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龙鳞殿,一片银色的世界中,漫天飞舞着血色的梅花。雪地上,是一幅幅被鲜红的血液染红的画卷。若非地上还躺着那一具具尸首,世人都会错以为那只是被风打落在地的一朵朵妖艳的寒梅花瓣吧!

    还未进入龙鳞殿院门,若水月就清晰的在空气中闻到了幽香寒梅和血腥混合的气味。她一定杀了很多人吧!否则这血的味道不会如此的浓郁,浓郁的几乎快要覆盖住了那寒梅的幽香。但愿冷訾君浩那个贱男人还没亲自动手,否则以末月的武功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思及此,若水月双腿反复一蹬,再次加快了速度。

    眨眼间,若水月已到达了龙鳞殿,然而还未下落,若水月便已被院中的画面给震住了。

    末月似乎被点住了穴道,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此时她粉色的长裙上染满了刺眼的血。而她的双臂更是已被他们狠心的给砍了,她那张经过若水月将近半年的时间,才医治的可人的脸蛋,此时被他们刺破的是血肉模糊。

    她的面对站着满目暴戾杀气的冷訾君浩。其后是两名戴着黑鹰面具的男人,和被琼花搀扶着,满脸泪水悲愤的倪诺儿。

    “你不是想要为你的男人报仇吗?好,我现在就要你尝尝你男人所受的那生不如死的痛!”怒视着末月,冷訾君浩咬牙切齿的说着。同时再次举起了他手中那还滴着血的利剑。

    见状,若水月来不及思考,挥出衣袖中一根红绫就凶猛的朝冷訾君浩攻击而去。

    此时的冷訾君浩太过悲愤,根本没有注意到身旁那突然急速飞去的红绫。就在他的利剑再次靠近末月的瞬间,就被若水月的红绫给狠狠的打飞在地。

    突然的状况让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看着红绫不用回头,他便清楚,是她若水月来了。

    “你的对手不该是她,而是我。。。”如天仙般缓缓而下,若水月如泉水般轻盈的声音中却透着地狱般的阴冷。

    闻声,海龙江龙及其倪诺儿四人是纷纷回头,朝若水月望去。

    在看到若水月那张自己恨的入骨的容颜的瞬间,倪诺儿顿时便失控的推开琼花,发疯似的朝若水月跑了过去。“若水月你这个贱,人,是你,是你让她残杀了我的孩子们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为我的孩子们报仇。”

    目光冷漠的撇了眼被倪诺儿他们安放在殿门口的两具残缺的小尸体,若水月没有否认的阴邪笑道。“没错,是我,就是我命她残杀你的孩子们的。只是看这情况她似乎并没有完成我交代给她的任务,居然只杀了你们两个孽种,不过没关系,这最后一个孽种就交给我自己亲手解决吧!比起她的手段,我会更让你们痛不欲生的。”是的,现在无论老弱妇孺,只要是她倪诺儿还有冷訾君浩在乎的人,她若水月都绝对不会再手软了。因为手软的下场,只会让她自己伤的更深。

    “啊!贱,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闻言,倪诺儿更是疯狂的朝若水月扑了上去。

    面对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倪诺儿,若水月却并没有躲闪,反而是一副期待的等着她亲自送上门来。

    然而就在倪诺儿即将扑上若水月的时候就被戴着面具的冷訾君浩给突然拉了回去。“你这是想要去找死吗?”冲倪诺儿责怪了一句,他就如同拧小鸡似得将倪诺儿推到了海龙和江龙身边,并吩咐道。“将她给我看住了。。。”

    “放开我,我要杀了若水月这个贱,人,为我的孩子们报仇。”此时倪诺儿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亲手杀了眼前那个女人。虽然不是她亲自动的手,但倪诺儿相信,若非有她下令,就末月那么一个小小的丫鬟,她哪儿来那么大的胆子对她下手。就算她真是为了心爱之人,可难道她就真的不怕死吗?所以这真正害死她孩子儿们就一定是她若水月。

