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96章」两难

    走下水上廊桥,上月三人对视一眼后,急忙追上前面的若水月,都一副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注意到三人的神色,若水月嘴角不由的勾勒出一抹苦涩的笑。“你们有事想要问我?”虽然这么问,但若水月早已清楚她们心中的疑问。

    看了眼初月和末月,上月迟疑的点点头。“主子,孩子,孩子真的是殿下的吗???”

    闻言若水月嘴角的苦涩是越发的浓郁。没有回答,若水月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顷刻间三人的双眼在顷刻间睁的老大。不是冷訾君浩的,那这孩子岂不就是???

    “这么说,孩子是夏侯夜修的?”紧邹着眉头,上月有些不安的问道。

    看了眼上月,若水月依旧没有开口,却又轻轻的摇了摇头。

    见状,上月三人顿时有些蒙了。不是冷訾君浩的,又不是夏侯夜修的,那这孩子是?若她们没有记错,主子除了和他们两可就没和别的男人有过肌肤之亲了啊!怎么会?

    “主子???”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疑惑,上月只是一脸不解的冲若水月唤了声。

    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吐出,若水月有些自嘲的弯了弯嘴角。“事实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是谁的。”是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其实这点她比谁都想要知道,可惜。。。之前凡是和他们有过肌肤之亲,她都会赶紧喝碗避孕的药,可唯有为夏侯夜修过毒时,以及同冷訾君浩大婚洞房时,因为情况有变给耽搁了,时间一长,她便将此事给忘了。而且这两次也只有两天的相隔。所以一时间,连她自己都根本分不清这孩子究竟是谁的。很是讽刺,上一世,她还是个洁身自爱的女子。而这一世,为了报仇,她居然成了纠缠在两个男人之间的风骚不贞女人,甚至到最后,连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真是可笑可悲啊!

    “什么??”看着若水月,上月三人脸上有些相同的惊愕。这种事情,主子她怎么能不知道那?

    又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若水月有些气愤的开口道。“若不是那晚我深受重伤,这孩子绝对不会存活到现在的。”若没有发生那晚的事情,想必她是绝对不会被仇恨冲昏了头,导致最后她连喝药的事情也给忘记了。

    若水月口中的那晚,三人都明白指的是那被鲜红的血和无尽的悲痛染红包围的夜晚。

    迟疑了片刻后,上月又开口道。“只是,若连主子都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是谁的,那。。。”

    “孩子究竟是谁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没有我的允许,他便不会降临在这个世界之上!”上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决绝的给打断了。是的,这种情况下若真的让这孩子降临,那注定将会是一场悲剧。

    闻言,三人是猛的一惊。“难道主子你是想要???”难以置信中上月还是开口问道。

    诱人的嘴角是冷漠的笑,若水月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没错,既然明白我的意思,那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若水月的言下之意就是让上月她们准备堕胎药。

    “可是主子。。。”孩子可都四个多月了啊!主子怎么忍心。

    上月还未说完,便又一次的被若水月给打断了。“行了!我心意已决!你准备便是。”

    紧邹着眉头,上月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一阵沉默后,若水月突然又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末月的脸上。看着她那张消瘦苍白的脸,若水月不由的蹙起了眉头。“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随时在我身边伺候了!”

    若水月话刚落,末月的双眼就在瞬间睁的老大起来,随即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主子,我知道我今天的行为违背了主子你的意愿,主子,你可以打我,骂我,求求你,求求你主子,主子你,你不要不要我啊!”说着大颗大颗的泪珠是止不住的从末月眼中滚落而下。

    怔了怔,若水月这才意识到末月误会了她的意思,急忙伸手将她扶起来。“你在说什么那?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

    “可主子不是要我不要在你身边伺候了吗?”看着若水月,末月是一脸疑惑的开口道。

    一声叹息后,若水月这才又开口解释道。“不要你在我身边伺候,只是暂时的,你肚子里不是怀有身孕吗?你要怎么伺候我?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安心的养胎,数月后争取为我若氏一门诞下一个小恒儿来!”并非她重男轻女,只是事到如今,她只求能为若家留下一脉。毕竟此时此刻恒儿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她真的没有把握了。

    一听到小恒儿,末月的心不由的一疼,可看着若水月她还是重重的点点头。其实不光主子,就连她也想要为若氏一门留下一脉。水恒已抱着赴死的心,若自己再不好好养胎,为他若氏一门诞下麟儿,那数年后自己到了黄泉,又有何颜面面对水恒?

    “好了!外面天寒,我们还是赶紧回宫吧!”扯了扯嘴角,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转角深处,冷訾君浩一脸不悦的冲琼花问道。“说,究竟有什么事?”

    琼花小心翼翼的朝四处看了一圈,在确定没人后这才急忙开口道。“殿下,我家主子让你今晚子时一刻在龙鳞殿有要事相商!”

    闻言,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要事?难道她是担心若水月今晚会对她和孩子们下手?

    “她说究竟是什么要事没有?”看着琼花,冷訾君浩冷然的开口问道。

    琼花摇摇头。“没有,只是主子从回宫后便一脸的苍白,还时不时的发抖似乎在害怕什么。”

    听琼花这么一说,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拧成了一团,但很快却有平复了下来。“知道了!你先回去告诉她别怕,万事都有本宫护着她!”

    “是。。。”应了声,琼花便又一副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看着琼花走远的身影,冷訾君浩的眉头又不由的蹙了起来。其实他比谁都清楚,倪诺儿和若水月两人间,他只能选择一个。原本他早已做出了选择,可今日之事让他又再次动摇起来。而目前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两不伤,既不伤倪诺儿,同时也不再去伤害若水月。至于以后究竟要怎么做,那也只能再做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