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眼前这佩戴面具的男人,夏侯夜修却并没有去询问他的身份,只是冷笑一声后,意有所指的朝夏侯云杰看了眼。

    接到夏侯夜修的指示,夏侯云杰面色漠然的击掌三次。随即便见数十名侍卫纷纷提着两个大包袱走了进来。

    看着侍卫们提着的大包袱,冷訾君浩眉头不由的一紧,有种不祥的感觉瞬间涌上了心头。

    夏侯夜修漆黑的双眸紧锁在冷訾君浩的眸中,英俊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阴邪的笑。“朕想这些东西,应该都是你的吧!”

    闻言,若水月不禁疑惑的抬起头,朝夏侯夜修看了眼,在看到他眼中的邪恶的时,若水月的心却不由的一颤。这男人的笑,好危险!还有这包袱中的究竟都是些什么?他为何会说这些东西都是冷訾君浩的?

    看了眼侍卫们手中的包袱,又看了眼夏侯夜修,冷訾君浩不语,但拳头已不由的紧握了起来。

    “朕想,朕应该还给你。”说罢,夏侯夜修只是冷冷的朝侍卫们看了眼,便见侍卫们纷纷松开包袱的捆绑,随即将手中的包袱一股脑的朝冷訾君浩扔了上去。

    虽然没了内力,但想要躲开这些包袱对冷訾君浩来说却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包袱是给躲开了,可在看到那些从包袱中散落出来东西时,冷訾君浩的双眸还是在瞬间一紧,面具下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

    不光冷訾君浩,就连若水月在看到那一颗颗散落的东西时,眉头也是不由的一紧。天!看样子自己和他夏侯夜修比起来还真的是小巫见大巫啊!

    因为包袱里装的不是别的,正是冷訾君浩之前命海龙招来的飞龙部队,全队人员上的头颅,不多不少正好五百颗。

    此时一颗颗染血的头颅正如同球一般,在洁白的雪地上滚动着。

    看着自己一向引以为豪的飞龙部队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已全军覆没,只剩下了头颅。冷訾君浩的心里是说不出的恨意,若不是此时没有了内力,他定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杀了夏侯夜修这残忍的恶魔,还有那将他害到如此地步的贱,人,若水月。

    在对上冷訾君浩眼中那阴冷而又浓郁的恨意时,若水月却忍不住的冲他微微勾勒出邪魅的笑。这种情况下他恨她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现在他可是想逃逃不了,想反击那更是在自寻死路。而他是死是活,都只是夏侯夜修一句话的事情。唯独有些麻烦的就只是,若夏侯夜修真的在这个时候杀了冷訾君浩,那当面具揭晓的时候,夏侯夜修肯定会疑惑,既然是冷訾君浩,那他又为何要杀她那?毕竟她可是他的‘亲妹妹’不是吗?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做兄长的会如此痛恨自己的‘妹妹’,还一定要杀了自己的她那?

    思及此,若水月脸上的笑容也在瞬间褪去。是,她是想他死,可却不是在这个时候,否则夏侯夜修终会怀疑到自己头上的,怀疑她和冷訾君浩的兄妹关系!当然,也有可能他对她早有怀疑,只是一直缺少真正的证据而已。

    “不管你是谁,但朕不得不承认,你很有胆识,居然敢在我夏侯夜修的皇宫里大开杀戒。”看着那遍地侍卫宫女太监的尸首,夏侯夜修突然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只是他极度平静的语气让人根本及无法揣摩这一刻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虽然那些宫女太监并非他冷訾君浩所杀,可事到如今他也清楚,无论他说什么都已是枉然。

    见对方不语,夏侯夜修又开口道。“但同时你也应该清楚,敢在我夏侯夜修的皇宫内大开杀戒的后果是什么,朕一定会。。。”

    “啊!啊!!!麟儿,麟儿。。。”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耳边就突然传来倪诺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闻声,一时间众人的视线都朝废墟那边望去。

    废墟旁的雪地上,倪诺儿抱着一动不动的夏侯麟是痛哭不已,而她身边,还躺在两个满身血迹,惨不忍睹的小尸体。

    看倪诺儿此时的痛苦不堪的神情,众人便已明白,夏侯麟已经死了。

    远远的看着痛哭的倪诺儿和她怀中一动不动的孩子,冷訾君浩只觉自己的心在慢慢的下沉,痛早已不足已表达他此时的感受了。麟儿,麟儿,他的儿子,他最后的孩子。

    下一刻,夏侯夜修紧搂着若水月的手,在顷刻间松了下去。满脸沉重,又不敢相信的朝倪诺儿走去。

    见状,若水月脸色顿时就暗了下去,有些不悦的盯着夏侯夜修。笨蛋,你在这儿难过什么,那可不是你夏侯夜修的儿子,而是她倪诺儿偷人来的孽种啊!

