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突然的动弹不得让倪诺儿顿时就慌了神。怎么办?现在该怎么?

    看着倪诺儿眼中的不安,末月一直面无半点神色的脸上突然露出邪恶的笑容。“你说,我是按着夏侯夜修杀若水恒的方式来折磨你的孩子们那?还是按着那个鹰型面具男杀害我若月楼的兄弟姐妹的方式来折磨你的孩子们那?我想你一定不知道当时我和主子在看着若水恒被残忍折磨时的痛苦吧?现在我也让你尝尝好不好?”

    末月的话让倪诺儿顿时是惊恐万分。“不,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求求你!”

    满是邪恶笑容的脸蛋突然凑近倪诺儿几分。“求我?哈哈,你倪诺儿居然还会求我?只是很抱歉,太迟了!我一定要让你为你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说着末月突然从倪诺儿的怀中拉出一个孩子。

    “母妃,母妃。。。哇哇!哇哇!”被末月拉出的孩子,顿时被吓的大哭起来。

    “龙儿,龙儿。。。末月,若你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我定要将你千刀万剐!”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夏侯龙落在了末月的手中,倪诺儿顿时急的是眼泪都流了出来,不顾一切的冲末月威胁道。

    没有看倪诺儿一眼,末月盯着手中的夏侯龙冷漠的冲倪诺儿开口道。“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等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孩子惨死后,我便会送你下去陪他们的。”

    “你,你敢。”怒吼的同时,倪诺儿就欲冲上去,可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的身子在此时却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盯着手中的夏侯龙,也许是因为主子说过,他们都是他冷訾君浩和倪诺儿的孽种的原因,恍惚间,末月居然还真的在这夏侯龙的身上看到了冷訾君浩的影子。冷訾君浩?这时末月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冷訾君浩面带鹰型面具在山间府宅大开杀戒时的画面。好姐妹们的惨死,若水恒被抓,被折磨致死,那一幕幕令人悲痛的过往在顷刻间刺激了末月的理智。

    眸光一暗,末月突然挥剑就狠狠的砍下了手中夏侯龙的一手臂。鲜红的血顿时就喷了出来。

    “不。。。龙儿,龙儿。。。”倪诺儿的眸孔在瞬间放大,心如掉进了无底洞般,不停急速下降。痛!无法言语的痛在啃噬着她的心脏。

    “啊!啊!”随即而来的是夏侯龙凄凉的惨叫,然而只是下一刻,夏侯龙就疼的晕死了过去。

    盯着倪诺儿眼底的悲痛,末月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怎么样?倪诺儿,这滋味不好受对吗?呵呵,呵呵,但是你真正的痛苦这才刚刚开始!”说罢,末月手中的剑,没有片刻的迟疑,又是狠狠几剑砍在那个夏侯龙的身上,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孩子在这一刻已被末月砍去了四肢,刺中穿了心脏。一动不动的躺在血泊之中。

    愣愣的盯着夏侯龙被砍的血肉模糊的小身体,倪诺儿两眼发红的是半天回过了神。孩子,她的孩子。。。

    他怀中的两个孩子夏侯麟,和夏侯淼更是被自己哥哥的惨死画面给吓的浑身发抖的朝倪诺儿的怀中挤去。

    “知道吗?这就是你叫去的那个鹰型面具男,残杀我好姐妹的月影的方式之一。怎么样?是不是很残忍那?但这却不是真正的残忍,真正的残忍我随后便会让你欣赏到的。”双眸殷红的盯着倪诺儿,末月笑的越发的邪恶起来。似乎直到此时此刻她都还记得月影倒下的瞬间,那眼中的痛和无怨无悔。

    闻言,倪诺儿是猛的从悲痛中回过神,怒视着末月,狠狠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他们都还只是孩子,你怎么可以,怎么能对他们下得了手?”

    眉头一挑,末月邪恶一笑。“孩子?哼!那是你倪诺儿的孩子,只要是你倪诺儿在乎的,别说是这么大的孩子,就算是个婴孩,我都照杀不误。你害的我痛失爱人,我也要你尝尝这滋味。要怪也只能怪他们投错了胎,做了你倪诺儿的孩子。”

    “你的爱人?你指的不会是????”不动声色的瞥了眼自己怀中受惊过度的两个孩子,倪诺儿迟疑了片刻后,一副疑惑的冲末月问道。现在想要保住这两个孩子,就只有争取拖延时间了。按时间琼花早该办完事回来了,可她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想必定是发现了龙鳞殿出事了,所以去搬救兵去了。

    “没错,就是若水恒,是你,是你害的他惨死的。所以今天我就要为她报仇!当然,你该庆幸,今天来的是我,若是我家主子,还有的苦给你们受的。”怒视着倪诺儿,末月阴冷的吼道。

    闻言,倪诺儿心中一紧,急忙狡辩道。“不是的,不是我做的,我冤枉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夏侯夜修吩咐我做的。真的不管我的事啊!”

