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突然的状况让末月是猛的一震,随即转过头,满目杀意的怒视着对方。

    在看到那张银色鹰型面具和那两张黑鹰面具的瞬间,末月的心不由的一紧,眉头顿时也紧紧的邹了起来。是他,冷訾君浩!这么一来另外两人便是海龙和江龙了!

    紧搂着倪诺儿,盯着夏侯龙和夏侯淼被血染红尸体,冷訾君浩的漆黑的双眸在瞬间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寒冰。孩子,他的孩子。。。

    尽管晕了过去,可泪水却没有停止过的从倪诺儿眼中划过,重重的打在冷訾君浩的手背上。看着怀中的女人,又看了看自己惨死孩子们的尸首,冷訾君浩从未感觉如此的恨过。他的女人,他的孩子们,都被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给害的。。。

    “抓住她,我要让这个女人给我的孩子们陪葬!”怒视着末月,冷訾君浩真恨不得是咬牙切齿。这一刻他真恨不得冲上前,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啃她的骨。

    “是。。。”海龙和江龙头微微一点,拔剑就朝末月杀了上去。

    见状,末月眸光一沉,也不顾一切的迎了上去。虽然深知自己不是冷訾君浩的对手,可若能伤到他,她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

    鸾凤殿

    此时的若水月早已醒来,面对一桌的佳肴,若水月却没有丝毫的胃口,脑海中全是昨晚冷訾君浩和倪诺儿的对话。她恨,她恼,更痛。。。冷訾君浩赋予的一切,她绝对不会罢休的。可她也深知在孩子未身下来之前,她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主子,不好了!”就在这时上月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闻言,若水月微微抬了抬头,一脸漠然的冲上月开口道。“不好了?现在还有什么比昨晚那残酷的真相还更坏的?”是的,对她来说,昨晚所知的真相才是真正的坏事。

    狠狠的喘了几口大气后,上月才焦急的开口道。“就,就在半个时辰前,夏侯夜修已残忍的折磨死了,死了。。。”看着若水月那苍白的脸色,上月突然有些不敢将事实告知若水月了。毕竟这接二连三的打击,她真的害怕主子承受不了。

    虽然上月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却似乎已猜到了什么,拿着筷子的手已不受控制点的颤抖起来。“说,给,给我说下去。。。”忍着自己颤抖的心,若水月咬了咬咬冲上月命令道。

    迟疑了片刻,虽然担忧,但上月还是悲痛的开口道。“半个时辰前,夏侯夜修已残忍折磨死了,折磨死了少爷。。。”

    哐当。。。上月话落的同时,若水月手中的筷子在失去支撑的情况下,顿时掉了下去。“死了,他死了。。。”泪水蔓延过眼眶,止不住的划过她绝世倾城的轮廓。

    “主子,我知道此事对你的打击很大,可不管怎么说你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别太难过了!”虽然是在安慰若水月,可此时的上月脸上也早已挂满了泪珠。水恒少爷对主子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她怎会不知。在主子的心中,水恒少爷不光是她弟弟,更是她唯一的亲人,同样也是她心灵唯一的寄托,可现在。。。

    紧握着拳头,若水月自责的流着眼泪。“我真是没用,最终还是没能保护他的性命,我。。。”

    “主子这事不能怪你,要怪就只能怪倪诺儿那个贱,人,和冷訾君浩那个奸夫。主子,就算不为你自己,你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别太难过了啊!”似乎跟着主子这么多年,这还是上月第一次见主子哭的如此的伤心,如此的难过。主子现在的心,一定很痛很痛吧!

    “那,那恒儿现在的尸首吗?”救能不了他的人,那就算是他的尸首,她也一定要夺回来。

    一听到若水月问起若水恒的尸首,上月的脸色是更加难看。“少爷,少爷和夫人的尸首,被,被夏侯夜修令人拿去,拿去。。。”喂狗两个字,这一刻上月真的没有勇气再说出来了。

    “说。事已至此,还有什么事,是我无法承受的?”深知上月的性格,若非怕她难过,她绝对不会如此吞吞吐吐的。

    双眼一闭,上月声音颤抖的开口道。“少爷,少爷和夫人的尸首,被被夏侯夜修令人拿去喂了狗。”

    “你说什么?”顷刻间,若水月满是泪水的眼睛睁的几乎都快给凸了出来。“你,你给我再说一遍,他们的尸首究竟怎么了?”

