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闻言,夏侯夜修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若水月后,又缓缓的将视线落在了倪诺儿的那悲愤的脸上。“朕问你,月儿所言可是真的?”

    夏侯夜修的话让若水月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他这是什么意思?明知道倪诺儿会否认她的话,他还问?他这是在告诉她,他对她的话深表怀疑吗?

    这时倪诺儿突然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怀中的孩子放在地上,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发丝的同时慢慢走上前。“皇上,臣妾此生可以不要什么荣华富贵,也可以不要皇后,贵妃之荣,甚至是皇上的爱,臣妾都可以不要。臣妾只要皇上你站在公平的角度上,为我们的皇儿主持公道。”这一刻倪诺儿没有半点发疯激动的摸样,此时的她是极度的平静。

    “好,朕答应你!”夏侯夜修想也未想便点头应道。

    “谢皇上龙恩!”闻言,倪诺儿突然跪在地上,对夏侯夜修行了个跪叩之礼。

    看着此时的倪诺儿,若水月的双眼在瞬间眯了起来。不知为何,她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朝三个孩子可怜的尸首望了眼,夏侯夜修摆了摆手。“好了!你先起来说话!”

    闻言,倪诺儿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次起身的她,这一刻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前所未有决绝之势。

    “主子。。。”看着此时的倪诺儿,上月突然不安的走到若水月的身边,低声担忧的唤了声。

    若水月没有开口,只回过头漠然的看了眼上月,示意她别担心,见机行事。最坏,最坏不过与一切都在今日揭开面纱。

    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的视线再次落在倪诺儿的脸上。“那现在该你告诉朕,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

    “是!”倪诺儿双眸通红的盯着若水月看了片刻后,才悲愤的开口道。“今儿,从御书房回来后,臣妾原本是在殿里教导孩子们学习孔孟之道,可突然,突然,晋书(指侍卫头子)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让臣妾带着孩子们赶紧逃,说,这个女人发疯似得在外面大开杀戒起来。”说着倪诺儿狠狠的指了指末月惨不忍睹的尸首。“闻言,臣妾来不及思考,带着孩子们就想先避一避。可我们娘四人还未迈出大门,这个女人就已杀了进来。为了保护我们,晋书死了!可尽管如此,这女人还是不肯罢休。点了臣妾的穴道,就将龙儿从臣妾怀中拖了出去,当着臣妾的面前,当着臣妾的面就活活的斩断了龙儿四肢。。。”一想到到时的画面,倪诺儿就觉的自己心痛的难以呼吸,声音也随之哽咽起来。

    看着倪诺儿眼中的痛苦,听着她的话,冷訾君浩紧蹙着眉头,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怕,他怕再这么下去,他真的会疯掉的。

    静静的听着倪诺儿的话,若水月是一脸的平静,只是眼中却多了一抹挣扎。虽然她很恨很恨倪诺儿,但她还是相信,她这一刻的话是真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夏侯夜修又开口道问道。“然后那?”

    “然后,然后臣妾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惨死在臣妾的面前。呵呵,作为一个母亲,臣妾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在臣妾的面前,臣妾居然无能为力。臣妾恨啊!恨臣妾自己没有本事,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的划过倪诺儿美妙的脸庞。顿了顿,倪诺儿又继续开口。“先是龙儿,借着是淼儿,眼看着她又要对臣妾的孩子动手了,臣妾没有本事,就是只能求她,求她能放过臣妾可怜的孩子。可她却残忍的笑着对臣妾说,她做不到,因为她只是听命行事,要怪就只能怪臣妾得罪了她的主子。”说着倪诺儿的视线是猛的落在了若水月的身上,那一刻她看她的目光似乎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闻言,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若水月的身上,似乎都在等着她的解释或反驳。

    然而面对众人的疑虑和倪诺儿满目怨恨的目光,若水月却依旧保持着平静,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是枉然,因为一切的决定权都在夏侯夜修的他的手里。只是,她坚信,她倪诺儿最后的话,绝对是假的。她真的太了解末月的个性了,她就算是死,都绝对不会往她身上染一点‘污秽’的。

    “听她那么说,臣妾又求她,求她给臣妾一次机会,臣妾会立刻登门向她主子负荆请罪的。只要她的主子能放过臣妾的孩子们,就算是要臣妾死,臣妾都心甘情愿。可这时她又说了,其实她真正要杀臣妾的孩子们,并非全是因为臣妾得罪了她家主子,真正的原因是孩子们的存在挡住了她家未来小主子的道路。只有臣妾的孩子们都死了,那她家小主子才能无后顾之忧的成为南拓国未来的储君,甚至是皇上。”

    “你胡说,我家主子根本就没有如此想法。”倪诺儿话刚落,上月就忍不住的反驳起来。

    闻言,倪诺儿的视线是猛的落在了上月的脸上,盯着上月倪诺儿悠悠的冷声问道。“你又不是你家主子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如此想法?”

    怔了怔,眸光流转间,上月急忙开口道。“因为,因为我家主子知道自己怀孕后,时刻都在念道,希望肚子里的是个小公主,而且我家主子连小公主的名字都想好了!”

    “哼!你当大家都是三岁孩童吗?那你告诉我们,你家主子为你们小公主取的什么名字?”目光犀利的死定这上月,倪诺儿狠狠的问道。

    “夏侯陌颜!主子说,他和皇上是因为陌颜花结缘的,所以他们以后的小公主就叫夏侯陌颜!”想也没想,上月就已脱口而出,只是说完的时候有些心虚的偷偷撇了眼若水月。毕竟若主子数月后生下的真的是公主,因为今日之事,很有可能皇上会真的用这个名字了。

    若水月没有开口,也没有生气,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上月。说实话,她还真没想到,上月这丫头的应变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夏侯陌颜,不得不承认,这名字也还真不错!

    “陌颜?夏侯陌颜?恩!不错,不错!”目光深邃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刻他似乎完全忘记了,现在真正的重点是什么。

    他是忘记了,可她倪诺儿可没有忘记,看着夏侯夜修此时的反应,倪诺儿突然悲哀而又讽刺的笑了起来。“臣妾看现在臣妾已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吧!”

    闻言,夏侯夜修这才猛的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名字中抽了出来。“行了!别说气话了,接着讲下去。”倪诺儿讽刺的笑,让夏侯夜修很是不悦的蹙起来眉头。

    “是。。。就在那个女人杀龙儿又杀了淼儿以后,又想要杀麟儿的时候,他这个戴鹰型面具的男人突然冒了出来。他原本也是想要来杀臣妾的,可在看到那个女人残杀孩子的手段时也都看不下去了。说他是个杀手,虽然杀了那么多人,可却从未伤及过老人和孩子,而这女人,连孩子都不放过,简直就是畜生。所以他放弃了杀臣妾的念头,反而救了臣妾,救下了我们唯一而麟儿。就在臣妾以为一切噩梦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她却突然带着人冲了进来。不但伤了这戴着鹰型面具的男人,还害死臣妾最后的孩子,我们的麟儿。。。”说着说着倪诺儿又悲痛的哭了起来。

    冷然的盯着倪诺儿,若水月诱人的红唇边突然勾勒出一抹讽刺的笑。“你,倪诺儿不去做戏子,不去说书真是太可惜了!”

    “你。。。”

    “够了,朕不想听你们吵!”倪诺儿刚开口想说什么,就被夏侯夜修不耐烦的声音给打断了。听到这儿,他心里便有了答案,现在只是要他该怎么做出抉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