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91章」痛侧心扉(2)

    随着一鞭鞭的落下,倪诺儿,冷訾君浩,夏侯博轩,还有姬申决父子等人的目光都直直的落在了若水月很是惨白的脸上。似乎都在疑惑她的沉默!按她的性格不是因为早已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大开杀戒吗?怎么现在她会没有丝毫的反应?

    若水月主仆四人就那么直直的盯着被鞭打的若水恒,此时没人知道她们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多少鞭下去,此时若水恒和若文琴早已是满是的伤痕,可两人除了呻吟,硬是咬紧牙关一言不发,更没有丝毫求救或求饶。

    就在这时,两侍卫相对一眼后突然停手,将视线落在了一旁火炉中烧的正红的烙铁上面。

    见状,若水月双眸猛的一定,疼痛的心又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不用问,她已知道他们下一步想要做什么了。

    果然,其中一名侍卫突然放下手中的鞭子,从熊熊烈火中取出一块被烧的火红的铁片,没有丝毫的迟疑对准若水恒那张俊美的脸就狠狠的烙了上去。

    “厄,啊!”伴随着若水恒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的是一股刺鼻浓郁的烧焦味。

    若水恒曾经俊美无比的脸上,顿然出现一个焦黑的‘死’字。殷红的血液贪婪的从那焦黑的‘死’字下一涌而出,一时间若水恒的脸上布满了鲜红的血液。

    紧握着拳头,若水月是两眼发红的死盯着若水恒。无法言语的痛和无尽的恨意在她心中凑成一曲空前绝后的悲愤曲。夏侯夜修,倪诺儿我若水月今日的痛,明日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们。

    比起若水月,末月的心痛是一点也都不亚于她。可末月从始至终的那么一脸平静的看着若水恒,只是太过平静反而让人担忧。

    眼前的画面和鼻尖那浓郁的烧焦味让众妃嫔是纷纷邹眉扭头,一副作呕的摸样。就连那不可一世的倪诺儿在见了此画面后也由的蹙了蹙眉。

    姬申欢儿更是一脸受惊的扑入夏侯夜修的怀中。“皇上,欢儿害怕!”

    温柔的抚摸着姬申欢儿的后背,夏侯夜修轻声安慰道。“欢儿不怕,不怕,有朕在那!”说话的同时,夏侯夜修又冷冷的朝用刑的侍卫看了眼,示意他们继续。

    接到指示,侍卫很快又换了块烧红的烙铁再次对准若水恒的脸上烙印而去。

    “啊!!!”随即而来的又是一声若水恒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和刺鼻浓郁的烧焦味。

    伴随着若水恒的惨叫,夏侯博轩是一脸担心的紧盯着若水月。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的念着,你可千万要忍住啊!可绝对不能冲动啊!

    看着若水恒此时完全惨不忍睹的脸,若水月明亮的眼中是嗜血的杀意。这种痛,这种恨,几乎要到了极点。没人知道,这一刻她多么的想要冲破一切阻碍,冲上前杀光所有的人。思及此,若水月突然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努力的平静着自己颤抖不已的心,慢慢的催动内力,想要借内力冲破穴道。

    只是眨眼间,若水恒俊美的脸蛋在一次次的烙印下,早已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眼前的画面让上月和初月是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她们真的已经不敢在看下去了,似乎怕下一刻忍不住冲上去大开杀戒的就是她们了。

    若水月主仆四人的平静,让倪诺儿等人是一脸的诧异,难道她若水月真的就如此的狠心吗?若水恒都已经被折磨成这副摸样了,她居然还能稳的住。这,这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也正是因为若水月的漠然,倪诺儿的心也随之越发的不安起来。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若这次没能彻底的搬到她若水月,那以她若水月的性格,那她和孩子们可就真的危险了。想到这儿,倪诺儿不禁有些担忧的朝冷訾君浩看去。

    只是一眼,冷訾君浩便已明白了倪诺儿的担忧。没有过多的表示,他只是不动声色的冲倪诺儿眨了眨眼,示意让她放心,万事有他在。

    然而就在他和倪诺儿对视的瞬间,原本紧闭着双眼的若水月是猛的张开了眼,漆黑的大眼是直直的盯着他。

    感受到若水月的视线,冷訾君浩是猛的收回自己的视线,有些心虚的朝她看去。下一刻,他看若水月的眼中有着浓郁的担忧。

    然而面对他担忧的目光,若水月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就那么双眼无神愣愣的盯着前方。

    若水恒过后是若文琴,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若文琴也被夏侯夜修令人烙印的血肉模糊,面无全非。

    看着昏死过去的两人,夏侯夜修又残忍的开口道。“给朕弄醒他们!”

    “是!”夏侯夜修一声令下,便见两个侍卫又提着两桶刺骨的冰盐水朝两人的身上泼了上前。

    也就在这一刻,若水月用内力是猛的冲破了穴道,解穴的瞬间,若水月原本恍惚无神的双眼在顷刻间回复了光芒。扭过头没有责怪,若水月只是复杂而又担心的看着末月。她明白,比起自己,末月的痛绝不比她少丝毫,只是她真的不知道,她究竟是怀着怎么样的心痛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受着如此折磨的。

    在对上若水月视线的瞬间,末月平静而又冷漠的眼中终于有了微微的变化。是无奈更是绝望,可却有着坚持。

    忍着剧烈的心痛,若水月缓缓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木桩上早已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若水恒和若文琴的身上。美妙的眼底是化不开的痛和恨!

    夏侯夜修的目光冷冽而又充满杀意的在众妃嫔脸上扫射一圈后,突然落在了一侧,姬申决的身上。

    四目相对的瞬间,姬申决的眼中突然隐去了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意,人也依旧纹丝不动的坐在原地。完全一副与己无关的摸样!

    见状,夏侯夜修眼中的杀意逐渐变的残忍起来。“若水月,你好,你真的很好!看样子朕真的低估了你的心!不过比起你的心,似乎你弟弟和姑姑的命更硬!既然如此。。。来人,将这两个人腿上的皮给朕活剥了!”目光再次在众妃嫔脸上扫射着,夏侯夜修突然残忍的冲侍卫吩咐道。

    “是。。。”接到命令侍卫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急忙拿出荆棘,分别将两人的腿紧紧的捆绑在木柱上面,使之动弹不得。

    见状,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目光哀怨而又冰冷的盯着夏侯夜修,似乎她怎么也没想到夏侯夜修会如此的残忍,居然要活生生的剥下恒儿和姑姑的腿皮。曾经的曾经她是知道他是残暴的,可经过随后的接触和他对她的付出,她一再的以为是她误会了他,可现在看来,她错的,真的错了。

    无意中对上她的目光,夏侯夜修的心不由的一颤,随即急忙松开怀中的姬申欢儿。一改前一刻残忍的模样,一副心虚而又小心翼翼的看着若水月。

    将夏侯夜修的反应尽收眼底,若水月缓缓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吐出。她知道,他是误会她的意思了!错以为她的哀怨是因为他对姬申欢儿的亲密。可要知道,此时此刻的她早已无心这些儿女私情了。她的哀怨是来源于他夏侯夜修对她真正的身份若水月恨,更来源于他对她最在乎人的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