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92章」痛侧心扉(3)

    侍卫从火炉中拿出一把烧的铁红的匕首,一步步朝若水恒逼近。

    一时间众人的心都随着侍卫的逼近而提了起来,毕竟这活剥人皮的血腥画面,在场的很多人都没有见过。

    看着向若水恒逼近的侍卫,若水月尖锐的指甲是深深的刺入了肉里。恨意在无尽的蔓延!夏侯夜修,夏侯夜修,一定要看着我站出来你才甘心吗?

    就在侍卫手中的匕首即将刺入若水恒大腿的时候,若水月终于是真的按耐不住的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看着突然站起身的若水月,众人是猛的一惊。她怎么???

    若水月,你终于是按耐不住了!眯着眼阴狠的盯着若水月,倪诺儿的脸上逐渐扬起浓郁而残忍的笑。这样好戏才算真的上演了!

    在若水月站起来的瞬间,冷訾君浩的眉头还是不由的蹙了起来。虽然早知道有今日的到来,更知道她会按耐不住,可为什么,当一切都在预料中的时候,他的心还是会颤抖,会怕!有那么一刻他真的很想上前阻止她,可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一切。就那么矛盾的盯着她那张美的惊心动魄的脸。

    于此同时夏侯博轩是无奈的往后椅背上靠了去。她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还是没有!

    相对于夏侯博轩的无奈,姬申决父子反而显的格外的开心!只要她若水月能发怒杀了夏侯夜修,那一切的一切都就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了。

    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迟疑了好一会儿,才一脸疑惑的冲若水月问道。“月儿,你???”夏侯夜修的声音很平静,可他漆黑的眼中却写满了危险。

    见状,末月急忙来到若水月的身边,凑到她耳边低语道。“主子!不要啊!主子求求你不要啊!你不要让水恒和姑姑至死都不安心啊!你可是若家唯一的希望了啊!要是你真出什么事,你要我们怎么办?你要你的侄子怎么办?”末月声音哽咽的苦苦哀求道。

    闻言,若水月蹙了蹙眉头,很是疑惑的盯着末月。“侄子?”

    “是,水恒的孩子,你的侄子!你现在要是真出什么事!你要我以后怎么面对这个孩子?数十年之后怎么面对水恒!”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末月此时早已是满眶的泪水。

    一时间若水月是惊是喜是怒是恨!悲痛的看了眼若水恒,又看了眼末月的肚子,若水月突然间只觉一阵晕眩,回头恍惚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整个人就直接晕了过去。

    见状,众人是猛的一惊。都还未反应过来若水月这究竟是怎么了,便见夏侯夜修突然如光一般的速度冲上前,将即将倒地的若水月紧紧搂入怀中。“若水恒一案明日再审!夜雀,安排下去让人将犯人给朕看住了!别让人晚上劫了去!还有赶紧传御医!”说完,夏侯夜修还意味深长的朝姬申决看了眼后,这才急忙抱着若水月朝御书房的后殿跑去。

    闻言,夏侯博轩和夏侯云杰来不及多想便跟了上去。

    上月三人对视一眼后也急忙跟了上去。

    突然的状况,让倪诺儿生气的是两眼瞪的几乎都快要给鼓了出来。该死的,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不对!这女人一定是装的!对一定是装的!为的就是想要拖延时间!思及此,倪诺儿不动声色的冲冷訾君浩使了个眼色后,便不顾一切的跟了上去。

    接到倪诺儿的暗示,冷訾君浩迟疑了片刻也跟了上去。

    众妃嫔都已散去,除了夜雀和侍卫,便只剩下姬申决父子,及其王妃和姬申欢儿还一脸深沉的坐在原地。

    冷冷的看了眼夜雀,姬申决这才缓缓的从椅子上起身,神色复杂而又挣扎的看着被捆绑在木桩上已晕死过去的两人。

    见状,摄政王妃也缓缓的站起身,冷漠而又痛快的看了眼若水恒和若文琴后,凑到姬申决耳边低声道。“怎么?你这是心疼了吗?”

    闻言,姬申决是猛的转过头,很是不悦的盯着摄政王妃。“你这是在说什么?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说罢,衣袖一挥便也离开了,只是离去时,他还是忍不住的朝若水恒看了眼。

    扯了扯嘴角,摄政王妃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可这是姬申麟却突然拉住她的手,冲她摇了摇头。“母后,别!”说完便也冲忙离开了。

    看着离去的两父子,摄政王妃的眉头顿时是紧紧的蹙了起来。他现在真的不在乎了吗?

    御书房后殿

    众人是团团围在若水月的床边,这让为其把脉的御医是一脸的惶恐。直到在若水月的脉搏中探道那抹惊喜后,他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

    “御医,她怎么样了?为什么会突然晕倒?”见御医起身,夏侯夜修是一脸焦急的问道。

    走上前,御医急忙跪倒在地,大呼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厄?”原本还一脸担忧的夏侯夜修在听闻御医的话后顿时有些愣住了。恭喜?

    反倒是一旁的倪诺儿在听闻御医的话后,眉头顿时紧紧的拧成了一团,恭喜?莫非是若水月这女人她???

    “是,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月贵妃娘娘已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了!”说着御医对着夏侯夜修又作了个揖。

    果然,她若水月果然是有了。。。深受打击的瘫坐一侧,倪诺儿是半天也回不了神。这样的事实实在是太残酷了!

    御医的话刚落,坐在一侧的冷訾君浩是猛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两眼在顷刻间是睁的老大!四个多月?四个多月?今日距离大婚那日正是四个多月,而且那晚过后若水月便一直晕迷,是绝对不可能和夏侯夜修。。。难道这孩子是?是,是他的?

    “你说什么?月儿她?她???”突然惊喜让夏侯夜修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是的皇上,月妃娘娘已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看着夏侯夜修,御医点点头。

    夏侯夜修大喜道。“已有四个多月,四个多月!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四个多月,按时间推算,孩子应该是在月儿为自己过毒那日有的!随后她便一直昏迷。。。

    看着自己的哥哥夏侯夜修一脸的欢喜,夏侯博轩不语,只是一脸复杂而又痛苦的靠在一侧的墙上。她居然,居然有了皇兄的孩子。

    面对眼前复杂的气氛,上月和初月及其末月是默默的退到人后,三人脸上有着同样的担忧。因为此时三人谁也不知道若水月现在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若是冷訾君浩的还好,若是夏侯夜修的话。。。在经历今日的事情之后,他的降临只会增添主子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