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午时一刻,若水月连同上月,初月她们便已被夏侯博轩送到了城外官道上的茶寮,等待着夏侯夜修派人来送她们前去南阳。

    坐在茶寮内,望着桌上的包子,若水月却没有丝毫的胃口。这两天真的发生太多太多的事了,而且件件事几乎都超越了她的承受能力。

    “月儿,你还是吃点东西吧!等会儿你们还要赶路那!”见若水月双目冰冷悲伤的盯着外面飞舞的雪花,夏侯博轩有些心疼的劝说道。

    回过头,看着夏侯博轩,若水月摇摇头,淡然的开口道。“我不饿,你们吃吧!”

    闻言,夏侯博轩的眉头不由的一紧。“月儿,你别这样,你就算不饿,不顾及你自己,可也要顾及你肚子里的孩子啊!”说着夏侯博轩抓起一个包子硬是塞到若水月的手中。

    握着手中温热的包子,若水月很是无奈的朝夏侯博轩看了眼。“好啦!我知道了!”说罢,这才慢条斯理的扯着面皮放进嘴里。

    直到亲眼看着若水月将手中的包子吃完,夏侯博轩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

    看着夏侯博轩脸上那灿烂的笑容,若水月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曾经的那个若水月就是被他这种灿烂的笑容,迷的神魂颠倒,最后整个颗全都落在了他身上。只可惜命运弄人,那是的他却。。。

    “月儿,你看着我在想什么那?”见若水月目光迷离的盯着自己,夏侯博轩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疑惑的冲她问道。

    “也没什么,我就只是在想,若当年我们的那场大婚顺利的完成了,是不是最后的结局也会不一样了那?”扯了扯嘴角,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很明显,夏侯博轩怎么也没料到若水月会突然这么说,人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是半天也没有回过神。

    见状,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不禁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你别多心,我也只是突然想到了,随口说说而已。”

    缓缓回过神,夏侯博轩只是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便转开了自己的视线,朝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望去。她不会知道,就算当时他们真的顺利的完成了大婚,那她的结局也同样不会有多大的改变。最多就是有所改变的便是,她最恨的人将不会是皇兄,而是他夏侯博轩。毕竟有恩怨从一开始,便早已注定了的。

    看着夏侯博轩复杂而又无奈的神色,若水月随即便已明白了。是啊!就算那场大婚真的顺利的完成了,那这最后的结局也不会有所改变的吧!毕竟只要龙符一日在老爹手中,那夏侯夜修便一日也不能安心,而冷訾君浩也绝对不会罢休的。

    “对了,月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这时夏侯博轩突然回过头,一副若有所思的冲若水月问道。

    扬扬眉,若水月疑惑的看着夏侯博轩点点头。“问吧!”

    看了若水月,夏侯博轩犹豫了片刻后,终于还是开口问道。“你,你这次回来,除了要杀倪诺儿,是还要杀皇兄吗?”

    闻言,若水月顿时愣住了。是的,这次她回来就是为了来杀倪诺儿和夏侯夜修的。可是。。。

    “若我真的杀了他,你会恨我吗?”没有正面回答夏侯博轩的话,若水月微蹙着眉头冲他反问道。

    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没有片刻的犹豫,点点头坚定的回答道。“恩,会,我会很恨很恨你的。”

    “厄?难道他对你来说,就如此的重要吗?”

    “对,皇兄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甚至比我的命还重要!因为他在我心中不光只是我的哥哥,有时更像是我的父亲。”说到夏侯夜修时,夏侯博轩此时的眼中充满了崇拜和尊敬。

    “那同南拓国的皇帝宝座比起来那?他还重要吗?”尽管他说夏侯夜修对他来说很重要,但若水月还是相信一旦和皇位比起来,那他夏侯夜修在他心中应该也会微不足道了吧!毕竟从古至今,一旦和皇位扯上关系,那最不堪一击的便就是兄弟之情了。

    闻言,夏侯博轩看着若水月突然有些苦涩的笑了起来。“月儿啊!月儿!看样子你实在是太不了解我,太不了解我们兄弟三人的感情了!”

