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闻言,若水月眉头一扬,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上月她们,冷笑道。“是吗?那可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已至此,冷訾君浩已经无话可说,两人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多说无益,不然只显赘余。

    顷刻间,若水月的身体突然爆发出绚烂的光芒,宛若火凤一般腾跃而起,随即数十条红绫如同巨蟒一般,凶猛的朝冷訾君浩攻击而去。

    见状,冷訾君浩眉头一皱,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躲过若水月黄绫攻击的同时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光幕斩断了一条条凶猛而来的红绫,化解了杀身之噩。而后长剑挥洒,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仿佛要吞噬掉世间的一切。

    凌厉的剑气逼得若水月不得不往后退去。如此凌厉的剑气,若水月还第一次所见,而且这似乎也是他冷訾君浩第一次对她用剑气,可想而知,现在的他究竟有多么的恨自己啊!

    然而就在若水月后退的同时,又是一道更加凌厉的剑气朝若水月凶猛逼去。

    见状,若水月不禁眉头一紧,再次向后退去。一直以来她都从不敢轻易用内力催动剑气,怕自己的理智会受到幻影魔功的影响,最后反被魔功给吞噬,可现在。。。若不能救下末月及其她腹中的胎儿,那自己可怎么对得起恒儿,怎么对得起若家的列祖列宗?

    思及此,若水月眸光一沉,双拳紧握,内力猛的一震,数十条蓝凌突然如凶猛的山洪一般,不顾一切的朝冷訾君浩攻击而去。其中隐约似乎还藏着数十把偷着寒光的剑刃,剑尖喷涌而出的凌厉剑气,仿佛刺破了虚空,阵阵刺耳的剑鸣声也直奔冷訾君浩而去。

    声未至,一道银光却率先击向冷訾君浩。银光无声无息,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气流,犹如长虹贯日,迅猛急速。

    冷訾君浩眸光一沉,身形急退,同时提起内力挥动长剑,一道墨色的刀芒与银光猛然相撞,顿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墨银相交的光芒。只是这道银光却有些出乎冷訾君浩的意料,银光不仅仅是剑气所化,更有着掩人耳目的奇效,而真正的杀招却隐藏的极深。他大战无数,经验更是无比的丰富,早已料到。

    果然,银光还未散去,一道无形的音波合同剑刃蓝凌转眼即到。来不及思考,冷訾君浩瞬间纵身而起,顷刻间,所有的剑刃及其蓝凌都重重的击在了龙鳞正殿的墙上,只听见轰隆一声,整个龙鳞殿在顷刻间倒塌下去。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际,冷訾君浩在这一刻,竟然感受到灵魂深处传来一种悸动,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太小看她了,她真正的内力居然如此的深不可测。回想她刚才的出手他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她若水月是真的想要要了他的命。

    其余几人看着那轰然倒塌的龙鳞殿更是在顷刻间是目瞪口呆。就连一直跟随在若水月身边的上月初月她们都也是一脸的惊愕不已。一直以来她们都只知道自家主子武功高强,可却从不知道她的内力更是如此的深不可测,居然只是在顷刻间,就毁掉了如此浩大的宫殿。这要是换成了人,那还得了?

    “麟儿,我的麟儿。。。”就在这时,原本愣愣的盯着倒塌的宫殿的倪诺儿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发疯似得挣扎着大家起来。

    闻言,冷訾君浩是猛然一震,身体在顷刻间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麟儿,他的麟儿,他唯一的儿子还和他的奶娘在宫殿里,现在这宫殿被若水月给毁了,那他的儿子。。。

    注意到了冷訾君浩的反应,江龙和海龙立刻也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松开倪诺儿。担忧的冲冷訾君浩唤了声。“主子。。。”

    再次抬起头,冷訾君浩的冰冷的眸中,在顷刻间被染上了嗜血的殷红。“发型号,命飞龙部队给我立刻赶来,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要立刻给我将这些废石给我移开。”说着话的时候,冷訾君浩的声音都在明显的颤抖着。

    “可是主子,这里可是。。。”闻言,海龙微动,只是一脸顾虑的开口道。这里可是夏侯夜修的皇宫啊!若出动飞龙部队,定会惊动夏侯夜修的,倒是可真就大事不妙了啊!

