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眯着眼,盯着眼前的女人看了半晌,夏侯夜修冰冷启唇。“没有龙符的你,爱不爱都并不重要了!”

    破碎的心,如被人践踏了一般,可倪诺儿还不甘心的又开口问道。“那你那?将近六年的夫妻,难道你对我真的没有一点感情,一丝爱意吗?”

    夏侯夜修摇摇头,无情的开口道。“没有,从始至终都没有。刚开始,朕只是想要简单的想要得到你手中的龙符,而自从看到你和这个奸夫抵死缠绵的画面以后,对你只有说不出的恶心和厌恶。”是的,这六年来,一直陪她上演着夫妻恩爱的戏码,他早已经厌倦了。而现在,他可算是彻底的解脱了!

    他无情的话语,他眼前的厌恶,让倪诺儿最后的希望也在瞬间崩塌。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为了龙符而和自己上演的一出可悲的戏码。

    “好了!现在游戏也该结束了!来人,传旨下去,倪诺儿身为贵妃,行为不点,有辱皇室声誉,顾摘去贵冠将其贬为下奴。”阴邪的盯着倪诺儿,夏侯夜修一字一句,无情的下旨道。

    夏侯夜修话落的瞬间,倪诺儿是彻底的崩溃了!下奴,下奴,他居然真的不顾半点的夫妻之情,就这么无情的将她贬为了奴。难道他真的就不知道,贬她为奴可是比杀了她,更让她生不如死的吗?后宫的那些女人们,是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

    “皇上,那,那她三个孽种的尸首?”这时刘德全小心翼翼上前询问道。

    漠然的朝三个可怜的小尸首看了眼,夏侯夜修迟疑了片刻,悠悠道。“哎!念在他们年幼无辜,让人带出去埋了吧!就当为月儿肚子里的孩子累福吧!”

    “是,老奴明白了!”应了声,刘德全就赶紧退了下去。

    “等等,命人将这女人和她的贱奴一块带走,让人好好的教教她们身为下奴该有的规矩!”这时夏侯夜修急忙叫住刘德全,语带双关的给他吩咐道。

    看了眼倪诺儿,刘德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皇上放心,老奴知道该怎么做了!来人,带走!”

    很快倪诺儿和琼花就被侍卫给带了出去。

    没有哭泣,没有求饶,倪诺儿就这么任由侍卫将她拉了出去,在夏侯夜修的身影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瞬间,她的眼中,有痛,有怨,更有恨。夏侯夜修,你真的好狠!好狠!但你别得意,我倪诺儿一定会活到亲眼看着若水月那个贱,人将手中的利刃刺入你心脏的那一刻的。绝对!

    待倪诺儿被人带走以后,夏侯夜修的视线这才缓缓的又落在了冷訾君浩的身上。“该你了,说吧!你想要什么样个死法?”

    闻言,冷訾君浩的心在顷刻间被紧绷了起来。可嘴上,还是不肯认输的开口道。“你想要杀我?哼!还没那么容易!”

    夏侯夜修很是不屑的冷笑一声。“是吗?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朕相信,这一刻朕想要杀你,简直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否则,以你的武功,早已逃走了!还会留到现在?”

    “不走,只是想看看你夏侯夜修究竟想要玩什么花样!”虽然现在是冬季,可冷訾君浩的后背却早已被冷汗打湿了一片。然而尽管事已至此,但无论怎么,他冷訾君浩也都绝对不会向他夏侯夜修认输的,绝对!

    “是吗?那现在可看完了?”闻言,夏侯夜修讥讽的冲冷訾君浩问道。

    冷訾君浩不语,只是一脸危险的盯着夏侯夜修,而脑海中却在盘算着自己现在该如何脱身。

    见冷訾君浩不语,夏侯夜修深深的吐了口气。“看样子你是看完了!既然如此,朕现在就送你去和你们的三个孽种团聚去!”说罢!夏侯夜修是缓缓的转过头,冲夜虎冷然一笑。

    接到指示,夜虎紧握利刃就朝冷訾君浩一步步走去。

    见状,冷訾君浩的面具下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而紧握成拳头的手,早已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该死的,现在居然是一点内力也使不出,自己可该如何是好啊!

    “受死吧!”就在冷訾君浩不安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夜虎突然高举起了利刃,怒吼一声,就决绝的朝冷訾君浩的要害斩去。

    然而就在夜虎的剑即将砍上冷訾君浩的时候,一个黑衣蒙面人突然出现,挡下了夜虎的攻击。

    见状,夜虎顿时大怒,提起内力就再次朝对方攻击而去。可惜他还未来的急靠近,只听见轰隆一声,顷刻间四周就被一阵白烟笼罩了起来。

    待烟雾散去,早已没有了黑衣蒙面人和冷訾君浩的身影。

    “可恶。。。”来不及多想,夜虎怒吼一声,握剑就欲追出去。

    “站住。。。”然而夜虎还未来得急踏出龙鳞殿的院门,就被夏侯夜修突然给叫住了。

    停下脚步,夜虎是一脸不甘的看着夏侯夜修。“可是主上,他们。。。”

    “放他们走!”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夏侯夜修意味深长的笑道。

    “主上,这又是为什么?那男人可是。。。”疑惑的看着夏侯夜修,夜虎还是一脸的不甘。

    “你还真笨!你也不想想,若主上真的想要杀那鹰型面具男,你认为他们真的就能逃的掉吗?”夏侯夜修还未开口,一旁夜雀的就以一副你是白痴的目光盯着夜虎说道。

    闻言,夜虎怔了怔,随后一副惊愕的看着夏侯夜修。“难道,难道主上是故意要放走他们的?”

    “废话,主上早已知道那黑衣蒙面人在那儿等候时机救那鹰型面具男,所以故意给他们一个机会而已!”看着夜虎,夜雀没好气的解释道。

    “厄,可这又是为什么啊?明明主上可以轻易除去那鹰型面具男的,为什么还要放了他们?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此时夜虎还是一头的迷茫不解。

    扬扬眉,夏侯夜修突然邪魅的笑了起来。“若现在就杀了他,那朕还玩什么?”

    “厄!”虽然还是不明白夏侯夜修的意思,但听他这么一说,夜虎还是听话了退了回来。

    冲夜虎清然一笑,夏侯夜修突然转过头看着夏侯云杰,神色复杂的问道。“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夏侯云杰淡然的点点头。“恩,一切都已按皇兄你的吩咐办好了!”

    “恩!那就依计划行事吧!”点点头,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说完,转身就走出了龙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