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不甘心的看着若水月就这么被夏侯博轩他们带了出去,然而在若水月的身影消失在自己视线的瞬间,倪诺儿这才猛的意识到了什么。夏侯夜修这那是在处罚她啊!这明明就是在保护她啊!现在她若水月怀有身孕,在这暗藏杀机的后宫,此时的她无疑成了众妃嫔的眼中刺,想除去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而夏侯夜修现在将她送去南阳避暑山庄,还让夜龙和夜武这两个他的贴身侍卫保护她,无疑是不想给任何人伤害她若水月的机会啊!而待她若水月顺利产下龙种以后,这究竟是要罚要奖还不都只是他夏侯夜修一句话吗?而且,重点是,待她若水月生完孩子后,别说想要将她凌迟处死,就算是想要处罚她都难啊!

    思及此,倪诺儿是猛的转过头,一脸哀怨的盯着夏侯夜修气愤的冲他质问道。“皇上,你这究竟是在处罚她,还是保护她?”

    “皇上,这月贵妃被罚去南阳思过产子了,那后日的封后大殿?”夏侯夜修还未来得及回答倪诺儿的话,刘德全就急冲冲的走了进来。

    扬扬眉,夏侯夜修一副淡然的开口道。“那就推迟到半年以后吧!”

    “老奴明白了!”刘德全复杂的看了眼倪诺儿,应了声便急忙退了下去。

    闻言,倪诺儿顿时如五雷轰顶,推迟到半年以后?难道他还打算要将这南拓国的皇后之位留给她若水月吗?

    “皇上,难道皇上直到现在都还不信臣妾所言吗?”狠狠的瞪了眼离开的刘德全,倪诺儿一副不甘的又冲夏侯夜修问道。

    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的视线却突然落在了冷訾君浩的身上。似乎透着他那双眼睛,他便想要将其看透。

    “不,朕信你,朕从未像今日这般相信过你。”收回视线,夏侯夜修的目光极具深邃的盯着倪诺儿,而对她说话的语气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厄?”很明显,这一刻倪诺儿似乎不怎么明白他的意思。若信她,又为何还如此的偏袒她若水月那?

    就在倪诺儿一脸疑惑不解的盯着夏侯夜修的时候,夏侯夜修俊逸的脸上突然扬起邪魅的笑。

    见状,倪诺儿眉头不由的一紧,有些不悦的冲夏侯夜修问道。“既然皇上信臣妾所言,那皇上为何不还我们的皇儿一个公道?为何不亲手杀了她,为我们的皇儿报仇?还将那女人送去南阳保护了起来?”

    “倪诺儿,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倪诺儿的话刚说完,夏侯夜修却忍不住的拍手叫好道。

    “厄?”被夏侯夜修突然这么一说,倪诺儿顿时就愣住了,一脸疑惑不解的盯着他。

    这时夏侯夜修冰冷的眸中却燃起了星星之火。“你知道朕这次为何会如此相信你所言吗?”

    闻言倪诺儿不语,只是一脸不安的盯着他,这一刻的他,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感,和他做了将近六年的夫妻,倪诺儿此时这时她才发自己,自己似乎根本就不了解他。

    见状,夏侯夜修满脸邪魅而又危险的瞥了眼冷訾君浩后,这才又盯着倪诺儿缓缓的开口道。“因为朕相信,这个男人和你一样,就算是自己死,都绝对会保护孩子们周全的。”

    顷刻间,倪诺儿眉头不由的一紧,心也在瞬间逐渐开始下沉。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此时就连冷訾君浩在听到这番话后,他漆黑的眸中也都不由的闪烁着不安的情绪。他夏侯夜修难道知道了什么吗?

    注意到两人的目光,夏侯夜修脸上那邪魅的笑,变得越发的浓郁,但同时也极度的冷冽。“这也是朕,为何明知道三个孩子的死和月儿脱不了关系,但没有立即杀月儿,反而将其保护起来的原因!因为朕绝对不会为了给你们两个奸夫淫妇的孽种,而杀了自己的孩子和女人的。”是的关于这点,他夏侯夜修不说,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闻言,倪诺儿的眸孔在瞬间放大,不敢相信的死盯着夏侯夜修。他,他怎么?他怎么会知道的?

