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听到这儿,后殿屋内的若水月嘴角突然扯出一抹冷冽的笑。原来,原来如此,原来他就连他对她的关心都是有着目的的。为的只是想要拖延时间,更好的保护倪诺儿和他们的孩子。

    一时间若水月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那三个孩子如天使般可人的轮廓。难怪,难怪当时她会觉得那几个孩子会给她如此熟悉的感觉,原来这些熟悉都是源于他们是他冷訾君浩的孩子。也就在这一刻,若水月这才意识到,原来一直以来她都深陷在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他们最大的孩子都已快五岁了,这么说,他们早在六年前便相识相知相许了。只是她有些不懂,从一开始,冷訾君浩便知道她想要复仇,想要残杀他的女人,可他为何还会收留了她,甚至将她送去了黄泉地狱锻炼?难道他最初的目的并不是真正的想要助她复仇?收留她,送她去黄泉地狱真正的目的并非为了锻炼她,为的只是让她在黄泉地狱受尽折磨而死?思及此若水月美妙的眼眸中顿时多了一抹冷冽的哀怨。

    “不行,若水月那个贱|人一日不死我就一日不能安心!”冷訾君浩话刚落,倪诺儿想也未想便否决了他的意思。是,他们的孩子是暂时安全了,可她的皇后之位那?要知道只有三天了,三天之后,她若水月可真就夺走了她的皇后宝座了。所以,她是说什么都绝对不能容忍她若水月活到那天的。

    闻言,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紧蹙了起来。“就是为了让你能安心,我就要冒着风头杀了她吗?别忘了她现在肚子里可怀有孩子,若现在她真出什么事,你认为以夏侯夜修的个性他会善罢甘休吗?我想夏侯夜修真正的手段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眉头一扬,倪诺儿一脸不悦的斜视着冷訾君浩。“话是如此,可夏侯夜修不一定就知道此事是我们干的。”

    冷訾君浩冷笑一声。“不知道是你干的?哼!我看若若水月真出什么事,夏侯夜修的矛头第一个便就指向你倪诺儿!你真以为夏侯夜修这皇帝是白当的吗?很多事他不问不提不追究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话是事实,而且现在他也真的不愿再动若水月。毕竟现在若水月可不再是一个人了!而孩子,也许就是弥补他们之间关系的最好良药了。

    闻言,倪诺儿不再说话,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桌上的茶水。的确,他说的话在理,若若水月真出什么事,夏侯夜修的矛头的确会指向自己,只是。。。等等。

    这时倪诺儿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她是猛的转过头,一脸不悦的怒视着冷訾君浩。“那贱|人肚子里的孩子不会是你的吧?”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她倪诺儿还会不知道?按若水月怀孕的时间推算,似乎正是为了捕捉若水恒而设计的他们大婚陷阱那两天有的,所以这孩子很有可能真是他冷訾君浩的。而起无论怎么看,从知道若水月那个贱|人怀孕后,她总感觉冷訾君浩对若水月的态度似乎变了不少。一说到要杀她,他更是百般推脱,就连现在提到她时,他的目光都变了,不光不如之前那般冷冽,反而似乎还多了几份温柔。

    被倪诺儿突然这么一问,冷訾君浩是猛的一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见状,倪诺儿的眉头顿时拧成了一团,脸色也在顷刻间沉了下去。“难道若水月那贱|人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你的?”

    “你在胡说些什么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收尽眼底的心虚,冷訾君浩眉头一扬,有些不悦的回道。该死的,这女人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

    冷眼看着冷訾君浩,倪诺儿一脸怀疑的又反问了一句。“贱|人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不是你的?”

    “那是当然的,你认为我真的会让一枚棋子怀上我冷訾君浩的种吗?”点点头,冷訾君浩轻蔑的笑道。只是此话是真是假,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可这话听到若水月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感触。虽然明知的自己的心因夏侯夜修起了变化,可若水月清楚,她和夏侯夜修注定没有结果,而且她一直的相信,只有他,只有他冷訾君浩才是她最后真正的归宿。只是没想到,到头来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在他冷訾君浩的心,她若水月从始至终就只是一枚可笑的棋子,是可笑的棋子。

    一听到这儿,倪诺儿的脸色却并不见好转,反而冷笑道。“棋子?哼!当初我不也只是你的一枚棋子吗?结果那?结果我不还是怀上了你的孩子,还不是一个而是三个。”

