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虽然生下孩子别有目的,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她若水月自己的骨肉,所以为了孩子的,尽管心再痛,再苦,若水月还是在喝下上月端来的银耳莲子羹后睡了下。

    今晚的夜似乎格外的暗,格外的静,静的连那雪飘落的声音似乎也听的是一清二楚。

    望着晕暗的窗外,滚烫的泪水终是忍不住的划过若水月那绝世倾城的轮廓。她没想到,尽管对他的爱不再是那么的深,可这种被欺骗,背叛和利用的感觉还是让她如此的痛。从练成幻影魔功后,她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强大,坚强了,可现在看来,她还是脆弱的。脆弱的连自己的泪水和情绪都无法控制。冷訾君浩!你今日所赋予我的痛,我的伤,来日我若水月顶百倍奉还于你。

    没听见任何的脚步声,可这时一股淡淡的龙涎香却突然传入鼻尖。

    突然的气味让悲愤中的若水月是猛然一惊。这味道?夏侯夜修!好深的内力,距离这么近自己都没能听出他的脚步!来不及再多想,若水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急忙用被子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水,随即紧紧的闭上自己的眼睛。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想再说什么,再听什么。

    没有命人掌灯,漆黑中,夏侯夜修只是轻轻的褪去自己的衣袍,小心翼翼的上了床。

    觉察到他的动作,黑暗中若水月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他这么晚跑来,就是为了在自己这儿睡觉?

    上了床,夏侯夜修却没有钻进若水月那温暖的被窝,而是盖上了另一床冰冷的被子。她有孕在身,而他刚回来,身子凉,他不想让她受凉。

    他上床已经快有一壶茶的时间了,却久久没有靠近自己,这点倒是让若水月感到疑惑。按平时他不都会穿进自己的被窝紧紧的抱着她吗?而现在???

    正在若水月纳闷的时候,背后突然一凉,随即一双温暖而又强健的手臂从身后温柔的拥着她。

    在被他拥入怀中的瞬间,他怀中的温暖让若水月是猛的意识到他刚迟迟没有过来的原因。没有立刻过来,是因为他刚从外面进来,身子凉,不想要冻着她?

    一时间,若水月只觉鼻子是一阵酸涩。这笨蛋,为什么,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就不能像曾经一样,对自己冷酷无情?为什么这样一个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的男人,偏偏却是亲自下令杀了她全家的仇人?虽然今晚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冷訾君浩的阴谋,可她不是白痴,她怎么会不明白,那个时候他夏侯夜修同样也怀着一颗要除去家父的心,否则以他的才智,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那一切都只是冷訾君浩是借刀杀人计谋?而他不过也是将计就计罢了!所以无论怎么样,也无法改变他夏侯夜修是她若氏一门的灭门仇人之一。而且就在昨天,他还下令残忍的折磨了恒儿和姑姑。

    “天!是上辈子我做孽太多了吗?所以才要给我今世的折磨吗?凡是我爱上的男人,最终都逃不过与我刀剑相向的命运吗?还是这生我若水月就注定不能动情?”紧紧的闭了闭眼,若水月在心里问着上天。虽然她一直不敢承认对夏侯夜修的感情,但她就算骗的了天下人,却始终骗不了自己的心。只是,有些事,她早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整个夜晚,两人谁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就那么温柔的相拥着。

    几乎一夜未眠,直到第二天卯时,若水月这才疲倦的睡了过去。

    就在她睡着的时候,御书房外,却在上演着一抹残忍的画面。除了若水月和上月三人外,昨日的人都已到齐,按身份地位依次而坐。

    目光冰冷的在众人脸上扫射一圈后,夏侯夜修冷然启唇道。“若水月,朕再给你最后一次,否则,朕真的会送你一个血肉模糊的弟弟。”说完的同时,夏侯夜修冷冽的目光却落在了姬申决的身上。

    在对上夏侯夜修冰冷的目光时,姬申决漆黑的眸子明显一沉,可只是一眼,便缓缓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收回落在姬申决身上的视线,夏侯夜修冷然一笑。“好啊!若水月,既然这是你选择的路,那你可就别怪朕无情了!来人,将若水恒的皮给朕活剥了!”

