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晕暗的大雪中,若水月前脚一飞跃出龙鳞殿,两个黑影后脚便从另一个的偏殿中跟了出来。

    没有跟上前,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那枚身影,其中一名黑影突然开口道。“看样子,是时候该陪他们玩游戏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明白吧!”是个充满磁性的男声,只是他极度冰冷的语气比来自地狱修罗的声音还令人感到惊恐不安。

    “恩!”另一个黑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副深沉的微微点点头应了声。但可以听出,那也是一名男子。

    闻言,最先开口的男子不再说话,只是转身走进了黑暗之中。

    见状,另一名叹息一声后,便朝着相反的方向飞跃而去。

    很快,地上那深浅大小不一的脚印很快便被那洁白的大雪给覆盖了,似乎前一刻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幻影。

    黑暗中,若水月疯狂的朝鸾凤殿的方向飞奔而去,寒冷的风迎面而来,如利刃划过般生生的疼。尽管这样的疼,却依旧无法淹没她心的恨的痛。阴谋灭门的恨,被利用的怨,还有那被背叛的痛。

    这一切的一切让她自觉自己像是一个傻瓜白痴一般,被人利用设计的那般凄惨了,居然还在他中毒受伤的时候,不顾一切的去看他关心他,甚至还为他解毒。解毒?等等。。。这时若水月猛的意识到了什么。当时冷訾君浩告诉她,说他之所以中毒,是因为他去找鹰型面具男为她报仇,不幸被他设计灌下了毒,这才。。。可明明他就是鹰型面具男,那毒怎么会???孩子,他们的孩子。。。因为他们的孩子中了她的玲珑雪,所以他才自己服下了那颗他从初月手中夺走的玲珑雪,为的就是从她手中得到解药,因为他深知,只要说他的中毒和那几个月的失踪都是为了她,为了给她报仇,那她定会心软,给他解药解毒。而在他服解药的时候,海龙只需叫她一声,她定会转开视线,这样一来,那解药他当时究竟服没服下,她根本不知道。有了解药的他们便可以按其中的成分再做出更多的来,只要用解药杀死了他们孩子身体里的玲珑雪,毒一解,那她倪诺儿怎么可能还会受她的威胁放人,反而还将了她一军。

    思及此,心中的恨意是越发的张扬,狂妄。冷訾君浩,倪诺儿,我发誓,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鸾凤殿。

    也许是因为天气太寒,也许是刚的飞奔太过激烈,刚在鸾凤殿大殿门外落脚,若水月就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微微一阵做疼。

    “主子,你没事吧?”大殿内正烤着火等着若水月的上月三人,见若水月回来了,便急忙迎了上前,可在看到她惨白的脸色时,三人是猛然一惊,其声问道。

    紧邹着眉头,按着小腹,若水月微微摇了摇头。“没事,这么晚了,你们三个怎么还没睡下?”说着若水月一把扯下身上的披风就朝殿内走去。

    “见你久久没有回来,我们不放心。。。”末月回话间,三人纷纷跟了进去。

    关上殿门后,上月赶紧为若水月盛了碗热腾腾的‘参汤’。“给主子。。。”

    在火炉边坐下身,若水月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这才伸手接了过去,朝嘴边送去。但刚闻到参汤内散发的气味,若水月却突然停了下来,一副若有所思的冲上月问道。“这参汤里的是???”

    “按主子之前的吩咐,参汤了掺了堕胎的药。”疑惑的看了眼若水月,上月如实的回复道。

    盯着碗里的参汤,若水月愣愣的沉默片刻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还是算了!这参汤拿去倒了。”说着若水月又将手里的碗还给了上月。

    闻言,上月等人是一阵惊喜。“难道主子是打算要将孩子生下来?”虽然不知道孩子究竟谁的,但上月等人打心眼里不希望主子真的打掉这个孩子,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主子的亲骨肉啊!

