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91章」痛侧心扉(1)

    目光深邃而又复杂的扫射了一眼众人,夏侯夜修冷然起唇道。“不瞒大家,此次让你们前来,为的只是在你们之中揪出乔装为妃嫔的若水月!所以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各位爱妃们可都要注意了!当然在此朕还是要对真正的若水月说一句!若你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弟弟姑姑受此酷刑,就识相的给朕站出来!”

    闻言,众妃嫔是猛的一惊,随即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似乎都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被错认为是若水月。

    看了眼一脸冷漠的夏侯夜修,又回头看着若水恒,若水月的心里此时是一阵挣扎。

    而正中一直被侍卫按在地上的若水恒和若文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朝若水月看过一眼,似乎是不要连累她。

    注意到若水月眼底的挣扎,夏侯博轩的心也随之被提了起来,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怕她最终会安奈不住的动手。若真是如此,那她的结局将会比失去若水恒害惨。毕竟皇兄的武功真的不是她和那两个丫鬟就能挑战的,哪怕算上自己也都不行。

    “哦?看样子是没人敢站出来了!若水月啊!若水月!没想到你也是个如此贪生怕死之徒!”目光在众人脸上扫射一圈后,倪诺儿的目光突然在若水月的脸上定格,挑衅的说道。

    怒视着倪诺儿,若水月咬了咬牙,硬是将这口恶气给吞了下去。若水月,现在你还不能冲动,不能。

    而此时一直冷眼旁观的冷訾君浩及其姬申决父子的目光也不由的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似乎在等待着她做出什么决定。

    半晌不见有人站出来承认自己便是若水月,夏侯夜修顿时便失去了耐心,漆黑的眸子一冷,抬头对着身后的刘德全便吩咐道。“传令下去,将天牢中所有的酷刑都给朕用上,朕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她若水月的心硬,还是他若水恒的骨头硬!”

    接到命令,刘德全不忍的看了眼若水月后,这才缓缓的退了下去。

    很快便见几个侍卫抬来数张长长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刑具,最后还搬来了一个火炉,炉中熊熊烈火烧的正旺,滚烫的铁已烧的通红。

    看着那些刑具,若水月的心顿时就紧紧的绷了起来。美妙的眼中早已没有了什么倾世桃花,有的是无尽的黑暗和阴冷。

    迟疑了几秒,若水月突然扭过头,让身后的初月和上月俯身下来,脸色沉重的在两人耳边低语道。“我一旦动手,你们就赶紧带恒儿和姑姑逃走知道吗?”此时此刻,她真的已做了最坏的打算了。

    “可是主子,那你。。。”看着夏侯夜修,还有他身后的四大侍卫,上月是一脸的不安。她们逃走容易,可主子就。。。

    “听命行事!”没有过多的安慰,若水月只是冷冷的吐了四个字。上月的担忧她不是不懂!只是现在的她真的已没有了退路。

    “是,我知道了!”看着若水月眼中的决绝,上月无奈的点点头,站直了身子。

    当若水月再次抬起头时,若水恒和若文琴已被侍卫们用荆棘绑在了两块木桩之上。顿时若水月的眉头就紧紧的邹了起来,荆棘的痛她怎会不知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藏在衣袖中的手早已紧握成了拳头。夏侯夜修,倪诺儿,你们真的不将我若氏一门斩绝便不肯罢休是吗?既然如此。。。

    就在若水月正欲起身动手的时候,一个消瘦的身影突然进入了若水月的视线。在看到对方时,若水月的双眼明显的睁大了不少!末月?

    “末月?”这时身后传来上月和初月低声惊呼的声音。

    注意到若水月主仆三人的视线,倪诺儿也不禁随之看去。在看到初月的瞬间,倪诺儿的眉头顿时就拧成了一团。这贱、人,居然还敢回来!

    满目杀意的瞪了眼倪诺儿,末月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不动声色从后面的宫婢间缓缓来到若水月的身后。“主子。。。”

    只是一声轻唤,若水月便知道这四个多月他们究竟受了多大的委屈,多大的痛苦。恨意的怒火顿时在心里燃烧起来。

    没有开口,若水月只是轻轻的点点头,随即瞥了眼上月,示意她将计划偷偷告知末月。

    “用刑!”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夏侯夜修冷酷的声音。

    夏侯夜修话一落,便见两侍卫提着两桶冰水就朝被捆绑在木桩上的若水恒和若文琴泼了上去。

    虽然此时天气晴朗,可毕竟是大冬天,两桶冰水一泼上去,两人便忍不住的发抖起来。

    见状,若水月的心是猛然一痛,不再有丝毫的迟疑,若水月双手按着椅子的扶手就欲起身动手,然而她还未来得及起身,右肩的穴道就被人从身后给点住了,顷刻间若水月是动惮不得。突然的状况让若水月是惊恐不已,随即而来的是无法言语的气愤。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是谁?究竟是谁做的?是上月?初月?还是末月?

    末月的突然出手,让一旁的上月和初月是猛然一惊。两人是瞪大了眼睛,惊愕的盯着末月。这个时候她怎么能这样?

    没有理会两人,末月只是微微俯身在若水月的耳边低语道。“主子,对不起!我答应过水恒,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能让你因他而出一丝的意外!我已经失去了他,不能再失去你了!”末月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可她的声音里却是说不出的悲伤。

    末月的话让若水月顿时就意识到了什么。难道她和恒儿???可不管怎么样,她也不能,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恒儿在她面前受尽折磨啊!

    “末月,放开我!”紧蹙着眉头,若水月焦急的冲末月吩咐道。

    “对不起主子!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此事过后主子你要杀要剐,末月都绝无任何怨言!”说罢!末月不再给若水月任何说话的机会,伸手就再次点住了若水月的哑穴。一时间若水月不但是动惮不得,更是声音也发不出来。这样的感觉让若水月更是焦急,不安。不可以,末月她不能这么做,不能啊!

    看着末月眼中那无法化开悲伤和决绝,上月和初月似乎突然变明白了她的用意。是啊!就算这次真的能救出少爷,但眼前的情况主子定是无法脱身的,被抓住后,面对她的很可能会是。。。虽然之前夏侯夜修对主子体贴宠爱有加,甚至可说是用尽心血,可那毕竟是因为她是冷訾残月,而非他恨之入骨的若水月啊!思及此,原本想要上前为若水月解穴的上月和初月顿时就放弃了!

    目光冰冷的在人群中扫射了一眼,见依旧没有人站出来,夏侯夜修又不动声色的冲用刑的侍卫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继续用刑。

    接到指示,两侍卫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急忙来到摆满刑具的桌前,一番商议后两侍卫最后从中挑出一根用荆棘编制而成的鞭子。

    将鞭子在一旁的白盐上来回滚动几次后,两侍卫回身就挥动起了鞭子。

    啪,啪,啪。。。一时间鞭子抽动的声音不停在天际间回响起来。

    “厄。。。”

    “啊!!!”随即而来的是若水恒和若文琴惨痛的呻吟。

    眼前的画面和若水恒若文琴的声音是深深的刺激了若水月的早已颤抖不已的心。这是一种无法言语痛,似乎这每一鞭子根本不是打在若水恒他们的身后,而是重重的打在了她若水月的心里。

    这一刻没人知道若水月多想要冲上前,将夏侯夜修和倪诺儿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