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倪诺儿一脸的铁青,琼花小心翼翼的安慰道。“主子别生气,这些不知好歹的女人,她们也不会得意多久了。”

    眉头一挑,倪诺儿回过头,一脸疑惑的盯着琼花。“怎么?难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闻言,琼花警戒的朝四周看了眼后,凑到倪诺儿的耳边低语道。“若水月那个贱|人不是还没有登上后位吗?而且现在她又有了身孕,只要我们这样。。。”

    “好丫头,就你鬼主意最多了!”听完琼花的计划,倪诺儿顿时满意的笑了起来。

    “呵呵,还是主子你教导有方,跟主子这么多年了,不学点本事,怎么对得起主子这些年来对琼花的疼爱。”得到倪诺儿的赞赏,琼花立刻拍了她的马屁。

    一时间倪诺儿一改之前的愤怒,笑的像多花儿似得的开口道。“就你嘴甜,行了,既然如此你就着手去办吧!”

    “嗯,琼花绝对不会让主子你失望的。”琼花信誓旦旦的对倪诺儿保证道。

    谈笑间,倪诺儿主仆几人就缓缓的朝着鳞殿的方向走去。

    这时她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身影缓缓的从一侧茂盛的花丛中走了出来。在她们的声音消失的瞬间,那原本如同没有灵魂般的人,突然是猛的抬起头,双目嗜血的怒视着她们离去的方向。

    一刻钟后,那身影的主人如同疯了一般,以极快的速度不顾一切的朝龙鳞殿奔去。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躲在御书房外大树后的末月。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很坚强的面对残酷的她,在亲眼看着若水恒死在她面前的瞬间,她所有的坚强,所有的信念,及其心,在顷刻间崩塌,支离破碎。她真的没有勇气接受,更没有不能面对这没有了他若水恒的黑暗世界。这一刻,她只想,只求跟随他若水恒的脚步,哪怕是刀山火海,哪怕是黄泉地狱她都在所不惜,只要能在他身边。但在那之前,她要为她逝去的爱人及其爱情报仇。若不是她倪诺儿,她和若水恒不会走到如此悲惨的境地。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是她毁了他,更毁了她。这生不如死的痛,她要尽数还给她,让她也尝尝这失去最爱的痛。

    龙鳞殿,血色的梅花在风中要挟着,漫天的落英,飘飘洒洒飞落而下。是如此的美,却又如此的凄凉。只因它的生命太过短暂,若再加以人为,那更是短的可怜。就如同她末月和若水恒的爱情,眨眼间便已随风而逝,消失的无影无踪。

    双目涣散的朝四周看了眼,冰冷的剑随即从衣袖中划出。没有丝毫的犹豫,更没有丝毫的不忍,末月就那么握剑冲了进去。这一刻,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用整个龙鳞殿的人的鲜血来祭奠水恒和姑姑的亡灵。

    “你是谁?来我们龙鳞殿做什么?”末月刚踏入龙鳞殿就被一个太监给拦了下来。

    脖子微微扭动了一下,在末月涣散的视线落在该太监的同时,她手中的利刃已划破了该太监的脖子。顷刻间,鲜红的血止不住的从太监的脖子间流出,滴落在洁白的雪地上,渲染出一朵朵妖异的梅花。

    “啊!啊!”如此血腥的一幕正巧被路过的两个宫女看到,见状宫女顿时就止不住的大叫起来。

    这样的喊叫让末月很是不满,只见她目光一沉,脚步突然猛的移动,人就已来到了两个宫女面前。没有丝毫的迟疑,末月挥剑就直接朝其中一个宫女身上砍去,顿时该宫女的血,染红了另一个宫女的衣服,受伤的宫女人还未来得及倒下,另一个宫女便已被吓的晕了过去。

    然而面对晕了过去的宫女,末月却依旧没有丝毫要放过她的意思,反手就是狠狠的一剑直接刺入了该宫女的心脏。

    拔回剑,末月目光一转,就朝龙鳞大殿走去,可,她没走几步,就被闻声而来的太监侍卫团团为了起来。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龙鳞殿内行凶,来人啊!将这贱|人给我拿下!”怒视着末月,龙鳞殿侍卫头子厉声下令道。

