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亥时末,天冷极了,鹅毛般的雪花,伴着朔风飘下。肃杀的寒气冻得人双腿麻木。然而尽管如此却依旧没能阻止若水月前进的步伐。

    一盏茶的时间后,雪色的龙鳞宫殿之上,一个紫色身影款款从天而降。

    满是嗜血杀意的双目在龙鳞宫的院子内不停的扫射着。在确定四周没人后,若水月这才一跃而下。

    没有通过大殿,若水月轻轻推开其窗户,直接由倪诺儿后殿房间的窗户外翻了进去。此时此刻她不想惊动旁人,更不想惊动夏侯夜修。今晚,就是今晚,她倪诺儿的大限到了!她要用她鲜红的血液祭奠她若家百来口的亡灵,及其她若水月痛苦的灵魂。

    走上前,微弱的烛光下,若水月满是杀意的朝倪诺儿的大床逼近。。。然而出乎若水月的意料,倪诺儿奢华的大床上,此时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

    眼前的状况,让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奇怪,这冰天雪地大晚上的,那贱|人去哪儿了?

    哒哒哒。。。就在若水月满心疑惑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阵脚步声。随即而来的便是倪诺儿满是抱怨的声音。“你怎么这个时辰才到?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

    一听到倪诺儿的声音,若水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刻杀出去,让她倪诺儿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惧。然而刚迈出脚步,她又急忙收了回来。这个时辰!那贱|人是在同谁说话?

    “有点事情耽搁了!”随即而来的是一阵充满诱惑却有些冰冷的男声。

    也许是因为夜的关系,外面的声音若水月听的是格外的清晰。就是因为太过清晰,在听到那个没有任何掩饰的男声的瞬间,若水月是说不出的震惊,美妙的双眼在顷刻间是睁的老大。这声音太过熟悉了!熟悉到在此时此刻此地听到这个声音,若水月的心会忍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这声音是?是?

    龙鳞殿大殿门口,倪诺儿是一脸不悦的斜视着冷訾君浩讽刺道。“有事耽搁了?哼!还不是为了照顾那个女人!”

    闻言,原本还一脸漠然的冷訾君浩顿时忍不住的勾勒出一抹诱人的笑。“怎么?我的诺儿这是在吃醋吗?”

    这声音,这语调,是,是冷訾君浩?虽然不敢相信,但如此熟悉的声音,和语气,她若水月怎么会认不出来?只是,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儿?为什么会和倪诺儿她??

    白了眼冷訾君浩,倪诺儿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吃醋?哼!那个女人还没有资格让我吃醋那!”

    目光深邃的扬了扬眉,冷訾君浩这才一脸宠溺的开口道。“好,好,她没有资格让你吃醋!进去吧!这大晚上的。看你这小手给冻的!”说着冷訾君浩是温柔的给倪诺儿搓了搓手。

    听到这儿,若水月的心跳是明显的停了几秒,人也有些不敢接受的后退了一步。他冷訾君浩居然和倪诺儿,居然和这个贱|人。。。

    只是眨眼睛,大殿内便已是一片光明,烧红的火炉,热茶很快也备了上来。

    “琼花,让人去外面守着,本宫有要事要和君相商。”坐在冷訾君浩身旁,倪诺儿突然抬起头冲一侧的琼花吩咐道。

    也正是因为倪诺儿的这一句话,让后殿房内的若水月的两眼顿时睁的更大了,而心也在顷刻间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倪诺儿叫冷訾君浩什么?君?她叫他为君!若她没记错的话,二十多天前,自己夜探龙鳞殿为找出恒儿的下落时,不慎被鹰型面具男发现,也就是在这龙鳞殿外,自己打伤鹰型面具男的时候,倪诺儿情急之下唤那个鹰型面具男就是为君。这么说来,难道冷訾君浩就是倪诺儿的那个奸夫,也就是。。。思及此,若水月的心早已不是颤抖那么简单了。太多事情,这一刻她真的是连回忆的勇气都没有了。

    “是。。。”应了声,琼花便急忙退了出去,且很是体贴的为他们将大殿之门关上。

    待大殿之门关闭之后,倪诺儿是缓缓转过头,一脸严肃而又认真的盯着冷訾君浩。“我问你,在你心中,我和孩子究竟占有什么样的地位?”