    “是!”一声令下,侍卫迅速从火炉中拿出一把烧的铁红的匕首,一步步朝若水恒逼近。

    相对于昨日,对于今天的逼迫,倪诺儿显然没有多大的兴趣。这真正的主角都不在,无论将这若水恒折磨的再惨,那也都只是浪费时间。

    不同于倪诺儿的不悦,冷訾君浩和夏侯博轩时明显的松了口气。若真让若水月眼睁睁的看着若水恒被剥了皮,还真不知道她会做出何等事情来那!

    只见侍卫在若水恒的身边蹲了下去。接着对准若水恒的左边的小腿处就是狠狠的一刀,随后竟慢慢的从若水恒的小腿上活生生的将她的皮剥了下来。

    “恩,啊!啊!!!”一时间若水恒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几乎震惊了整个南拓皇宫。

    再强的信念,最终还是败在了现实的痛苦上了。视线慢慢变得模糊,意识在渐渐消退,最终若水恒还是疼的晕死过去了。

    一阵清风吹过,诱人的梅花清香,夹杂着浓郁的血腥味迎面而来。

    其他一旁的人看着眼前的画面都有种想吐的冲动。这场面也太血腥太残忍了吧!一时间众人纷纷看不下去了,想要离开,可皇上还没叫散,他们也不敢离开。

    只见一个血肉模糊且接近赤身的男人被荆棘横竖紧捆在木柱上,黝黑的身体上全是惨不忍睹的伤痕,残破的膝盖下更是一片血肉模糊的画面。

    看着眼前的画面就连倪诺儿都不禁邹起了眉头。他夏侯夜修还真不是一般的残忍,自己和他比起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人都几乎快要死,居然,居然还下如此残忍的命令。

    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大树后,一个双眼睛满是怨恨和痛的直直的盯着若水恒那几乎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躯体。泪不停的划过面颊,可眼睛的主人却不敢上前半步,只是用手,紧紧的堵着自己的嘴。

    看着晕死过去的人,夏侯夜修很是不悦的蹙了蹙眉,有些讽刺的开口道。“啧,啧,啧。。。真没想到,若文荣居然还有如此硬骨头的儿女,不过就算他们的骨头是铁做的,朕一样要将其敲碎。”说着夏侯夜修是冷冷的朝侍卫试了个眼色。

    随即便见侍卫提着一桶冰冷的盐水走了过来,没有丝毫的迟疑,对着若水恒的就尽数泼了上去。可那此时的若水恒却如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皇上”看着一动不动的若水恒,侍卫突然有些慌了。

    “慌什么,既然冰冷的盐水不行就给朕用滚烫的辣椒水,直到给朕弄醒他为止!”夏侯夜修处变不惊的眯着眼。滚烫的辣椒水?呵,这滋味可真的是无法形容的,尤其是在受伤的身子上。

    闻言侍卫怔了怔,这才急忙应道。“是,奴才知道该怎么做了!”

    只是眨眼间便见侍卫提着一桶滚烫的辣椒水又尽数的泼向了若水恒,没反应。又是一桶冰冷的盐水,还是没反应。又换成滚烫的辣椒水。侍卫不知道如此反反复复多少次了,可若水恒却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见状侍卫忐忑的往他的鼻间伸去,只是下一刻,侍卫是脸色大变。“皇上,他,他死了!”

    闻言夏侯夜修没有太大反应,只是目光意味深长的朝姬申决看了眼,随后才淡然开口道。“死就死了吧!将他的尸体丢去喂狗!”

    “是,那这女人那?”看着一旁的若文琴,侍卫询问道。

    “杀了她,一块拿去喂狗!”冷冷的瞥了眼若文琴,夏侯夜修厌烦的开口道。

    “是!”

    接到命令,很快若水恒和若文琴便被拖了下去,而现在很快也被清理了干净。似乎刚才那血腥残忍的一幕只是众人的错觉。

    望着如牲口般被人拖走的若水恒和若文琴,大树后的人心中那座坚固的城墙在瞬间崩塌。泪已干枯,而心更是冷了,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