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戌时,银色的世界早已被夜色吞噬!用过晚饭后,若水月坐在篝火旁,静静的享受着篝火所带来的温暖。

    “主子,不去真的没关系吗?”见酉时三刻早已过了,若水月却依旧没有丝毫的动作,上月不禁担忧的问了一句。

    回过头,若水月淡淡的开口道。“有什么关系那,反正痛不欲生的又不是我。而且。。。”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被对面树下的画面给吸引住了。

    只见对面大树下,冷夜轻靠在上面,拿着一块木头,用匕首很是认真的在刻着什么。

    因为他那专注的神情,让若水月一时间有些看呆了。这一刻他给她的感觉,像极了夏侯夜修。

    就在这时冷夜突然抬起了头,朝她看去。四目相对的瞬间,若水月清晰的感觉到似乎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愣愣的盯着她的眼睛,冷夜是半天回不了神。那一刻他在她漆黑的眸中清晰的看到了,一朵朵盛开的倾世桃花。是那般的娇艳,那般的美,美的让人愿深陷其中,永远不离开。

    注意到两人的目光,上月的脸上是说不出的惊愕。他们怎么?主子不会是???

    “咳咳。。。”思及此,上月眉头一紧,突然轻咳了几声。

    闻声,若水月猛然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急忙心虚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该死的,自己怎么会。。。呼!

    见状,目光又多看了她几眼后,冷夜这才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低下头,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

    哒哒哒。。。就在这时,众人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

    闻声,原本静静坐在篝火旁烤火的侍卫宫女太监们,是猛然站起身,一脸警戒的朝声响处望去。

    他们的举动让若水月的目光是猛然一紧。他们真的都是些普通的侍卫太监宫女吗?若光是侍卫如此还不足为奇,可连这些太监宫女都。。。看着样子他冷夜的这支队伍可不简单啊!

    目光深邃而又复杂的朝冷夜看了眼,若水月的视线这才有缓缓的朝马蹄声处望去。

    只见夜色中,一个身影踩着积雪缓缓的走来。

    待身影走近,在看清对方的相貌时,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不禁勾勒出一抹阴邪的笑。海龙!哼!看样子冷訾君浩是真的受不了了啊!居然才第二次毒发就如此冲忙的命海龙来找她了。

    一见是海龙,上月不由的拉了拉若水月的衣角,不安的开口道。“主子,是海龙,他一定。。。”

    上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的一个眼神给逼的将剩下的话给吞了回去。

    漫不经心的瞥了眼海龙,若水月冷笑一声,缓缓转过身,继续烤着她的火。

    见状,上月看着海龙迟疑了片刻,这才也缓缓的转过了身,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你是谁,来我们这儿有何目的?”海龙还未来得及走近若水月,就被几个侍卫给拦了下来。

    目光急切的在人群中搜索一圈后,海龙这才指着若水月的身影冲侍卫开口道。“我是北辟国侍卫,我家主子要见夫。。。见公主!也就是那位你们的月贵妃娘娘!”

    侍卫一脸怀疑的将海龙打量一番后,这才冷冷的开口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先去通报一声。”说着该侍卫转身就朝篝火走去。

    侍卫并没有如海龙意料的直接去询问若水月,而是转身朝树下的冷夜走去。“主子。。。”

    然而侍卫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冷夜头也未抬的开口道。“这点小事不用问我,直接去问她便是了。”从始至终冷夜的目光都未从手中的木头上移开丝毫。

    虽然,两人间隔有三四米的距离,但若水月还是将冷夜的话是听的清清楚楚。还好,他并没有多事!

    闻言,侍卫这才又缓缓的朝若水月走去。“贵妃娘娘,外面有人想要见你,他自称是北辟国的侍卫!”

    “让他过来吧!”没有回头,盯着烧的旺盛篝火,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接到命令,海龙很快就来到了若水月的身边。“夫,公主,你赶紧救救我家主子吧!”一来到若水月身边,海龙就焦急的开口道。

    听到海龙的扯着嗓子的求救声,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不由的蹙了起来,没好气的开口道。“喊什么,他都还没死,你慌什么。”说着,若水月不由的朝冷夜看了眼。在确定他的视线并没在此,依旧认真的雕刻着他手中木头的时候,她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若是被他知道了什么,那她可就真的没得玩了啊!

    注意到若水月的担忧的目光,海龙不禁疑惑的冲若水月问道。“公主,那个男人是谁?怎么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怕他?”

    “不是怕,只是担心他坏事而已!要知道,他可是夏侯夜修派来保护我的,当然究竟是保护还是监视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是一脸无奈的压着嗓音开口道。她当然知道他是来保护她的,但是对海龙他们,她可没必要说真话啊!毕竟有时候,她还可以利用这点来搪塞或拒绝冷訾君浩他们,以免引起他们的怀疑。

    “什么?那要不要我替你杀了他?免得被他坏了公主的事!”闻言,海龙愣了愣,冷冷的朝冷夜看了眼后,低声冲若水月问道。

    “替我杀他?”若水月冷笑一声。“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别说你了,就算以冷訾君浩的武功,也未必动的了他丝毫。”先不说他究竟是不是他,就算不是,那以他冷夜震惊整个江湖的名声和手段,便能大概推算的出他的武功实力。更何况,他还敢说他的武功绝对不在夏侯夜修之下。

    闻言,海龙是猛然一惊。不敢相信的朝冷夜看去。这个男人的武功真的在主子之上吗?

    然而就在这时,冷夜是突然转过头,目光冰冷的朝海龙看去。

    在对上冷夜,冰冷的目光时,海龙的心是不由的一颤。似乎只是那男人的一道目光,便一早已将他撕裂成碎片了。

    不敢再多看他一眼,海龙是急忙收回自己的视线,朝若水月看去。“公主,我们还是赶紧去看看主子吧!你再不去救他,主子可就要痛苦死了。”

    “他怎么了?昨天不都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说要死了?”冷冷的看了眼海龙,若水月却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起身,赶紧却救冷訾君浩的意思。

    “这个。。。”迟疑了片刻,海龙这才急忙按着冷訾君浩教他的借口解释道。“早上,主子命人准备好上等的补品,亲自给你送到了鸾凤殿。可去了才知道,公主你因为残杀了皇子公主被贬去了南阳,就在我们同主子正准备离开,去追你们的时候,却在你的鸾凤殿发现了那个鹰型面具男。他正巧从你的房间走了出来,而且手中还拿有许多从你房间偷的毒药。见状,原本就一肚子火的主子随即就和他动气手来,可谁知,他却突然将手中的毒药一股脑的洒向主子,主子一不留神便中了那鹰型面具男的毒。那鹰型面具男走的时候还说,这次与上次一样,公主赋予他的痛,就要从公主最爱的人身上一点点讨回来。所以现在主子他,主子他。。。公主,你快去救救主子吧!现在真的就只有公主你能救的了主子了。”

    闻言,若水月那双漆黑的眼眸在瞬间暗了下去。是气,是恼,更是怒。怎么?究竟是他冷訾君浩太自以为是了那?还是太小瞧她若水月了?连谎话都懒得再费心思去扯了?居然用这三岁孩童都骗不了的谎话来骗她?好啊!冷訾君浩,你真的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