    冷訾君浩一愣,但很快又回过神,有些不悦的反问道。“难道你认为若水月有资格和你相提并论?别忘了,四年前,从她若水月一踏入这南拓皇宫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注定了只是我的一枚棋子。你别说,现在一想到她当初那肥胖丑陋的模样,我至今都有种反胃想吐的冲动!”是的,当初尽管他是那般的厌恶恶心她,可为了最终的目的还是忍着那份恶心,将坠楼的她接在怀里,制造了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更不惜在她全家被杀后,不顾大雪的阻碍满世界的寻找她的踪迹,最后终于在一间破庙中成功的又制造了一次巧遇,更成功的将她变成了自己的棋子。一切的一切原本都是在他的计划之中的,只是没想到三年黄泉炼狱的折磨,居然将她折磨的如此的绝世倾城,美妙诱人。更没想到的是,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冷訾君浩居然会为这个他曾经极度厌恶恶心的女人而沦陷,甚至险些迷失自我。棋子?就算曾经的她真的只是他的一枚棋子,可现在。。。他真的已没有能力再操控这枚棋子了!

    闻言,若水月的心又是猛然一震。他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她从一踏入南拓皇宫开始就已注定只是他冷訾君浩的一枚棋子?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哼!看着她现在绝世倾城的容颜,你真还记的起她曾经丑陋肥胖的模样?”很明显,倪诺儿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冷訾君浩突然一把将倪诺儿拉离她的座椅,将其搂坐在自己的腿上,冰冷的指甲轻轻的抚摸过她粉嫩的红唇,带着诱人心弦的笑开口道。“那又怎么?尽管她现在绝世倾城,却依旧无法抹去她曾经的丑陋不堪。和她比起,我还是更爱你这样的美人。”语落的同时,冷訾君浩对着倪诺儿的红唇就吻了上去。

    然而他刚以一个深吻来封住倪诺儿的嘴的时候,却被倪诺儿一把推了开。“好啊!既然她就只是你的一枚棋子,那你就杀了她吧!毕竟似乎她这枚棋子已不再受你这个主人的控制了不是吗?”扬了扬眉,此时的倪诺儿笑的像朵无毒的花儿似得。

    闻言,冷訾君浩的眉头不由的一紧。“现在真的还不是杀她的时候!”

    “哦?那多久才是时候?或者说你根本就不想杀她?你舍不得是吗?”虽然脸上依旧带着笑,可倪诺儿此时的话里却带满了刺。

    “你。。。”没好气的将倪诺儿从自己的腿上推开,冷訾君浩很是不悦的责怪道。“难道到了此时此刻,你都还不能明白我的担忧吗?若我真的杀了若水月,那夏侯夜修要是将矛头对向了你,那你要该怎么办?若你真有个万一,你又要孩子们怎么办?”

    “这不用你担心,我自由法子应对!你只需要帮我杀了若水月那个贱|人便是!”话是这么说,可真正要怎么应对连倪诺儿自己都不知道,也许只能赌,赌她和夏侯夜修这将近六年的夫妻感情。虽然夏侯夜修说不爱她,可她相信,这六年的相处他们之间是绝对不会没有任何感情的。反正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若水月那个贱|人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间。

    “不行!”虽然倪诺儿话已经这么说了,可冷訾君浩还是否决的摇了摇头。现在要他杀了若水月,他真的做不到,也不想要那么做。

    闻言,倪诺儿的脸色顿时就拉了下去,很是讽刺的开口道。“怎么?没了龙符做条件你就对若水月那个贱|人下不了手了吗?”

    冷訾君浩没有开口解释,只是一脸难看的盯着不远处烧的正旺的火炉。也许真的如她所说,没有了选择,没有了权利的诱惑,让他就这么去杀了若水月,他真的做不到。

    见冷訾君浩沉默不语,倪诺儿冷哼一声,有些讽刺又有些自嘲的开口道。“哼!原本我还以为,我和孩子们在你心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没想到,我却始终也比不过龙符那枚小小的死物。之前为了得到我手中的龙符,你可以不惜借大婚之名,将若水月灌醉,并点其穴,将她拖住。亲自前往她的山间府宅,为的就是帮我捕捉到她唯一的死穴若水恒。你当时也知道我捕捉若水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若水月在夏侯夜修面前就范,暴露出她的真正身份,借此让夏侯夜修亲自处死她。虽然最后她还是出现了,可当时的你不还是残忍屠杀了她的大批手下,甚至连她,你也没有放过不是吗?为什么当时你为了龙符能对她下的了手,而现在就不能为我和孩子们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