    若水月脸色深沉的点点头。“无论这孩子的生父是谁,也许生下他比打掉他更有用。”其实倪诺儿的话不假,只要自己生的是个儿子,自己一旦登上后位,那自己的孩子就嫡子,若夏侯夜修真的有什么不测,那自己的儿子就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而这整个南拓的大权就落在了自己的手上。相反若自己没有这个孩子,就算自己成了皇后,那皇位的继承人不就非倪诺儿和冷訾君浩孽种不可了吗?大权一旦落在倪诺儿的手上,那自己别说想要报仇了,也许就连大家的安危都成为题。当然这些可能成为现实的几率几乎为零,毕竟像夏侯夜修这种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来说,想要他的命,可说是比登天还难。但是很多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哪怕这个孩子真的是冷訾君浩的也无所谓。

    若水月的话让原来还有些惊喜的三人脸色顿时就拉了下去。不为别的,只因主子要生下这孩子并非是因为这是她的骨肉,而不舍。而是因为她想利用孩子做什么。。。

    “对了,忘了告知你们,以后对于冷訾君浩以及他的人都给我防着点,凡是他下的令,没有我的同意你们决定不能去做知道吗?”一说到冷訾君浩的时候,若水月眼中明显带着极度浓郁的恨意和杀意。

    愣了愣,三人均是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若水月。为什么主子突然要防着殿下了?殿下一直以来不都是主子最爱的人吗?

    蹙了蹙眉,初月很是不解的问道。“主子,你们之前不都还是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要防着殿下了?他???”

    “因为他冷訾君浩就是倪诺儿和顾书雪的那个奸夫,也就是那个当日在山间府宅残忍屠杀我若月楼众兄弟姐妹的鹰型面具男!”初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给打断了。在说到冷訾君浩的另一个身份的时候,若水月心中的恨意几乎能吞噬掉一切。

    “什么?”闻言初月三人是猛的一惊,都一副不敢相信的盯着若水月。

    怔了怔,上月依旧不敢相信的冲若水月问道。“主子,会不会是搞错了,殿下他怎么可能是鹰型面具男?”

    “就是啊!那日可是你和殿下的大婚啊!他怎么可能会在洞房之后,还对主子你做的出那般残忍的事?我看主子肯定是你搞错了!”初月点点头附和道。很明显,此时连初月也都不相信冷訾君浩就是若水月恨之入骨的那个鹰型面具男。毕竟她真的不敢相信有人会在洞房之后那般对自己的新婚妻子。

    末月没有开口,只是一脸忐忑的看着若水月。若殿下真的就是那个鹰型面具男的话,那水恒和姑姑岂不是就是被他。。。天,若果真如主子说言,那主子该那什么来接受着一切的一切?

    阴冷而又苦涩的一笑,若水月眼中那抹浓郁的怨恨是久久不见减退。“大婚?洞房?哼!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他们的阴谋借口罢了!为的不过就是想要借大婚来拖住我,然后趁机血洗我们的山间府宅,当然他们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抓走恒儿来逼我就范,实则就是想要再夏侯夜修面前揭开我的真实身份,故而让夏侯夜修杀了我。”一想到那日被血染红的画面,若水月的心就忍不住的痛。

    “什么?”狠狠的后退了几步,上月是不敢相信的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可,让夏侯夜修杀了主子对他有什么好处?最初的最初不就是他收留的主子吗?而且就连来南拓国借机杀了夏侯夜修不都是他的计划吗?殿下怎么可能会???”尽管如此,初月还是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因为倪诺儿想我死,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倪诺儿手中的那枚龙符。比起我,龙符和他的霸业更重要。不,正确的来说,我若水月,从头至尾都只是他冷訾君浩手中的一枚棋子。就连我若氏一门被灭,和太后姑姑的死,都是他冷訾君浩一手造成的。”想到他说的话,若水月自嘲的笑了笑。

    “什么???”若水月的话让三人再次一惊。

    “怎么会。。。”

    初月还想要说什么,可她刚开口,便又一次被若水月给打断了。“不要再怀疑什么,因为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承认了!当然,他不是对我承认的,而是对倪诺儿承认的。而且他们居然还想要。。。。。。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

    听完若水月所说的详细过程,三人都不再说话,只是一脸担忧的看着若水月。若一切的一切都是事实的话,那主子。。。她真的能撑的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