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啊!”冷漠的盯着倪诺儿,冷訾君浩终于按耐不住的开口道。只是他极度平静的语气中,听不出他真正的情绪。

    扯了扯嘴角,倪诺儿冷冷的勾勒出一抹笑。“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之所以能猜到你真正目的,不过是按你的做法和性格推测出来的。说实话其实你计划真的可说是天衣无缝,只可惜,你来南拓都快一年了,别说最少三枚龙符你没有找齐,就连第二枚龙符的下落你都不知道在哪儿。而且连你一手提起来的棋子,若水月,你现在居然都无法控制了。还想利用她杀了夏侯夜修?哼!依我看啊!啧啧啧。。。难!而且我想若水月迟迟不肯对夏侯夜修动手,定是清楚夏侯夜修一旦死了,那继位的必定是我倪诺儿的儿子,而我一旦成为太后,掌握南拓大权的话,那死的就是她若水月不可。所以你想借此得到南拓国的计划,真的可以放弃了!当然,除非你有别的办法杀了夏侯夜修。”

    闻言,若水月的眸光是猛的一闪。难怪当日夏侯夜修为救她而受伤时,冷訾君浩会那般急切的想要杀了夏侯夜修,原来就是为了让他的儿子登上皇位,从而掌控南拓。还真是万幸,当时她也正是因为想到夏侯夜修死后继位的将会是倪诺儿的儿子,这才不顾一切的阻止他的。若当时她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盲目的杀了夏侯夜修报仇,那她的下场不用想也知道会是如何的凄惨了。

    “你不是一直深爱着夏侯夜修的吗?现在居然舍得让我杀他了?”撇了眼身边缓缓坐下的倪诺儿,冷訾君浩有些讽刺的问道。

    扬扬眉,倪诺儿又是一声冷笑。“不是我舍不舍他死的问题,而是你有没有本事杀他的问题。三日之后若水月便会被夏侯夜修册封为皇后,待她真正成了皇后,再顺利诞下龙子,到时就算你真有本事杀了夏侯夜修那也为时已晚,毕竟到时候她的儿子才是嫡子。要是她掌握了南拓国大权,像她那般强势的女人,你认为她会乖乖的听从于你吗?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杀了她,到时候就算夏侯夜修真的有个万一,那南拓国的大权才会真正的落在你的手上。”话是这么说,但倪诺儿心里也清楚,冷訾君浩根本就没法杀了夏侯夜修,若他真有法子的话,那他也不会等了这么多年后,还要借若水月一个女人去杀夏侯夜修。之所以那么说,无非就是想要逼他去杀若水月罢了!

    “说来说去,你真正的目的不过就是想要我替你杀了若水月。”冷眼看着倪诺儿,冷訾君浩没好气的甩了一句。

    闻言倪诺儿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没错。我就是要你杀了她!因为我和她最终只能活一个,当然我可不希望死的那个是我。而且我也是在为你的霸业着想不是吗?”

    经倪诺儿提醒,冷訾君浩是更加确定不能动手杀了若水月。倪诺儿的儿子是他的儿子不错,可若水月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儿子啊!若真的如倪诺儿所言,最后继承夏侯夜修宝座的是他和若水月的儿子的话,那对他来说也并无什么坏处啊!就算若水月再强势,想必她也会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世界的皇帝,而非一个国家的皇帝的。到时候大不了以此为条件让她交出南拓大权不就好了吗?至于最终自己会不会实现诺言,那便已是后话了。当然前提还是要想办法先杀了夏侯夜修才行!

    关于这点冷訾君浩并没有打算要告诉倪诺儿的意思,只是一脸冷然的否决道。“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现在这个时候,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替你杀了她的!”

    倪诺儿没想到自己说了那么多,得到的依旧是冷訾君浩如此回答,顿时人便真生气了。“你这是在逼我吗?”

    “逼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倪诺儿心中的害怕,他怎么会不明白,只是现在要他杀了若水月,于公于私他都不行。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究竟要不要帮我杀了若水月那个贱|人?”倪诺儿此时根本已经听不进去冷訾君浩的话了。她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冷訾君浩替她杀了若水月。

    “那我就明确的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替你杀了若水月的。”倪诺儿此时的反应让冷訾君浩有些不耐烦了。

    “你不杀若水月是吗?好!那我就让她来杀你,我要将你对她所做过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告诉她。”说着倪诺儿是猛的从椅子上站起身,一副怒气冲冲的就朝外面走去。

    闻言,冷訾君浩却没有丝毫要阻止,只是一脸无所谓的端起一旁已凉的茶水喝了起来。

    走了几步却依旧没有冷訾君浩的阻止,倪诺儿不禁蹙起眉头,转身朝冷訾君浩看去。“怎么?难道你就真的不在乎我将此事告诉若水月?不怕那个贱|人来杀你?”

    用茶盖拨了拨水面的茶叶,挑了挑眉,冷訾君浩冷笑着看向倪诺儿。“怕,我当然怕若水月会知晓一切,更怕她会真的来杀我。”

    听冷訾君浩这么一说,倪诺儿顿时有些懵了。既然他怕,那他为什么不阻止自己?反倒一副如此无所谓的模样?

