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在看清马车的瞬间,若水月整个人都有些愣住了。天!这夏侯夜修还真的不是让她去南阳思过的,是游玩的。

    六匹强壮黑色骏马拉着一个偌大的马厢,棕色的马厢上雕刻着祥云飞凤,精美无比。

    狠狠的白了眼冷夜,若水月这才在宫女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一进马车,若水月更是被其中的奢华给惊呆。

    脚下绘有富贵牡丹的锦缎地毯铺了一层又一层。马车最立面,是一张类似单人床的奢华软榻。软榻左侧是一张小巧的桌案,此时桌案上摆放着几蝶精致的糕点和一壶热茶。桌案正上方,装订着一个小巧的书架,书架稀疏摆放着几本书籍。书架一旁还挂着一架血红色的火尾琵琶。右侧是一面小窗,此时小窗正被一副山水锦缎挡住了一半的视线。小窗下,摆放着几个小板凳,和一个类似青铜器的火炉,此时火炉内炭火早已烧的通红,使的整个马车厢内格外的温暖。

    这那是什么马车啊!这简直就是一个奢华的行动小房间嘛!不过看来,他夏侯夜修还真的是费了心了!

    然而正是因为他为她费了不少心血,若水月却忍不住的一阵哀叹!唉!为什么他一定非要在伤害了她最爱的至亲后,又对她如此的好,如此的关心?

    褪下鞋袜,躺在软榻上,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写满了疲惫。其实真正累的不是她的身子,而是她的心。

    不知不觉中,她已沉沉的睡了过去。而队伍也在她的睡梦中出发了。

    许是她真的累了,就连她的榻边一直站着一个男人,她都毫无察觉。

    望着她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冷夜漆黑的目光是亮了又沉,沉了又凉。半年,半年!他和她最终的命运就交给这最后的半年吧!

    酉时,天早已经暗了下来,而整个队伍也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开始搭营扎寨。

    敲击的声音将若水月从睡梦中是猛的惊醒过来。而一张开眼,进入眼帘的就是冷夜那张英俊而又冰冷的脸。

    怔了怔,若水月是猛的从茫然中回过神,一脸防备的盯着冷夜。“你在这儿做什么?”

    没有回答若水月的问题,冷夜只是目光清冷的看了她一眼,便将手中的药碗递向若水月。“把这药给我喝了?”

    听他如此冰冷的命令自己,原本就刚睡醒的若水月顿时大怒起来。“你是谁?凭什么你要我喝我就一定要喝!我不要喝!我不喝,我偏不喝。”

    闻言,冷夜脸色一沉,也懒得再和她多说,趁她说话之际,突然伸手就以极快的速度点住了若水月的穴道,随即上前拦腰扶起她,就直接将手中的药灌进了她的嘴里。

    苦涩的药水顿时就顺着她还张着的嘴就哗哗的灌进了肚。

    突然的状况让若水月漂亮的双眼在顷刻间睁的老大。是惊,是气,更是怒!若不是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她早已冲破了穴道,亲自手刃这不知怜香惜玉的坏家伙。

    待药水见了底,冷夜这才又解开了若水月的穴道。

    一得到解脱,若水月挥动起手,就一脸气愤的朝冷夜那张英俊的脸上挥去。

    然而就在若水月的手,即将要打上冷夜脸蛋的瞬间,手腕突然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给紧握住了。

    看着眼前的女人,冷夜漆黑的眸光是暗了又暗,沉了又沉。似乎是在努力的隐忍着什么。

    随着他目光的变化,若水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被他紧握在手中的手是越来越疼,似乎下一刻就会被他活活捏断似得。可尽管如此,若水月硬是一声不吭,就那么睁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毕竟这点痛和她曾经所受的,真可畏是小巫见大巫。

    “该死的女人!”咒骂一声,冷夜是狠狠的甩开了若水月的手。真的,直到现在,她还是他见过的骨头最硬的女人。若真的再和她那么对持下去,他还真怕自己会忍不住的捏碎她的手骨。

    “该死的男人!”闻言,若水月想也没想便直接回敬道。

    原本刚迈出脚步正准备离开冷夜,在听到她这番话后,是猛的折了回来,怒视着若水月很是气愤的威胁道。“女人!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耐心!否则我就让你这辈子都休想再见到夏侯夜修了!”

    狠狠的白了眼冷夜,若水月不屑的冷笑道。“腿和眼睛都长在我的身上,我想见,你还拦的住?”

    闻言,冷夜的双眼顿时眯了下去,又冷冷的冲若水月威胁道。“等我挖了你的眼睛,砍了你的双腿后,我看你还拿什么去见他!”

    冷哼一声后,若水月很是不屑的开口道。“我看你还没有那个本事!”

    “有没有那个本事,你可以试试,只是我希望那个时候你可不要后悔!”说着冷夜不禁向若水月又凑进了几分。

    “冷夜!冰冷的夜晚,地狱的魔鬼!你以为几年过去了!你还会是江湖上那个战无不胜的第一吗?”扯了扯嘴角,若水月依旧毫无畏惧的冷笑道。

    闻言冷夜眉头一挑,有些意外的冲若水月冷然启唇道。“别说才过了几年,就算再过十年,我都敢说,只要我冷夜认第二,这整个江湖之中就没人敢认第一。只是真没想到,你这个身处深宫的女人!居然还会知道这句话!”

    “江湖中没有,不代表那皇室中就没有吧!我就不信你真的打的过夏侯夜修!”说这番话的时候,若水月的眸光是明显的闪烁起来。

    冷夜没料到若水月会突然这么说,一时间不禁有些愣住了!还真别说!若让他和夏侯夜修打,还真无法分出胜负!不过这要谁输谁赢!还不都只是他一句话而已!

    见冷夜不语,若水月的目光是猛然一紧。随即又露出一副极度不屑的笑容说道。“我就说嘛!你一定不会是夏侯夜修的对手的!而且若你再欺负我,我就告诉他,让他杀了你!”

    闻言冷夜却难得的没有发怒,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冲她问道。“看样子你倒是对夏侯夜修很自信嘛!”

    “错!我不是对他很有自信,我只是对我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而已!”冷夜的话刚说完,就被若水月立马给否决了。随即,若水月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冷夜,似乎还想从他眼中找出什么蛛丝马迹。真的,这男人实在是太值得她怀疑了。

    “厄!”一时间面对若水月的话,冷夜是顿时无语了。看样子这女人不但骨头硬,这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