    然而,侍卫们还未来的及上前,末月却已先他们一步的动起手来。剑起剑落,只是眨眼间,前一刻还将她团团围住的侍卫太监们便已纷纷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顺着他们的伤口如泉水般的不停的从他们身上流出。一点点的染红了那片洁白的雪地。

    眼前的一切顿时吓傻了侍卫头子,然而就在末月即将向他靠近的时候,他却又猛的回过神,不顾一起的朝大殿内跑去。

    龙鳞大殿内,倪诺儿正一副温柔的教导着三个孩子学习孔孟之道。见侍卫头子莽撞的冲了进去大断了她,倪诺儿顿时板起脸来,不悦的冲侍卫头子训斥道。“没规矩了吗?进来也不知道通报一声。”

    然而此时的侍卫头子那还管的了那么多啊!冲上前就冲倪诺儿大叫道。“娘娘,娘娘快逃啊!有个疯女人,发疯似得杀了进来。”

    闻言,倪诺儿是猛的一惊。“你说什么?”同时间,若水月那充满杀意的容颜无声的浮现在倪诺儿的脑海之中。此时此刻,也只有她若水月会恨自己恨的入骨了。

    “娘娘,一个疯女人突然闯入龙鳞殿,她已经杀了很多人了,眼看就要杀进来了,娘娘,你赶紧带着皇子公主们逃吧!”侍卫又焦急的重复了一句。

    听侍卫头子这么一说,倪诺儿拥着三个孩子,就一脸焦急的想要带着孩子们逃出去。

    然而倪诺儿母子四人还未跑到大门,大殿的大门就本人用内力猛的震了开,随即只听见轰动一声,整个大门就直接倒塌了下来。

    突然的声响,惊的倪诺儿是急忙将三个孩子护在怀中,目光不安而又愤怒的朝对方望去。

    末月没有急着上前,而是满目杀意的站在原地,狠狠的盯着你倪诺儿。她手中的利刃上,鲜红刺眼的血珠正顺着剑刃一滴滴往下滴落。

    在看清对方不是若水月而是末月的瞬间,倪诺儿的眉头不由的一紧。怎么会是这个女人?若水月那?难道若水月并没有亲自前来,就只是派来了这个女人?

    下一刻,便见末月手握着利刃一步步的朝着倪诺儿逼近。就是这个女人,是她,是她害的水恒受尽折磨而死的。是她害得她痛失最爱的人的,而现在,她就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她爱的人惨死在她的眼前。

    思及此,末月身形猛的一闪,以加快的速度站在了倪诺儿和她的孩子面前。

    然而末月刚靠近倪诺儿,一把大刀就挡在了她的面前。“你想要伤害贵妃娘娘和皇子公主,就必须过我这关。”是刚那个惊慌逃进来的侍卫头子。

    视线微微一提,看着挡在自己和倪诺儿之前的侍卫头子,末月的眉头明显的一紧。“找死。。。”冰冷的话吐出的瞬间,末月手中的利刃迅速的划过了侍卫头子的脖子,随即手一反,劲道一重,侍卫头子的头颅就活生生的被末月给割了下来。

    “啊!啊!啊!”突然的画面惊的倪诺儿怀中的三个孩子顿时就哇哇的大叫起来。

    “别怕,别怕,母妃在这儿,皇儿们乖,不怕啊!”尽管自己也很害怕,可此时此刻倪诺儿也不得不压住自己心中的恐惧不停的对怀中的孩子们安慰道。

    冷冷的看了眼侍卫头子的头颅,末月的视线又缓缓的转移到了倪诺儿的身上。

    末月的目光让倪诺儿是一震惊恐。“你,你可别乱来,否则,否则我。。。”

    “你知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惨死在自己面前的那种痛吗?”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末月就阴深深的话语就大断了她。

    末月的话让倪诺儿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一时间将怀中的孩子护的更紧了。“你可别乱来,否则皇上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皇上?哼,有你们母子几人给我陪着,我死而足矣!”说着末月突然上前,却并没有对三个孩子们动手,而是迅速的点住了倪诺儿的穴道。顷刻间倪诺儿是动弹不得。

    此时的末月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一直跟在倪诺儿左右的琼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