    轻酌一口凉茶后,冷訾君浩这才又开口道。“只是。。。我深信若水月她不会信你所言的,反倒会认为你是在借机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且你可别忘了你和若水月现在之间的关系,只怕你的实话还未说完,就被她一剑送下了黄泉。”

    闻言,倪诺儿是猛的一愣,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的确言之有理。但嘴上她却不服输的反驳道。“尽管如此,但我相信,像若水月那种女人,是绝对会去查个究竟的。到时候,你和她的结局还不是要刀剑相向。”

    冷冷一笑,冷訾君浩放下手中的茶水,突然起身来到倪诺儿的面前,冰冷的手微微挑起倪诺儿的下颚。“那可不一定,因为真是如此的话,我会随即将事情告知她,当然,是被我改编过的事情。说你如此污蔑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我和她互相残杀,好让你最后捡个便宜。你说这种情况下,你和我的话,她会信谁的?”

    不悦的推开冷訾君浩的手,倪诺儿没好气的说。“那贱|人可不是白痴,我才不信她会毫无保留的相信你的谎话!”

    眉头一扬,冷訾君浩突然灿烂的笑了起来。“你错了!她一定会毫无保留的相信我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从始至终我冷訾君浩都是她若水月最心爱的男人!正是因为她爱我,就算她真的有所怀疑,都不敢去深究那些问题,怕结局会是伤的她自己遍体鳞伤。待她真的鼓起勇气去探索深究那些问题的时候,所以的痕迹都早已被我给抹去了!你还真别说,为了以防万一,等会儿我回去就要让那些可能会出现的痕迹都永远的消失。”

    “冷訾君浩你。。。”似乎直到这一刻倪诺儿才发现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像她想象的那般了解他。尤其是在他对待女人的心理上,他似乎真的摸索的很是彻底。的确,若换成是她,对待自己心爱的人时,会让自己受伤的事情,自己也迟迟不敢去触碰。

    后殿房内,听到冷訾君浩的这番话,若水月冷如寒冰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讽刺的笑。他冷訾君浩真的实在是太自恋,太自以为是了。最心爱的男人?哼!最初的最初也许是,可自从在他书房内看到那副女子的画像后,她的心便在逐渐的远离他。虽然后来他拿着画像解释说那画像的女子是她,可已经迟了,因为那副画像的真正的主人已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而且尽管有那么一段时间因为夏侯夜修的原因,她还在不停的强迫自己,告诉自己说自己真正爱的男人,该在一起的男人是他,可惜。。。她的心却早一步比她的双眼先看清他冷訾君浩。说起来也算是幸运,尽管她对他的感情已不如当初了,可心却还是如此的痛。若直到现在,她都如最初那般深爱着他,那当她听到今日的一切时,那痛究竟会到何种程度?崩溃?绝望?痛不欲生?连她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俊美的脸上勾勒出邪魅的笑容,冷訾君浩突然一把将倪诺儿拥入怀中。“女人,不要妄想用此事威胁我就范,因为到头来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这是他的真心话,若这女人真的坏了他好事的话,可真就别怪他不念及他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此时的冷訾君浩让倪诺儿的心是忍不住的一颤。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微凉的手指又一次抚摸过她美妙的轮廓,冷訾君浩目光深邃的笑了笑。“你别怕,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杀了你的。但是,我却不保证我不会将我们的事告知夏侯夜修。”

    “冷訾君浩你。。。”冷訾君浩的话中意思她倪诺儿怎么会不明白,是,他是不会亲手杀了她,但他却不保证不会借别人之手杀了她。

    “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别给我捣乱,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丝毫的伤害的,而且待我成就霸业之后,定将亲手将你送上女人至高无上的巅峰。”冷訾君浩此时的话,有着无限的诱惑。

    闻言倪诺儿是猛的一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冷訾君浩。“你的意思是???”

    “没错,到时候你可不再是一个国家的妃子,而是整个世界的皇后。”冷訾君浩相信,如此巨大的诱惑,只要是个女人都无法抵抗的。

    冷訾君浩对倪诺儿的曾诺让后殿的若水月是一阵讽刺的冷笑。世界的王,世界的皇后?要你们能活到那个时候才行啊!

    “你,你没有骗我?”世界的皇后,女人至高无上的巅峰!

    “当然,而且你要知道,我之所以要完成霸业并非因为我自己,更多的是为了我们的儿子。”点点头,冷訾君浩一副认真的说道。

    “为了我们的儿子?”一时间倪诺儿的两眼是睁的老大,惊愕不已的看着冷訾君浩。难道他的意思是说???

    又点点头。“没错,身为人父,谁不想将世间最好的东西给自己的儿子?我亦是如此。”

    说到孩子时,倪诺儿视乎在冷訾君浩的眼中第一次看到如此浓郁的父爱,顿时心不由的一暖,感动的唤了声。“君。。。”

    没有开口,只是在四目相对的瞬间,冷訾君浩对着倪诺儿的红唇就吻了上去。

    一时间一副羞涩的春宫图上演在了这奢华无比的大殿之中。

    听到倪诺儿淫|荡的呻吟声的瞬间,原本一脸哀怨悲愤的若水月还是忍不住的闭了闭眼,无法言语的心痛在一点点的将她吞噬。可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一切,再次睁开眼,若水月眼中的狠毒在瞬间深升华。没有冲动的冲出去,杀了他们,若水月只是缓缓的吸了口气后,便动作轻盈的从窗户翻了出去。

    其实并非她不想杀他们,而是现在她有孕在身,若真动起手来,她绝对占不到丝毫的便宜。而且对于她恨之入骨的仇人,她若水月向来不会让他们如此便宜的就死了。他冷訾君浩不是最在乎他的雄图霸业?好,那她就要亲手毁了他的一切。既然他喜欢用计谋,那她若水月也定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