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然而若水月此时眼中假意伪装的认真,却真的唬住了冷訾君浩。只可惜,他却并没有如若水月意料的离开,而是突然发怒的再次高举起了手中的利剑。“是吗?不过我更希望黄泉路上有你陪伴。”怒吼一声,冷訾君浩两眼通红的就直接朝若水月的脑袋斩了上去。既然这恶毒的女人想要他死,那他就要她先一步下黄泉去。

    面对突然斩来的剑,若水月是猛然一惊,想要躲开似乎已来不及了。

    然而就在若水月有些惊恐的时候,一个强壮的臂膀突然将她拥入怀中,而另一只手上的剑,已无可畏惧的迎了上去。

    在被夏侯夜修拥入怀中的瞬间,若水月还是第一次如此的感觉他的怀抱是这般的温暖,这般的给她安全感。只是,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到的那?真的只是刚到吗?

    火光电闪间,夏侯夜修内力猛的一震,瞬间冷訾君浩就被夏侯夜修给震了开。

    看着突然出现在若水月身边的夏侯夜修,冷訾君浩的眸光在瞬间暗了下去。夏侯夜修?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

    就在这时,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带着四大侍卫及大批的侍卫突然冲了进来。

    并没有理会佩戴面具的冷訾君浩,夏侯夜修只是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怀中受惊过度且一脸苍白的女人。“月儿?你怎么样?受伤了吗?”

    闻言,若水月怔了怔,是猛的回过神。“我,我没事。”应了声,静静的靠在夏侯夜修的怀中,若水月却突然冲冷訾君浩阴邪一笑,似乎在说,黄泉路上她就不陪了,他一路好走。

    看着若水月脸上那阴邪的笑,冷訾君浩是气的牙痒痒。要不是夏侯夜修护着她,他真的想活劈了她。可现在的状况。。。他还真不想同夏侯夜修交手。

    思及此,冷訾君浩冲一侧满目担忧的海龙和江龙使了眼色,示意让他们撤。随即提起内力就欲离开,可一提内力他才发现,此时的他根本就提不起内力了。惊愕中,他才想起,自己刚因为若水月那个贱,人而中了毒。而现在?难道真的是毒发了?

    顷刻间,冷訾君浩再看向若水月的双眸中写满了恨。

    然而此时的若水月那还管的了他,现在她满脑子都在盘算着等会儿该怎么向夏侯夜修解释她会出现在龙鳞殿的原因。毕竟夏侯夜修可是清楚的很她和倪诺儿不但不合,反而都恨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从若水月的脸上收回视线,夏侯夜修一脸冷然的朝四周望去。在看到那满地鲜血,和残忍被杀害尸首时,他那如太阳神阿波罗般俊美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反倒是在看到那已成废墟的龙鳞殿时,他却有些惊愕的蹙起了眉头。这究竟是谁干的?

    下一刻,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发疯似得不顾一切在废墟中挖刨的画面逐渐进入了他的视线。

    在看到倪诺儿的瞬间,夏侯夜修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惊愕。倪诺儿?她怎么这副模样?她在那堆废墟中挖什么那?居然如此的不要命?

    见夏侯夜修的视线落在了这边,琼花突然激动的冲倪诺儿喊道。“主子,主子,皇上来了。”

    然而此时倪诺儿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依旧发疯似得在废墟中挖刨着。

    见状,琼花一愣,随即急忙拦下她,指着夏侯夜修冲倪诺儿喊道。“主子,皇上来了,皇上一定会有办法救二皇子的。”

    闻言,倪诺儿猛的一怔,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下一刻便急忙朝夏侯夜修冲了过来。“皇上,皇上,快,快救救麟儿,救救麟儿啊!”话说的同时,倪诺儿满脸泪水激动的抓着夏侯夜修的另一只手,不停的摇晃着。

    一时间倪诺儿几乎血肉模糊的手指,在夏侯夜修华丽的衣袖上印上一朵朵血色的花。

    看着她血肉模糊的手指,和自己衣袖上的血印,夏侯夜修有些厌恶的收回自己的手,冷冷的问道。“麟儿究竟怎么了?”

    夏侯夜修眼中的厌恶和他的冷漠让倪诺儿的心事猛然一疼,可此时却不是她该感慨的时候,只见她焦急的冲夏侯夜修哭诉道。“麟儿,麟儿他被压在那废墟下了,皇上,快,你快命人去救他啊!”

    “你说什么?”闻言,夏侯夜修是明显的一震,来不及多想转过身就冲身后的侍卫命令道。“快!救人。。。”

    “是。。。”一阵响亮的回答后,众侍卫就纷纷朝废墟冲了过去。

    只是怨恨的朝若水月看了眼,倪诺儿便冲忙的随侍卫们跑了过去。若水月,这丧子之痛,我倪诺儿一定会还给你的。

    倪诺儿转身时的那个眼神,若水月是一目了然,只是她绝对不会再给她这样的机会了。因为她死定了!

    从废墟中收回视线,夏侯夜修的视线终于落在了冷訾君浩脸上的那张鹰型面具上。奇怪?都这种情况了,他居然没有逃走,却只是先让自己的手下离开,他这究竟是演的哪一出?

    见夏侯夜修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冷訾君浩面具下的眉头是紧紧的蹙了起来。该死的,现在可该如何是好啊?这种情况下,若他夏侯夜修一出手,自己岂不是必死无疑?

    冷訾君浩这个时候为什么还会留在这儿,若水月是清楚的很。之前她已给过他机会让他走了,可他不但没有走,反而想要用他唯一的一次机会来杀她。而现在他想走,抱歉,真的太迟了。

    这毒就是这样,在中毒一盏茶的时间后,只有一次用内力的机会,一旦失去该机会,那中毒者的内力便会被毒给覆盖,不但休想再提起内力,反而会加快了第一轮毒发的时间。毒发时,中毒者不但浑身奇痒无比,身体更会忽冷忽热,忽冷时,身体内会如同有千万只蜜蜂在不停的叮咬,而忽热时,身体内却又如同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不停的撕咬。并且每隔四个时辰便会毒发一次,而毒发一次几乎都要持续一二个时辰才会结束。所以这毒虽然不会要人命,却偏偏会让人生不如死。也就是说,他冷訾君浩的好日子真的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