说着倪诺儿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若水月。

    没有理会倪诺儿的话,若水月就那么愣愣的盯着自己那消瘦无比的弟弟若水恒,心中做起了最坏的打算。最坏不过就是在众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然后大战一场。只要能保住若家唯一的血脉。

    “若家余孽?”紧邹着眉头,夏侯夜修脸色阴沉的重复了句。一提到若家,夏侯夜修第一想到的人并非‘元凶’若文荣,而是那个一身肥肉的女人,若水月。虽然一直以来他都说她是他此生的耻辱,但没人知道,更正确的来说,她是他此生一道无法抹去的伤痕才对。

    “是,而且具臣妾所查得知,若水月根本没有死,而是化身成宫中妃嫔,为的就是借机刺杀皇上你!”目光迅速的在众人脸色扫过,最终在若水月的停留了几秒后,又看向夏侯夜修。

    没人知道,此时倪诺儿说的每一句话,每一次的停顿对若水月来说都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折磨。因为她真的不知道,下一步,因为她的话她唯一的至亲若水恒会受着什么样的折磨和痛苦。

    “哦???化身成宫中妃嫔?”扬扬眉,夏侯夜修一脸复杂的盯着倪诺儿。

    看着夏侯夜修,倪诺儿一副认真的点点头。“是的,而且。。。”

    倪诺儿话还未说完,夏侯博轩便急忙打断了她。“怎么可能,后宫之中哪一个妃嫔不是婀娜多姿!而若水月。。。”不动声色的撇了眼若水月后,夏侯博轩这才又开口道。“而若水月,谁不知道她是我南拓国的第一丑女,不但身材肥胖臃肿,更极丑无比?而且你们不是亲眼看着她被大火活活烧死了吗?”

    “博轩说的没错!而且像她这样的人,我南拓后宫之中真的有吗?”闻言,夏侯夜修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若水月,倪诺儿一脸狡诈的浅笑道。“皇上,南伊王你们错了!四年前我们并没有亲眼看着若水月被大火活活烧死,我们看见的不过是一个身材臃肿肥胖的女人扑进了火海!我想只需要一些棉絮被褥什么的,谁都可以冒充成肥胖的若水月。然而就是因为我们对若水月的记忆从来都就只是一个肥胖臃肿的女人,所以这才让真正的若水月有了可乘之机。”

    “哦?”夏侯夜修扬了扬眉,很是疑惑的盯着倪诺儿。

    “皇上,你想,一个人在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们被满门处死的画面后,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尤其是像若水月那样倔强无比的女人!”

    闻言,夏侯夜修点点头。“恩!你说的没错,若水月的确是个倔强的女人!”想到若水月,夏侯夜修不由的想到当年她为了出宫时的画面,真的很倔强。

    夏侯夜修的话,让若水月忍不住的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倔强?他说的真的是自己吗?

    见夏侯夜修同意自己的说法,倪诺儿一时间笑的更加浓郁起来。“没错!皇上你想如此一个倔强的女人,如果认准了一件事,她会轻易放弃吗?”

    并没有正面回答倪诺儿的问题,夏侯夜修只是蹙了蹙眉反问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回皇上!臣妾想说是,若她若水月认准了皇上及其臣妾合谋残杀了她若氏一门!想必她是不惜一切也要为她若氏一门复仇的!而借着妃嫔的身份接近皇上,再借机行刺想必便是最好的法子了!至于说她的肥胖,这是可以减掉的不是吗?毕竟像她那样固执而又倔强的人,为了复仇什么事做不出来!”说着倪诺儿又忍不住的看了眼若水月。虽然不想承认,但却又不得不承认,她的减肥真的很成功。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又胖是那如此的完美。

    倪诺儿的目光让若水月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冷气。她这是要点名说到自己了吗?

    “胖能减到,那丑陋那?难道丑陋也能减掉吗?”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博轩冷漠的看着倪诺儿反问道。这该死的女人,她一定要逼死月儿她才满意吗?

    “没错!因为她若水月的丑陋正是因为她的肥胖!肥胖集聚到她的脸部,才导致了她的丑陋,本宫想在场所有的人应该都没有见过纤瘦后的若水月。所以现在的她究竟是什么模样?是可人还美妙?或者说是绝世倾城,谁也不知道。”盯着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倪诺儿意味深长的回答道。

    闻言,夏侯博轩的心也不由的随之提了起来。果然,她今天请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除去月儿。只是,今天月儿她能挺的过去吗?

    “恩!诺儿你说的有理!你别说现在朕还真的很好奇,纤瘦后的若水月究竟是如何的模样!”点点头,夏侯夜修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当然会是。。。”

    “皇上,这你们口中的若水月究竟是谁啊?”倪诺儿正要回答些什么,就突然被夏侯夜修怀中的姬申欢儿给打断了。

    看了眼姬申欢儿可人的脸蛋,夏侯夜修淡淡的解释道。“不是什么谁,就只是一个叛国贼的女儿!”

    闻言,一直忍着惶恐不安的若水月不由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是谁!就只是一个叛国贼的女儿?原来,原来这就是他给自己的定义。是啊!褪去了冷訾残月的假公主身份,她就真的不是谁了。就只是一个叛国贼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