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95章」孩子是谁的?

    心痛而又不忍的望着奄奄一息的若水恒和若文琴,若水月却并没有上前,而是目光一沉转身朝着鸾凤殿的方向走去。

    见状上月和初月眉头一紧也急忙跟了上去。

    “水恒,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会为你守护好你最爱的姐姐的!”望着若水恒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末月忍着眼泪低语了几句便也急忙朝着若水月的方向追了上去。不用问,她也清楚主子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这次她不再阻拦,而是不顾一切的相助。因为那已不再是主子的恨,更是她末月的恨。

    绕过假山,刚踏入水上廊桥,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了若水月的面前。

    看着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蹙了起来。身影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一脸复杂的冷訾君浩。

    “我有话要问你。”若水月刚要启唇,冷訾君浩便已开口道。

    冷訾君浩话一开口,若水月便已明白他要问什么了,但她却没有急着说明,而是点点头问道。“你要问什么???”

    目光急速的朝四周看了眼一周,冷訾君浩迟疑了片刻后才一副小心翼翼的问道。“孩子,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吗?”虽然按时间推算孩子应该是自己的,但这种事,他还是要向她确定清楚。

    没有急着回答冷訾君浩的话,若水月就那么一脸平静的盯着他。此时没人明白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阴霾究竟是为了什么。

    见若水月不语,冷訾君浩又急忙重复了一句。“孩子,是我的对吗??”

    极度平静的盯着冷訾君浩那俊美的让人心弦的容颜,若水月漆黑的眸子中突然有了丝变化。

    “为什么不回答我?难道这孩子不是我的?是夏侯夜修的?”见若水月久久不语,冷訾君浩的脸色逐渐沉了下去。虽然早已下定决心放手她,可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是多么的希望她能回答他,孩子是他的。

    闻言,若水月眉头猛然一紧,有些不悦的开口道。“你认为我会怀上自己灭门仇人的孩子吗?”

    顷刻间,冷訾君浩紧绷的脸顿时就松了开,笑着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月儿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相对于冷訾君浩脸上洋溢的灿烂,若水月却显得格外的冷漠。没有笑,只是漠然的看着他。

    “怎么?怀有我的孩子你不开心!”若水月脸上的漠然让冷訾君浩有些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闻言,若水月冷哼一声,没好气的回复道。“你认为这个时候我真能笑的出来?”要知道她的亲生弟弟和姑姑可是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奄奄一息了。

    冷訾君浩当然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听她这么一说,他也赶紧收起了脸上的笑,有些歉意的看着若水月。“月儿,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没关系了!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的苦就这么白受的。”只是冷冷的看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的视线便落在了对面的一株雪梅上。

    若水月的话让冷訾君浩的心不由的一紧。“你,你不会是打算要去找倪诺儿报仇吧???”说话间冷訾君浩的眉头也紧紧的蹙了起来。

    闻言,若水月的目光是猛的朝他撇去。她有些不懂,为何他不说夏侯夜修而是说倪诺儿??若她没记错,她可没对他讲过她对倪诺儿提出的交易条件。难道他之前一直派人在监视自己?

    “没错,她和夏侯夜修赋予给恒儿和姑姑的伤,的痛,以及我今日痛不欲生的感觉,我要十倍百倍的还给他们。”转开视线若水月满目嗜血的紧盯着那株雪梅道。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若水月的话刚落,冷訾君浩就急忙否决道。不用想也知道,现在能让诺儿和夏侯夜修痛不欲生的只有那三个精灵般可爱的孩子。难道她真的又将主意打在了那三个孩子的身上?若真是如此,那他是说什么也会阻止的。毕竟那三个孩子可不是他夏侯夜修的,而是他冷訾君浩的。

    缓缓装过头,若水月挑着眉,是一脸疑惑的盯着他。“哦?为何不可以?怎么?难道你忘了我进南拓皇宫真正的目的了吗?”

    紧了紧眉。“这个。当然不可以,别忘了,现在你肚子里可怀有我的骨肉啊!若真动起手来,你可不是夏侯夜修的对手啊!你现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片刻的心虚后,冷訾君浩很快变又恢复了镇定。一脸严肃的冲若水月提醒道。

    扬扬眉,若水月冷冷一笑。“这是当然的,而且我也并没有打算现在就动手啊!不管怎么说,我也会避过这个风头再说!”至于今晚的打算,若水月并没有如实的告诉他。而且按他所言,她的确不是夏侯夜修的对手,更何况她现在又有了身孕,可要对付倪诺儿那个贱、人,那对她若水月来说那可就是小菜一碟了。

    闻言,冷訾君浩那紧绷的心这才缓缓的松了下来。还好,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偷龙转凤,否则若她不给他丝毫时间就去杀诺儿和孩子们,那他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们惨死她手上的,而后果势必又是一场恶战,可她现在又有了身孕,要是真打起来,那别说孩子,甚至连她也。。。那样的结果现在可真不是他愿意见到的啊!

    “恩!不管你是要杀倪诺儿,还是夏侯夜修,我都希望你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再动手!”看着若水月,冷訾君浩若有所思的开口道。等她将孩子生下来,也是半年以后的事情了!半年的时间,别说足够他偷龙转凤了,就算是得到他真正来南拓的目的也够了。

    目光深邃的撇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点点头。“我知道了!”

    见若水月此时如此的听话,冷訾君浩的心情顿时大好。“恩,那赶紧回宫休息,等会儿我命人给你送些保胎的药过来!”

    “不用了!这宫里什么药没有,你不用。。。”

    “什么不用!我可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不用我送的药,用谁的?”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冷訾君浩给打断了。

    扬扬眉,复杂的看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终于点点头。“知道了!”

    “那你万事小心点!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回宫了!”

    “知道了!”若水月点点头。

    见状,冷訾君浩转身就朝转角处走去。

    这时若水月主仆四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转角深处琼花正一脸焦急的等待着冷訾君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