    “没有什么可是,快,照我的命令办!”海龙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冷訾君浩的一声咆哮给打断了。现在冷訾君浩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不一切代价都要救他唯一的儿子。

    “是,属下遵命!”无奈的看了眼冷訾君浩,海龙还的照他的吩咐办事。

    倪诺儿发疯似得在废墟中不停的挖刨着,流着泪,嘴里还颤抖的哭喊着。“麟儿,麟儿不要怕,母妃这就来救你,麟儿,你可以支撑住啊!麟儿,麟儿。。。”此时倪诺儿的芊芊玉手早已被碎石木屑划的是血肉模糊了,可她却依旧不停的在废墟中挖刨着。似乎没有看见尸首,她便决不罢休。

    看着倪诺儿那张血肉模糊的手,冷訾君浩的心是说不出的疼。他的孩子,他的女人,居然被她若水月折磨的如此的凄惨。这恨这怒几乎险些将他给吞噬掉。

    “主子,你别担心,二皇子一定,一定会没事的。”安慰的同时,琼花也赶紧上前帮这倪诺儿挖刨着。

    此时此刻,不用问,若水月便已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看样子现在她倪诺儿和冷訾君浩唯一的孽种就被埋在这片废墟之中。若是在上一世,看着如此感人的画面,她定会感动的痛哭流泪的。只可惜,上一世的她早在经过黄泉地狱的血炼时,死了。而现在的她,面对此时的画面,不但不会再有丝毫的感动,和内疚,反而有着前所未有的痛快。尽管这样的痛快依旧无法代替她失去若水恒的痛。

    这时若水月眸光一闪视线突然落在了末月的身上。看末月的状况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眉头一紧,若水月突然不动声色的冲上月和初月使了个眼色,示意让她们见机行事救人。而她则一副痛快的冲冷訾君浩她们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啊!尽管这三个孽种的死,依旧无法抹去我对你们的恨,但看着你们如此痛不欲生的样子,真是的大快人心啊!”

    “你。。。贱,人,我这就让你下去给我的孩子们陪葬。”若水月的这番话,在瞬间是彻底的激怒了冷訾君浩,残忍的杀意已在瞬间将他吞噬。

    此时的冷訾君浩如同从炼狱爬出来的一般,满身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手中寒剑突然迎风挥出,顷刻间一道乌黑的寒光直取若水月咽喉。剑还未到,森寒的剑气已刺碎了寒风!

    见状,若水月目光犀利的瞥了眼上月。随即脚步一溜,后退了七尺,背脊已贴上了那颗依旧不停飘落着血色梅花的树干。

    顷刻间冷訾君浩手中的寒剑已随着变招,笔直刺出。剑气在瞬间分散,如数十条黑色巨龙一般,朝若水月凶猛的杀来。

    突然的状况让若水月心不由的一紧,来不及思考,若水月再次提起内力,想借着自己强大的内力将剑气震开。然而若水月刚聚集起内力,想要爆发的时候,小腹间猛然一阵巨疼。顿时刚聚集起来的内力,在瞬间涣散。一时间若水月是退无可退,无奈之下,若水月只能忍着痛,沿着树干滑了上去。

    然而尽管如此,冷訾君浩却依旧没有要罢休的意思。只见他突然长啸一声,冲天飞起,寒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似乎他的人与剑已合而为一了。

    逼人的剑气,摧得枝头的血色寒梅都飘飘落下。这景象凄绝!亦艳绝!

    无奈之下,若水月忍着痛双臂一振,已掠过了剑气飞虹,随着红叶飘落。

    就在这时,借着冷訾君浩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若水月身上的时候,上月和初月对视了眼,便同时以极快的速度朝末月奔去。

    然而两人刚靠近末月,原本那所有注意力都在若水月身上的冷訾君浩是猛的转过身,挥剑就朝上月和初月攻击而去。面对如此凌厉的剑气,上月和初月不得不往后退去,可尽管如此,初月还是不慎被剑气所伤,顿时口喷鲜血倒在了地上。

    “初月,初月。。。”突然的状况,吓的若水月的心顿时被提到了喉咙。

    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初月,忍着疼有些虚弱的冲若水月开口道。“主子,你放心,我,我没事!”

    可尽管如此,若水月仍然不放心,不顾被冷訾君浩剑气所伤的危险直接朝初月奔去。现在她是真的不能失去她们任何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