    “厄?”愣了愣,若水月是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夏侯博轩。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夏侯夜修在他心里真的比皇位还重要?

    深深的叹了口气,夏侯博轩这才缓缓开口道。“你不知道,虽然我和皇兄,还有三皇兄,都贵为皇子,可我们的童年却比奴婢还要凄惨可悲,甚至可以说是连畜生都不如。就只是因为我们的父皇爱上了一个女人,为了让和心爱女人生的孩子成功的登上太子之位,并不再有后顾之忧,他竟然不念骨肉之情的想方设法的折磨,残杀我们。我们原本有兄弟十八人之多,年纪相差也都不大,可最后除了他心爱的儿子夏侯淳,就只有我和皇兄还有三皇兄活了下来。其他兄弟都被他设法给秘密除掉了。而我和三皇兄之所以能活下来,全都是因为皇兄一次次如母鸡护小鸡一般不顾性命的保护,为了我们他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多少的折磨,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放弃过,更没有抛弃过我们。也就是说,没有皇兄,就没有我和三皇兄。他虽然只是我们的哥哥,也就只比我们大一两岁,可从小到大,他给我们的却不光只是性命,而是无尽的关怀和爱。所以别说皇位,就算是皇兄要我们的性命,我们绝对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一时间若水月不语,只是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他们的童年过的很苦,这些她是知道的,只是她没想到,他们夏侯三兄弟的感情居然会如此的深。

    见若水月不语,夏侯博轩这是又开口道。“虽然皇兄贵为皇帝,可皇兄也有他的逼不得已,无可奈何啊!所以月儿。。。”

    “世间可不光只有他夏侯夜修才有逼不得已,无可奈何之时!”夏侯博轩话还未说完,若水月便已料到他接下来的话会是什么,于是急忙打断了他。

    “是,可世间还有谁像皇兄这般的爱你疼你?”若非那晚,直到现在他都还会以为这世间最爱她的人,是他夏侯博轩。

    闻言,若水月是一阵冷笑。“他爱我?”

    “是啊!无论之前还是现在,皇兄可都是爱着你的啊!就连这次也是一样,皇兄名义上是将你贬去南阳思过产子,可实际上却是为了保护你不受到丝毫的伤害。若他真存心要罚你,又何苦费心的让人将你送去南阳那风景如画,四季如春的好地方?大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将你监禁起来便可。”

    其实这点她怎么会不明白。只是。。。

    “不,他爱的不是我若水月,而是冷訾残月!”深深的吸了口气,望着那飞舞的雪花,若水月有些悲哀的笑道。

    见状,夏侯博轩是一脸的不解。“这不都一样吗?无论是若水月,还是冷訾残月,这不都还是你吗?”

    “不一样,我是若水月,并非真正的冷訾残月,冷訾残月在他心中是公主,是温柔善良的贵妃。而我若水月,在他心中就只是一个他恨不得千刀万剐的叛国贼的女儿。”她似乎早已能想象的到,当她揭下冷訾残月的面纱时,他会如何的对待自己。

    “月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

    不等夏侯博轩将话说完,若水月就突然打断了他。“说真心话,其实现在我也不愿杀他的,可我若家来百来口的血债我不能不报。还有今日恒儿的惨死,我也真的无法忘记。所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办法。要怪也只能怪命运弄人吧!”

    “话是这么说,可月儿,不管怎么说皇兄也是你肚里孩子的父亲。你若真的对皇兄下了手,那以后你该要如何面对你的孩子?”见若水月太过固执,夏侯博轩只能以孩子来劝服她。

    一提到孩子,若水月的眸中明显的闪过一抹阴霾。“孩子?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办法!”

    听若水月这么一说,夏侯博轩时猛的意识到了什么,不禁脸色一沉,有些不悦的冲若水月问道。“这,这孩子不会,不是皇兄的吧?”若月儿真的如此的恨皇兄,那她怎么会如此心甘情愿的为皇兄生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