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93章」都是立后引起

    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床上的若水月已经醒来。

    之所以不愿意张开眼,是若水月自己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怀孕了!她居然怀孕了!而且都已经四个多月了!四个多月!这种事,她原本是能察觉的,但因为之前练毒时,也发生过好几次类似的事情,好几个月那个没来。。。而这次她便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因为练毒的关系,所以也并没有在意,那知这次居然是。。。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

    欢喜的看着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思索片刻后,夏侯夜修突然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刘德全。传旨下去,月贵妃冷訾残月贤良淑德,知书达礼,而现在又为朕怀有龙种,顾特此册立为皇后,立后大典定于三日之后!”

    夏侯夜修此话一出,对于几人来说无疑是颗深水炸弹。惊的几人是半晌回不了神!皇后?立若水月为皇后?

    就连在床上紧闭着眼睛不愿意‘醒’来的若水月在听闻他的话后,也不禁一愣。他,他居然,居然要立她为皇后?还是在刚残忍折磨了她的至亲之后?

    愣了好半天,刘德全这才回过神。“是,老奴这就去办!”复杂的看了眼床上的若水月后,刘德全是急忙退了出去。

    “慢着。。。”刘德全还未踏出后殿,就被猛然回神的倪诺儿给叫住了。

    一听见倪诺儿的声音,若水月便大概猜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了!毕竟一直以来,她倪诺儿都将这后位看做是她的郎中之物,将这后位看的比什么都重。而现在,她如何能接受的了!只是她倪诺儿不会知道,接下来发生的,将才是她真正无法接受的残酷。她若水月,要让她倪诺儿为她今日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闻言,刘德全是立马停了下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倪诺儿。

    气急悲痛的倪诺儿突然站起身,走上前,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夏侯夜修。“你说什么?你要立这个女人为皇后?”

    点点头,夏侯夜修不可否认的开口道。“朕刚的话你是没听清楚吗?没错,朕要立她冷訾残月为皇后,朕的妻子!”

    夏侯夜修话落的同时,大颗大颗的泪珠是止不住的从倪诺儿眼中掉落而下。“那我那?你要让她做你的皇后,你的妻子,那我那?那我倪诺儿又算什么?”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他没有回答,只是一脸复杂的盯着她。

    “你倒是说话啊!此时此刻,对你夏侯夜修来说,我倪诺儿究竟算是什么?”见夏侯夜修不语,倪诺儿又质问道。

    没有正面回答倪诺儿的问题,夏侯夜修反问道。“你认为那???”

    “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都答应过我什么?你答应过我,只要你夏侯夜修在位一天,你皇后的位子都是我的,都是我倪诺儿的!”说道最后,倪诺儿几乎是冲夏侯夜修吼完的。

    没有开口,夏侯夜修只是意味深长的朝后殿内其他众人看了眼,示意让他们都出去。

    接到夏侯夜修的暗示,虽然不愿意,但是众人还是纷纷都退了出去。

    一时间偌大个后殿之内,除了昏迷的若水月外就只剩下了夏侯夜修和倪诺儿两个人。

    虽然紧闭着眼睛,可灵敏的耳力还是清楚的告诉了若水月,现在这整个后殿之内就只剩下了她和夏侯夜修还有倪诺儿三个人。

    “是,朕是答应过你!但是朕也说过,皇后的位置是朕决定的!你究竟能否再等上后位,那要看你的表现!但你的表现告诉朕,皇后之位你倪诺儿不配!”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深深迷恋过的女人,夏侯夜修无情的开口道。

    “我不配?那谁配?是这个女人吗?”倪诺儿突然指着床上的若水月,气急败坏的冲夏侯夜修质问道。

    转过头,深情的看了眼床上的女人,夏侯夜修点点头。“没错,在朕看来,现在这个后宫之中能有资格坐上皇后之位的就只有月儿一人!”

    “这么说,你,你真的爱上这个女人了?”虽然不愿意相信,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倪诺儿还是忍不住的冲夏侯夜修质问道。

    爱上?闻言,紧闭着眼的若水月还是忍不住的无声的冷哼了一声。爱上?若他夏侯夜修真的爱上了她,就绝对不会再和别的女人缠绵,更不会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当然,这些现在对她若水月来说,早已经不重要了!真的一点儿也不再重要了。

    “是,朕是爱上她了,而且爱的无可救药,你现在满意了?”没顾忌半点倪诺儿的感受,夏侯夜修无情的回答道。

    虽然说不在乎了,不重要了,可在听到夏侯夜修对倪诺儿的回答时,若水月的心还是不由的一颤,有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在心中挣扎。

    顿时,倪诺儿刚止住了泪水再次无情的划过了面颊。“那我那?你还爱我吗?”

    盯着倪诺儿眼中的泪水迟疑了片刻,夏侯夜修终还是开口道。“想听实话?”

    闻言倪诺儿没有任何的反应,反倒是床上的若水月是忍不住的扯了扯嘴角。她真的从不知道,夏侯夜修还有如此一面。

    “实话便是,朕从没有爱过你!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手中那枚夏侯淳的龙符!既然现在龙符已不再你手上,那朕也无需再和你演戏了!”盯着倪诺儿,夏侯夜修很是无情的开口道。

    倪诺儿在听闻夏侯夜修的话后并未显得太过悲哀,反而是出奇的平静。

    倒是若水月在听闻夏侯夜修的话后,是吃惊不已。尤其还是在目睹经历过夏侯夜修为倪诺儿所做过的事后。逼她的太后姑妈交出凤印,为了给倪诺儿报仇,毒杀太后,甚至还残杀了他若家一百来口等等,还有些她不知道。他为她做了这么多,他现在居然说这一切的目的都不是因为爱,就只是为了她手中的那枚夏侯淳的龙符!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倪诺儿突然又开口道。“原来如此!那你知不知道,你爱的这个月儿她究竟是谁?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冷訾残月!她是。。。”

    “够了!朕不想要再听你说什么,给朕滚出去!”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厉声的给打断了。

    没有丝毫的动作,倪诺儿只是一脸平静的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水。“你究竟是不想听那?还是说你不敢听?”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倪诺儿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夏侯夜修他知道自己就是若水月???

    一时间夏侯夜修如太阳神阿波罗俊美的脸上是一片阴冷。“朕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给朕滚出去!”

    靠近一步,倪诺儿突然冷笑一声。“不知道?哼!夏侯夜修,你我五年的夫妻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以你的才智,以你的心计,你会不知道她就是若水月?你这究竟是在骗别人还是在骗你自己?”

    啪!倪诺儿话落的同时,夏侯夜修是挥起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她白皙的脸上。

    也伴随着这声耳光,若水月的心在顷刻间是猛的沉了下去。难道他真的早就知道自己就是若水月了?若真是如此,那他刚不惜一切残忍折磨恒儿想要逼自己站出来承认自己的身份又是为了什么?直接将自己抓出来,要怎么处决还不是他说了算!可他为什么?天!他究竟是知不知道自己的真是身份啊?

    目光冷冽的盯着倪诺儿,夏侯夜修冰冷的开口道。“给朕听好了!月儿她不是若水月!而你也休想借此利用朕替你除去月儿!朕可以清楚明白的告诉你,别说月儿她不是若水月,就算她真是若水月,朕也不会如你的愿杀了她的!”

    一时间倪诺儿不再说话,只是一脸悲哀的看着夏侯夜修笑了起来。这就是她深爱的男人!也许只有当若水月的剑刺入他心里的时候,他才会知道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