    “不,皇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哪些孩子的的确确都是你的骨肉啊!”片刻的惊慌后,倪诺儿急忙解释道。

    “哼!朕的骨肉?哈哈,倪诺儿,你不但天真,更是愚不可及。难道这些年你都从未好奇过,为何在月儿未来之前,除了你,整个偌大的后宫却再无人有过身孕?”盯着倪诺儿,夏侯夜修讽刺而又狡黠笑道。

    被夏侯夜修这么一说,倪诺儿顿时就愣住了。是啊!这几年来似乎除了自己,这后宫中的妃嫔从未有人怀孕过!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夏侯夜修?

    思及此。倪诺儿有些无法接受的往后跌退了几步。若真是如此,那,那。。。

    “知道为何从你的孩子出生,到现在,你提过无数次要朕立麟儿为太子,都被朕以他们还太小为理由拒绝了吗?因为从一开始,朕就知道,他们全都不是朕的骨肉。”一想到当时的画面,夏侯夜修现在都忍不住的想笑。这该是如何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啊!不但偷人不说,居然还想叫他将他南拓国未来的命运交到一个孽种的手里,她简直就是在做梦!

    尽管夏侯夜修话已说到这个地步了,但倪诺儿还是不甘心的解释道。“皇上,你是真的误会了,孩子,他们可确确实实的是皇上的龙子啊!难道皇上你忘了吗?那桃花飞舞的午夜,那清澈的山间泉池中?皇上和臣妾。。。在那之后便有了龙儿和麟儿的啊!”

    闻言,夏侯夜修眉头一扬冷笑道。“朕没忘,朕怎么可能忘记在朕出现的前一刻,你和这个男人,在泉池中抵死缠绵的画面?还有你那淫,荡的呻吟?”说着夏侯夜修阴冷的目光又落在了冷訾君浩的身上。

    顷刻间,倪诺儿只觉五雷轰顶,人也在瞬间瘫坐在了地上。怎么会?怎么会?他怎么会全都知道?

    夏侯夜修眼中的冷冽和你倪诺儿脸上的绝望,让冷訾君浩也不由的慌了起来。夏侯夜修这男人,实在是藏的太深,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现在自己可该如何是好?若再不想法离开,别说什么霸业了,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难保。毕竟现在自己在他夏侯夜修的眼中,可是给他戴了绿帽子的奸夫啊!

    “既,既然你早已经什么都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揭穿我?不杀了我?反而在龙儿和麟儿出生后,还将我册封为了皇后?给我无上的荣耀?”忍着自己不停往下沉的心痛感,倪诺儿声音颤抖的冲夏侯夜修问道。

    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突然灿烂的笑了起来。“理由很简单,之所以一直没有揭穿你,反而给你无上的荣耀,甚至待那三个孩子都如亲生的,那都是因为朕想要你手中夏侯淳的那枚龙符。当然,还有一点就是朕想要你爱上朕,无可救药的爱上朕。”

    夏侯夜修最后的话,让倪诺儿如同抓到救命草一般。“皇上???”想要自己无可救药的爱上他,难道他对自己???

    倪诺儿眼中闪烁的光芒让夏侯夜修立刻便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急忙开口道。“当然,你可别误会!想让你无可救药的爱上朕,并非是因为朕爱上了你。因为我母亲曾经说过,爱,可以是幸福天堂,可以是救命稻草,保护伞,但同时它也是杀人的刀,断肠的毒药。让你爱上朕,只是因为朕想要借你对朕的爱,更好的控制你。不但让你心甘情愿的交出龙符,甚至反而帮我亲手杀了这个奸夫。但是可惜啊。。。”

    忍着心碎的疼痛,倪诺儿颤抖的开口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是爱你的,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我都一直深爱着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