    怔了怔,冷訾君浩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倪诺儿后,这才又缓缓开口道。“无法替代的地位。”这是实话,对于人父来说,孩子的地位的确是不可替代的。至于她倪诺儿嘛。。。只能说孩子的母亲兼他冷訾君浩的情人之一,毕竟现在她可是夏侯夜修的妃子。

    “哦?那和顾书雪相比那?”很明显,对于冷訾君浩的话,倪诺儿表有怀疑。

    “一样的,就连雪儿也无法替代你和孩子们在我心中的地位。”眸光一闪,冷訾君浩也一副认真的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让倪诺儿很是满意,只是这却并非她真正的意图。“那和若水月相比那?”

    一听到若水月的三个字,冷訾君浩的眉头不由的一紧。他有些不懂,她突然问起若水月的意图?但回头一想后,冷訾君浩还是按她的意愿回答道。“若水月?哼!别忘了,她不过就只是我的一枚棋子,她有什么资格和你还有孩子们相提并论!”提到若水月时,冷訾君浩此时的语气里尽是不屑。

    然而冷訾君浩不会知道,他此时的这番话就如同利刃般深深的刺入了若水月的心里。棋子?哼!果然,从头到尾在他心里她就只是一枚棋子,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什么爱,不过都是利用她的谎言罢了!好啊!冷訾君浩,你真的好啊!

    “此话当真?”不知为何,倪诺儿还是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

    冷訾君浩重重的点点头。“当真!”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杀若水月那个贱|人吧!”闻言,倪诺儿也不再浪费时间,直接说出重点。其实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她要让若水月那个贱|人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间。而现在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夏侯夜修便就只有他冷訾君浩了。夏侯夜修今日话已经明了,是绝对不会为她杀了若水月的,既然如此她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冷訾君浩的身上了。毕竟要是若水月不死,别说她不能夺回她真正心爱的男人和原本属于她的皇后之位,甚至连她和孩子们的性命都岌岌可危。尤其是今日之事以后,以若水月的性格,绝对不会轻易饶过她的。

    “你说什么?”怔了怔,冷訾君浩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要你去杀了若水月那个贱|人!当然,杀她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们的孩子。今日之事,若水月那个贱|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按她的个性,想要让我生不如死,她定会将她的注意打到我们的三个孩子身上,我不会武功,无法亲自保护自己,更没有能力保护孩子们。我死不要紧,可我们的孩子,他们,他们还那么小,那么的。。。我真的不忍心看到他们受到丝毫的伤害。所以君,求求你,为了我们的孩子,杀了若水月那个恶毒的女人好吗?”此时倪诺儿一改前一刻的强势,一副恐惧不安,声音颤抖的冲冷訾君浩低声道。

    闻言,若水月满是受伤的双眸中顿时多了一抹厉声。倪诺儿,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借夏侯夜修之手杀不成我,就想要借冷訾君浩之手杀我?只可惜,无论你借谁都手,都尽管放马过来吧!邹一下眉头,我都不叫若水月。

    看着此时的倪诺儿,冷訾君浩是一阵心软。她说的没错,保护孩子们不受伤害的最好方式就是杀了若水月。只是。。。

    “诺儿,此时还待考虑!”盯着倪诺儿思索了好一会儿,冷訾君浩一副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闻言,倪诺儿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没好气的说。“还待考虑?哼!等你考虑好了,我和孩子们早已身处黄泉了!”

    “你放心好了!若水月已答应我,在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出生前,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对付你和孩子们的。待她孩子真的出生后,那一切可都早已不是现在的摸样的了!”说到这儿,冷訾君浩突然冲倪诺儿露出一抹阴寒邪魅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