    “主子。。。他们的尸首被夏侯夜修令人拿去喂了狗!”视线一转,上月声音哽咽的又重复了一遍。

    上月话落的同时,若水月就受不住如此打击的险些晕了过去。好还上月急忙扶住了她。“主子,主子,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到啊!若连你都倒了,你可要我们该怎么办啊!”

    “喂狗,喂狗?他不但残忍折磨死了我的至亲,居然,居然还拿他们的尸首去喂狗?夏侯夜修,你好啊!你真的好啊!”这一刻,痛不欲生的感觉几乎将若水月给彻底的击垮下去。爹爹娘亲以及若家一百来口的尸骨还被埋在大门口任人践踏,而现在恒儿的又被,又被拿去喂了狗。天!我若水月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孽也,为什么要如此的对待我?

    “主子,主子不好了。。。”若水月还未从失去若水恒的悲痛中回过神来,初月又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你怎么又来了?行了,少爷的事主子已经知道了!”看着一副冲忙跑来的初月,上月不满的责怪道。

    闻言初月先是一愣,随即忙着摇头道。“不是的,不是少爷的事,而是末月。。。”

    上月眉头一紧。“末月?末月现在一定也很痛苦吧!毕竟水恒少爷和她。。。”

    “不是的,刚在龙鳞殿的探子来报,说末月因为承受不了失去少爷的痛苦,发疯似得冲去了龙鳞殿,还在龙鳞殿大开杀戒起来。不但杀死了多名侍卫太监宫女,甚至还残杀了倪诺儿和冷訾君浩的两名孽种,扬言要杀了倪诺儿他们为少爷报仇那!”上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初月冲忙的给打断了。

    “你说什么?末月她???”闻言,若水月是猛的冲悲痛中回过神,不敢相信的冲初月问道。

    “是啊!一大早我就不见她人影,所以不放心,四处找她,可找了大半个皇宫也没找到她的踪迹,还是刚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前来禀报的探子,这才知道她承受不了失去水恒少爷的打击,去龙鳞殿为水恒少爷他们报仇去了。”一说到此事,初月是说不出的担忧。

    “这丫头,她怎么能如此沉不住气那?她现在这个时候出手,不是在给主子添乱吗?”上月紧蹙这着眉头不悦的指责道。

    “不,此事也不能怪她,怪我,若我不瞻前顾后的对倪诺儿迟迟没有动手,恒儿和姑姑也不会被抓,更不会。。。”想到他们现在被拿去喂了狗,若水月是说不出的自责。

    “主子,你别这样,谁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啊!”见若水月又是这副样子,上月不安的安慰道。

    这时,若水月美妙的眸子逐渐染上一抹嗜血的杀意。“也许,末月做的对,现在真的该是我们报复折磨她倪诺儿的时候了。”

    “主子,难不成你想要???”

    “没错,也许只有她死,才是最好的结局。”此时若水月的眼中已不再见丝毫的悲痛,全被无尽的杀意给代替了。什么无辜,什么不忍,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从现在起,我若水月绝对不会再有丝毫的妇人之仁。有了除了恶毒,就是杀戮。

    就在这时,一个星使突然走了进来,俯身在初月耳边说了几句。随即便见初月是脸色大变。“什么?怎么会这样?”

    “究竟出了什么?”见状,上月疑惑的问道。

    回过头,看着若水月和上月,初月焦急的说。“主子,不好了,刚龙鳞殿的探子又来禀报,说冷訾君浩和江龙海龙已去了龙鳞殿,还和末月打了起来。而且冷訾君浩已下令要让末月给他的两个孩子陪葬。”

    闻言,若水月已来不及多问,起身就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朝龙鳞殿的方向飞跃而去。末月杀了他们的孩子,以冷訾君浩的个性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末月的。若不去救末月,不用想也知道,她的下场将会比恒儿更加凄惨。而且末月肚子里还怀有孩子,若末月真出什么事,别说她若水月会再次痛失一个好下属,好姐妹,就连她若氏一脉也真的会断子绝孙的。所以无论说什么,她都绝对不能让末月出事。事情已走到这一步,她不想对不起自己的,更不想对不起恒儿。

    见状,上月和初月带着几名星使也赶紧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