    虽然是在责怪,可若水月怎么看不出,那是他冷訾君浩对她倪诺儿浓浓的关心。只是他的这份关心在她若水月的眼中是如此的刺眼。

    对于冷訾君浩,现在若水月还不敢流露出太多神色,只是极度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后,若水月的视线又落在了倪诺儿那张痛不欲生的脸上,邪魅的笑道。“怎么样?倪诺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乎,最爱的人惨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很痛吧?有没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贱,人,我要杀了你,放开我,你们放开我!”闻言,倪诺儿更是怒不可遏,挣扎着就摆脱江龙和海龙的禁锢。

    “杀我?就凭你?还是凭你这个奸夫?或者他的两个属下?哼。。。”冷哼一声,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写满了不屑。想杀她?他们可还没有那个本事那!

    看着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冷訾君浩迟迟不敢开口。他怕一开口,就会从她的口中得到他想要亲手宰了她的回答。而动手,他更是不敢,她肚子里现在还怀有他的孩子,他怕一动起手来,会伤到她,伤到她们的孩子。可是现在,她的人残忍的杀害了他的两个孩子,还几乎快要逼疯了他的女人,这恨这怨,又要他如何咽下???

    视线再次落在了冷訾君浩那漆黑的眼中,他的挣扎,他的痛,他的恨,她亦看在眼中。只是这些再也不会让她感到丝毫的难过,和不忍,有了除了痛快还是痛快。

    看了眼自家主子,又看了眼他对面的若水月,江龙和海龙是对视一眼后,皆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事情为什么会演变到现在这种地步?明明主子都已下定决心要对若水月绝情了的,为什么偏偏又在这个时候让若水月怀上了主子的孩子。害的主子好不容易才放下的心再次动摇起来。真是孽缘啊!

    一番挣扎后,冷訾君浩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冷声开口冲若水月质问道。“这女人果真是你派来的?”

    这一刻若水月明显的感觉到今日的冷訾君浩和往日的他不同。往日他一旦戴上这鹰型面具,对她若水月都是有多绝情残忍就有多绝情残忍。而现在???是因为现在她肚子里怀有孩子的缘故吗?难道他就真的如此的确信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还真是讽刺啊!就是因为孩子,他居然。。。

    收尽思绪,若水月眉头一扬,绝世倾城的脸上突然勾勒出妖娆而又邪魅的笑容。“没错,难道你忘了吗?我曾经说过,只要你或者是她倪诺儿在乎爱的无论是人还是物,甚至是权,我都不会放过,我要利用那些,让你们痛不欲生。后悔对我及其我在乎的人做过的不可原谅的罪行!”她倪诺儿在乎的是她的孩子,夏侯夜修的爱,以及这南拓的皇后宝座。这些她都将近快要到手了。至于他冷訾君浩所在乎的霸业,总有一天她若水月一样会亲自夺走,甚至与他的性命。

    看着此时的若水月,冷訾君浩的心不由的一疼。可漆黑的眸子还是冷漠的盯着她,阴冷的说。“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闻言,若水月是一声冷笑。“不让你们痛不欲生,不杀了你们我才会后悔。可是你们让我痛失唯一的至亲,不用你们的鲜血祭奠他的亡灵,九泉之下的他又怎么会安息?”是的,只有用他们的鲜血才能洗净她的至亲们的冤屈,无论是恒儿还是老爹娘亲他们。因为可是他冷訾君浩和她倪诺儿亲手毁了她的家庭,更毁了她的。

    “主子。。。”就在这时,上月和末月她们才跟了过来。

    没有回头,若水月只是冷冷的吩咐道。“去,看看末月她怎么样了?”

    “是。。。”应了声,上月和初月就急忙朝末月跑了过去。

    然而两人离末月还有两米的距离就被冷訾君浩给突然拦了下来。“今日你们想要救她,门儿都没有。”她话已说到这个地步了,那可就别怪他真的狠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