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根本没料到夏侯博轩会突然问如此问题,人顿时就有些愣住了。

    见若水月愣愣的盯着自己,夏侯博轩的眉头顿时邹了更深了,一副认真的又重复问道。“月儿,你如实告诉我,这孩子究竟是不是皇兄的?”

    怔了怔,若水月是猛然回过神,一脸不悦的冲夏侯博轩反问道。“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句,若这孩子不是皇兄的,那我劝你最好还是赶紧想办法将他打掉,千万不要妄想可以骗过皇兄。”说这番话时,夏侯博轩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看着夏侯博轩此时的样子,若水月的心明显的漏了几拍。“为,你为什么会如此说?”

    “因为。。。反正你听我的就是了!”迟疑了片刻,夏侯博轩还是不敢将此秘密告诉若水月。

    “你,你这不是吊人胃口吗?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不知为何,因为夏侯博轩这话,若水月突然便的有些不安起来。

    然而此时夏侯博轩的注意力却早已被不远处的队伍给吸引了。“他们来了!”

    闻言,若水月这才疑惑的朝夏侯博轩的视线望去。

    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一个数十人的队伍快速的朝茶寮这边奔来。

    领头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他一身黑色金边锦袍,脚蹬同色的黑色金边马靴。快马奔驰中,他墨黑的丝丝发缕在寒风中张扬的飞舞着,时而贴着他白皙晶莹的肌肤,时而又扶过他薄薄而又极度性感的唇。窄窄的鼻梁,如山上雪般衬着幽光,拔卓挺立。而五官轮廓更是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般俊美,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

    目光紧锁在那个领头的男人脸上,若水月眯了眯眼,疑惑的冲夏侯博轩问道。“那个男人是谁?”

    “冷夜!”没有回头,夏侯博轩也紧紧的盯着那个领头的男人,迟久才缓缓的吐出两个字。

    “什么?”听到冷夜二字的瞬间,若水月的眸孔在瞬间放大,一脸惊愕不已的叫道。冷夜,冷夜,冰冷的夜晚,地狱的魔鬼!她若水月还未踏出江湖,冷夜这名字对她来说便早已是如雷贯耳了。据说这冷夜是江湖中的一大传奇。十五岁踏足江湖,不到半年的时间,他便打败了江湖上的十大高手,更以短短一年的时间,建立一支神秘莫测的保龙军团。随后便以很快的速度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了。

    说真的,她若水月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这震惊整个江湖的冷夜。

    就在若水月走神的盯着冷夜的时候,他们一队人马已在若水月她们的面前停了下来。

    一个漂亮的翻身,下马后,冷夜缓缓的走进茶寮,来到若水月他们桌前。

    见到冷夜,夜龙和夜武急忙冲他点头行礼道。就连夏侯博轩也急忙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副尊敬的看着他。“你来了!”

    “恩!”点点头,冷夜的目光随即便落在了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我受夏侯夜修所托,保护你。所以这半年的时间内,你最好乖乖的听我的话。否则。。。”

    “否则怎么样?杀了我?”冷夜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很是不悦的给打断了。就算他是那个震惊整个江湖的冷夜又怎么样?难道她若水月还真会怕他不成?

    看着若水月眼中的阴冷,冷夜突然将自己的脸蛋凑近若水月,紧捏着她的下颚冰冷的笑道。“不要以为我受夏侯夜修所托来保护你,我就真的不敢杀你了!给我听清楚。杀你?对我来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所以,你最好还是给我老实点。否则有你受的!”说着,冷夜是狠狠将她的下颚甩开。

    虽然从夜龙夜武还有夏侯博轩的对他的态度就知道,他的地位非同一般,可他居然连她这个贵妃都敢放在眼里,这点让若水月是十分的生气。

    见若水月此时的神色,夏侯博轩知道她不悦,可看着眼前的冷夜,一时间他还真不敢说什么。

    “行了!人我已经接到了!你们就先回去吧!”冷冷的看了眼若水月,冷夜便回头冲夏侯博轩说道。

    “可是。。。知道了!我这就是回去!”原本夏侯博轩还想要说些什么,可在对上冷夜冰冷的目光时,是赶紧的改口道。

    注意到两人的这个细节,若水月的心在瞬间紧紧的绷了起来,眉头在瞬间蹙了起来。这样的目光警告,这样的对话,可是只有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才会有的,怎么这个冷夜?难道?这冷夜是???思及此,若水月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

    “那个,月。。。贵妃。我就先回去了!你们一路走好!”回过头,夏侯博轩很是无奈的冲若水月告别道。

    闻言,若水月这才猛的回过神。“好的!你们回去也路上小心!”

    “恩!”重重的点点头,夏侯博轩很是不舍的看了眼若水月,又很是无奈且不满的看了眼冷夜,这才上马扬长而去。

    直到夏侯博轩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冷夜这才回过头,冷冷的冲众人吩咐道。“我再给你们一刻钟时间休息,一刻钟后出发!”

    闻言,若水月是腾的一声冲凳子上站了起来。“在这里,究竟我是主子,还是你是主子啊?”

    看着此时的若水月,冷夜的双眼顿时就眯了起来。“记住了!我不管你在皇宫里是何等尊贵的身份,在外面,我说了算!”

    “你说什么?”眉头一挑,若水月突然走了出来,站在冷夜面前。目光直直的盯着他的颈部下颚之间,似乎在想哪里察觉到丝毫的蛛丝马迹。

    注意到若水月的视线,冷夜不禁冷冷一笑。“你放心,我这张脸可是千真万确的。并没有戴什么易容面具!”是没有戴什么易容面具,只是。。。

    闻言,若水月的心是猛然一震。好家伙!这居然也能被他看出来!

    狠狠的白了眼冷夜,若水月不悦的甩了一句话。“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说罢,若水月起身就朝马车走去。

    刚走到来时的马车前,耳边就突然传来了冷夜冰冷的声音。“喂!你上错马车了!坐那辆。。。”说话间,冷夜已无声的来到了若水月的身边。

    看着突然无声的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冷夜,若水月的脸色是更加难得。“我为什么一定要听你的,我偏不要坐?”

    “不要让我再将刚的话再说一遍!”眸光一沉,冷夜很是不耐烦的开口道。

    “你。。。”正欲发火,若水月却猛的想到了什么,于是狠狠的白了眼冷夜后,还是听话的朝他指定的那辆马车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