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你别用这副眼色看着我!我说的可是事实!若夏侯夜修这男人不行,你认为我会看上他吗?”没在冷夜眼中看到她想看的神色,若水月扯了扯嘴角又继续道。

    闻言,冷夜冷冷一笑。“看上他?哼!若非他是皇帝你会看上他吗?要知道这天底下看上他夏侯夜修的人,可不只有你一个啊!”换一句话来说,她们看上的都并非他夏侯夜修这个人,而是他那无上的身份地位。

    错了!她最初看上他的可非他的身份地位,就只是他的命而已。只是这话若水月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白了眼冷夜后,阴冷的问道。“怎么听你这么一说,夏侯夜修除了那皇帝的身份外就一无是处了是吗?”

    眉头一紧,冷夜冷冷的甩出一句话。“我可没那么说。”

    “这不就是了!既然夏侯夜修有他的过人之处,那很多人会看上他,这不是就情理之中的事吗?为什么你一定要在别人的真心上染上一些污秽那?怎么?难道你在这方面受过那个女人的伤害?所以时刻都在怀疑别人?”说到最后时,若水月那弯柳眉不禁愉悦的挑了挑。

    “你。。。懒得再和你废话!”脸色阴沉的白了眼若水月,冷夜抓起桌上的碗转身就欲离开。

    “等等。。。我的那两个宫女那?”就在这时若水月突然叫住了他!到现在她似乎都还未见到上月和初月那。

    没有回头,冷夜冷冷的开口道。“在后面的马车里。你其中一个宫女受了内伤,我让另一个在照顾她。”说罢,冷夜直接就走了出去。

    看着冷夜离去的地方,若水月忍不住的甩了一个大白眼。自以为是的男人,你拽什么。

    一场对话下来,却没在这男人身上发现丝毫的蛛丝马迹,这点让若水月很是不满。难道他真的不是他?可为什么他给自己的感觉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那?且这熟悉中还隐约藏着一种危险感?

    “主子。。。”这时上月走了进来。

    回过神。“恩!初月她现在怎么样了?”

    “主子放心,初月已无什么大碍了!刚喝了药,睡下了!给主子!这是刚在途中,被人扔进来了。”说着上月将一团纸递给了若水月。

    疑惑的看了眼上月,若水月也没再多问,直接打开了纸团。在看到纸团上写的内容后,若水月冷然的脸上突然扬起阴邪的笑容。

    “主子,这上面写了什么?”见状,上月上前一步疑惑的冲若水月问道。

    没有回答,若水月只是又将纸团递到了上月的手中。“你自己看吧!”

    只见纸团上写着,酉时三刻,清水湾不见不散。

    “主子,这不会是??”看完内容,上月惊愕的冲若水月问道。

    “没错,是他冷訾君浩,他这是想要找我要解药那!算算时间,他身上的毒,应该早发作了吧!哎!真是遗憾,居然不能亲眼看看他毒发时,痛不欲生的摸样!”一想到他冷訾君浩痛不欲生的画面,若水月心里就是说不出的痛快。

    “厄?他还敢找主子拿解药?难道他就不怕主子会怀疑他就是鹰型面具男吗?”眉头一紧,上月疑惑的问道。

    “他?”一声冷笑。“他不是不怕我怀疑他的身份,他只是对他自己的魅力太过自信了。他可是坚信,我爱他早已到了爱的无可救药的程度了。所以只要他再随意的编制一个谎言,我就算对他有所怀疑,在感情和理智上,作为女人的我,都会选择感情,从而去选择相信他的话,尤其还是在看着他受伤或痛苦不堪的情况下!”

    “厄?”眨了眨眼,上月是一脸的惊愕。

    “当然,这些可不是我自己猜测的,而是他冷訾君浩亲口对倪诺儿说的话。”想到冷訾君浩当时说那般话时极度自信的口气,若水月是不由的一笑。

    “那,那冷訾君浩的话对吗?主子对他???”看着若水月,上月迟疑了片刻,才小心翼翼的冲她问道。

    绝世倾城的脸上是轻蔑的笑,若水月并没有正面回答上月的话,只是反问道。“你认为那?”

    闻言,上月心里便立马有了答案。“那,夏侯夜修,主子,你是爱他的对吗?”

    一提到夏侯夜修,若水月的眉头在这一刻明显的一紧,美妙的双眸中也在下一刻染上一抹阴霾。“爱不爱,根本就不重要不是吗?毕竟很多事,从一开始便早已注定了结局。”

    “话是这么说,可主子你不是常说,你命由你,不由天的吗?既然如此,为何不试着改变结局?”主子对夏侯夜修的感情,她怎么看不出来。其实比起主子能报仇成功,她更希望的还是主子能得到幸福。

    闭了闭眼,再睁开,若水月此时的眼中多了一抹忧伤。“有些结局不能只凭我一个人便能改变的。而且就算没有若氏一门的血海深仇,我和他也是不可能的。”

    “厄?为什么不可能?两个人不是只要相爱,就可以了吗?”此时上月是一脸的疑惑不解。

    闻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不禁勾勒出一抹苦涩的笑。“也许对你们来说是,只要两人相爱就可以了,可对我来说却不行,因为我真正想要的,夏侯夜修根本给不起。”

    “主子,指的是一世一生一双人?”听若水月这么一说,上月顿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若水月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有些无奈的叹息道。“是啊!若让我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那这个男人我宁愿不要。而更别说还要让我和三千多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了!所以。。。等你真正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明白,其实爱是自私的了。”

    这么说,主子是承认自己是爱上夏侯夜修的了?只是这样的话,上月却并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目光一转,转开了话题。“主子,那你会将解药交给冷訾君浩吗?”

    没有片刻的迟疑,若水月点点头一脸阴邪的应道。“当然会。若他冷訾君浩就这么死了,那我还又要怎么继续玩下去那?”

    “可是若主子将解药交给了冷訾君浩,那主子不是给自己增添麻烦吗?”对于主子要将解药交给冷訾君浩一事,上月很是不赞同。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脸上突然扬起了笑。“不会的,因为我交给他的是解药,但同时却也是毒药,一种会慢慢吞噬掉他内力的毒,归初。”

    “哦!那主子,现在已快到酉时二刻,是要出发了吗?”闻言,上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现在可是他们急需想要见我,而非我想要见他们。所以。。。这东西就当我们没有见过。”说着若水月扯过上月手中的纸团,就直接朝火炉里扔了过去。“我可要冷訾君浩那贱男人多多的受点苦才行,这么快就将解药给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吗?”

    看着那块纸团在眨眼睛便成了灰烬,若水月脸上的笑却变的越发的浓郁起来。冷訾君浩,你我之间的较量可才开始啊!你可别这么快就玩不下去了,这样我会更看不起你的。

    “你让在拓都的人,密切的监视夏侯夜修的一举一动,我要时刻知道他的动向。”回过头,看着上月,若水月一脸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夏侯夜修?冷夜?还是要确定一下他们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否则那麻烦可真就大了啊!

    疑惑的看了眼若水月,上月点点头。“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