    冷漠的脸突然凑近倪诺儿。“你真的认为,直到此时此刻才说这些真的有用吗?还是说,你这是想要拖延时间?等人搬来救兵?”很明显,末月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末月的话让倪诺儿的心是猛然一紧。可恶,居然被这女人给看穿了。

    “还有两个孩子,倪诺儿,你说我现在又该先杀哪一个那?是杀你的宝贝儿子好那?还是你这宝贝女儿?”双眸如冰的盯着紧挤在倪诺儿怀中的两个孩子,末月阴邪的笑了起来。

    闻言,倪诺儿心在顷刻间如被人撕裂般的痛,忍着泪水看着满是恐惧害怕挤在自己怀中的孩子。天!要怎么办?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抱住孩子们的性命。她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她真的不能再失去他们了。

    这是末月的视线突然落在了倪诺儿的小女儿夏侯淼的身上。“已杀了你一个儿子,现在就轮到你这个女儿了!”说着末月有猛的将夏侯淼给拉了出来。

    “末月,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你要杀就杀我吧!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啊!末月求求你,放过他们吧!”看着末月手中的孩子,倪诺儿是惊恐万分,急忙冲末月苦苦哀求道。这一刻,她只想替自己的孩子们承受一切的痛苦,哪怕是死,她都无怨无悔。

    看着眼前这如精灵般的小女孩却被吓的慑慑发抖的摸样,末月却早已没有任何的不忍和同情了。“倪诺儿,一切都太迟了!”说着末月目光一冷,手中的利刃又挥舞起来。

    不同于夏侯龙,末月并没有砍去夏侯淼的四肢,更没有杀了她,只是在她那原本可爱的脸上画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一时间鲜红的血染红了夏侯淼的整张小脸。

    “啊,啊,疼。。。”随即而来的又是夏侯淼惨痛的叫声。

    “淼儿。。。”听着自己女儿的惨叫,倪诺儿只觉自己的心痛的几乎快要停止跳动了。怎么可以,这恶毒的女人,她怎么可以如此的对待一个孩子?

    看着倪诺儿痛不欲生的脸,末月心中是说不出的痛快。“倪诺儿很痛对吗?可你的痛远远不足我的万分之一!”她所有的幸福,都是因为倪诺儿这个女人,被瞬间瓦解,被。。。脑海中是和若水恒曾经的点点滴滴,那么的幸福。可只是眨眼睛,便又回到了若水恒被折磨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画面,最终居然还被人残忍的拿去喂了狗。她深爱的人,居然就这么消失了,永远都消失在了这个世间。

    一时间,那种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感觉吞噬掉了她所有的理智。手中的利刃无情的划破夏侯淼细嫩的胸膛,刺穿了她的心脏。

    “不。。。啊!啊!啊!!!”在夏侯淼倒下的瞬间,倪诺儿顿时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一时间不光整个龙鳞殿,似乎整个皇宫都在回响着她的惨叫。

    “哈哈,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啊!”倪诺儿此时的惨叫传入末月耳朵里,无疑是世间最美的乐曲。

    然而只是下一刻,末月便急忙收起了笑,双眸满是嗜血的杀意盯着倪诺儿怀中最后的孩子,夏侯麟。“倪诺儿,你放心,你最后这个孩子,我不会让他这么快就死的,我会陪他好好的玩的。”

    泪水止不住的划过倪诺儿美妙的脸蛋。盯着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你倪诺儿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为什么让天要如此的折磨她。

    就在倪诺儿绝望的时候,末月突然又一次的上前猛的将夏侯麟从倪诺儿的怀中硬是给拉了出来。

    盯着自己剑下的夏侯麟,末月又冲倪诺儿开口道。“你说我是将他的心掏出来那?还是废了他,让他变成太监?”

    “不,不,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闻言,倪诺儿的心跳在瞬间停止,绝望的盯着末月不停的摇着头。

    “我看就先将他变成太监好了!”不理会的倪诺儿的哀求,末月一副若有所思的同时,又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利刃。

    “不。。。”就在剑刃下落的瞬间,倪诺儿终于无法承受的大叫一声后,整个人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就在末月的剑即将碰到夏侯麟的瞬间,一只飞镖突然冲门外射了进来,直直的刺进了她紧握利剑的手。她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她剑下的夏侯麟就被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抱了开。于此同时另一个身影急速上前抱住了即将倒地的倪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