    随着夏侯夜修脸上的痛苦和愤怒加重,若水月的心却在瞬间不由的一紧。夏侯夜修早已认准了那三个是他的孩子,现在他们都已死了,那身为他们‘父亲’的他,看着自己的儿子女儿们死的如此凄惨,岂能不为自己的孩子报仇?至于这凶手,不用想,若水月便已明白,倪诺儿定会将矛头指向她的。虽然那三个孩子都不是她亲手所杀,可在她倪诺儿的心中,早已认定一切都是她所为。是她派来的末月,惨死了她一双儿女,更是她亲手用内力震毁了宫殿,活活的砸死了她最后的儿子。而且只要死咬她就是凶手,她倪诺儿不但能为她的孩子们报仇,更能借机除去她。

    “龙儿,和淼儿怎么?”看着倪诺儿一旁那两具血淋淋的小尸首,夏侯夜修的心顿时像是被人紧紧的拧了起来,无法接受的险些跌倒在地。好半晌才满脸悲愤的冲倪诺儿问道。

    闻言,倪诺儿是猛的从悲痛中回过神,两眼睁的老大的盯着若水月,指着她,极度怨恨的开口道。“是她,就是这个贱,人害死我们的儿女们的。”

    在倪诺儿的矛头指向若水月时,她的心是猛然一沉,美丽的双眸也在瞬间便的阴狠了几分。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的。

    夏侯夜修猛然一惊,有些不敢相信盯着若水月。“她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你残忍的杀害了朕的孩子们吗?”这一刻,夏侯夜修的声音明显的在颤抖。

    没有回答夏侯夜修的问题,若水月只是缓缓的转过头朝倪诺儿看去,她不怒,反而讽刺的笑了起来。“倪诺儿啊!倪诺儿!难道皇后之位在你心中就真的比给你的孩子们报仇还重要吗?居然为了借机除去我,不惜放过真正的凶手,反而诬陷我!”

    闻言,原本就满是悲痛的倪诺儿顿时大怒。“你,你这个阴邪恶毒的贱,人,你。。。”

    “够了!”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夏侯夜修突然厉声打断。再次看向若水月,夏侯夜修是一脸复杂而又深沉冲若水月质问道。“你说,究竟发生的什么事?你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儿?”此时夏侯夜修看若水月的目光明显的冷了几分。

    注意到夏侯夜修逐渐的冷漠,若水月心里是一阵忐忑,可面上她却又是一副受惊未定的摸样,缓缓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因为我一睁开眼就已经在龙鳞殿了,而且当时院子里便已是满地的尸首和血迹。因为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所以我害怕极了,想要逃出去,可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动弹不得,而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就在这时,我看见倪诺儿突然带着她的孩子们惊慌的冲了出来,而他们身后,紧跟着这个手持染血厉剑的男人。”说着若水月的突然指着冷訾君浩说道。

    闻言,冷訾君浩看若水月的目光再次暗了几分,心中的恨也在顷刻间越演越烈浓。若水月,看样子,这些年来我冷訾君浩都太小瞧你了。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目光极度冷冽的朝冷訾君浩看了眼。他?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是她和她的宫女末月杀了我们的孩子们的。”若水月的话刚落,耳边就再次响起倪诺儿的声音。

    “然后那?”没有理会倪诺儿的话,夏侯夜修又冷冷的问了一句。

    “然后,然后我看见这男人一剑砍断了夏侯龙的手臂。。。再然后我便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他们都死了,而我也可以动了,可以说话了。只是这男人突然又挥剑朝我杀了过来,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你就来了。”说到这儿的时候若水月还故作害怕的微微颤抖起来。现在这个时候,她也只能如此说了,怕说多了反而被人他看出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