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此时的目光让冷訾君浩的心猛然一紧,眉头也在顷刻间不由的邹了起来。她为何如此的盯着自己?难道因为这毒,她对自己产生怀疑了吗?若真是如此,那可大事不妙啊!

    思及此,冷訾君浩突然不安的朝海龙看了眼,示意他要有所准备。

    接到冷訾君浩的指示,海龙的心也不由的提了起来。可千万不要啊!她可千万别有所怀疑啊!否则。。。这后果可真的不能想象啊!

    注意到两人的目光,若水月闭了闭眼,双眼睁开的瞬间她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看了眼冷訾君浩,海龙迟疑了片刻,突然走上前,一副小心翼翼的冲若水月询问道。“夫人,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回答海龙的话,若水月只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很是气愤的咒骂道。“这该死的鹰型面具男,若有机会,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他居然敢对你下如此剧毒。”说话间,若水月是不动声色的朝冷訾君浩撇了眼。

    闻言,冷訾君浩和海龙对视一眼后,都是一脸不安的看着若水月。

    “怎么了吗?夫人?”见若水月半天不开口说重点,海龙又小心翼翼的冲若水月询问了句。

    点点头,若水月重重的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开口道。“恩!不妨实话告诉你们,这毒虽然是我亲自调配的,可这解药,至今为止,我都还未调配成功。所以。。。”

    闻言,原本坐在床上的冷訾君浩是顿时就倒了下去,俊美的脸上写满了无法接受。她说什么?她居然说这毒没有解药,居然没有解药!?

    “什么?夫人你没有解药?”此时海龙也是一脸的无法接受。若真的没有解药,那主子?那主子这生岂不是都废了吗?不行!绝对不行!

    看着冷訾君浩和海龙此时的反应,若水月在心中是狂笑不已。哈哈!这感觉,真的,真的实在是太爽了!

    收起心思,若水月又是一脸心痛而又无奈的脸。“对,这毒到至今为止还没有解药。也就是说。。。”

    “不,不会的,不会的,夫人,你可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主子啊!主子可是你的夫君啊!若是你不能主子,那这世上就没人救的了主子了啊!”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海龙焦急的哀求声给打断了。他此时的神色,似乎比他自己中毒要死还要难受。

    海龙不提还好,一提到夫君二字,若水月的脸色在顷刻间便沉了下去,如星辰般美妙的双眸在顷刻间写满脸杀意。此时她脑海中全都是他们大婚那晚的过往,那婚礼背后的阴谋,那被血染红的嫁衣,还有他冷訾君浩的残忍无情。夫君,夫君。。。他们居然还有脸和她提起。难道这么快,他们就忘了他们是如何残忍的杀害了她的情同兄弟姐妹的明月月影她们了吗?忘了他们是如何帮着倪诺儿那个贱,人将她逼上绝路的吗?忘了他冷訾君浩那无情的一剑了吗?

    若水月突然的变化让海龙是猛然一惊。她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突然???

    此时就连躺下身去的冷訾君浩,也被若水月散发出来的强烈杀气给惊的再次坐了起来。这女人怎么?怎么?

    注意到若水月的情绪在慢慢失控,上月的心事猛然一紧,撇了眼冷訾君浩和海龙后,急忙上前对若水月劝说道。“主子,主子你别生气,我们一定会杀了那个鹰型面具男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给殿下解毒。若再不给殿下解毒,殿下体内的剧毒便又会毒发了。”

    一回过神就对上了上月不安而又焦虑的目光,使得若水月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收起眼中的杀意,若水月猛点点头附和道。“你说的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给君浩解毒。”

    见若水月恢复正常,冷訾君浩和海龙是明显的松了口气。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危险啊!

    再次在冷訾君浩床边坐下身,若水月又是一脸温柔的开口道。“让我先看看你体内毒流窜的速度。”说着她的手就直接朝冷訾君浩的脉搏上按去。

    下一刻,便见若水月刚抚平的眉头在瞬间是紧紧的蹙了起来,脸色也逐渐的沉了下去。

    见状,海龙的心再次因她的脸色变化而提了起来。“夫人,主子,主子他,他情况怎么样?”

    若水月没有回答海龙的话,反而脸色难看的冲冷訾君浩询问道。“中毒后,你是不是又用过内力了?”

    冷訾君浩愣了愣,随即点点头。“恩,中毒后,为了不便宜了那个鹰型面具男,我又提起内力打了他一掌。月儿,怎么了吗?”问话间,冷訾君浩的声音明显的有些颤抖起来。虽然她什么都还未说,可看她脸色他也清楚,绝非什么好事。

    一声叹息后,若水月无奈又担忧的开口道。“因为你用了内力的原因,加速了毒发的时间,按的内力毒素的流窜速度,不出一刻钟的时间,你内力的毒,便会再次毒发了。”

    “月儿,你的意思是???”一想到那毒发时的感受,冷訾君浩的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害怕过。那滋味可真不是人受的!那种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感觉,真的,真的。。。也就只有她若水月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才能配制出如何阴寒恶毒的毒药来!该死的,都是她,都是她害的自己要承受如此痛苦的煎熬。这一刻,因为对那痛不欲生感觉的恐惧,冷訾君浩真恨不得现在就活剥了眼前这恶毒的女人。

    紧盯着冷訾君浩眼底的恐惧,怨恨还有杀意,若水月是一脸不忍的开口道。“也就是说,你马上又得承受一次毒发之苦。”说话的同时,若水月突然眸光一狠,一点点内力就随着那被她按着的脉搏进入了冷訾君浩的身体。毒是她配制的,她当然清楚在什么情况下,能加快毒发的速度。她就是要亲眼看一次,他冷訾君浩在她面前痛不欲生的模样。

    “那,夫人,你赶紧想办法给主子解毒啊!你可不能再让主子承受一次那样的痛苦了!”闻言,海龙焦急的催促道。别说主子不能再承受那样的痛苦了,就连他都不忍再看一次主子那痛不欲生的模样的。要知道,有好几次,要不是他和侍卫将主子强制止住,主子可早便因为承受不住痛苦挥剑自尽了。

    “来不及了,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有办法。而且。。。”

    “厄,厄。。。月,月儿,救,救,救我啊!”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耳边就突然传来了冷訾君浩难过的声音。

    闻言,几人是猛然一惊,急忙朝冷訾君浩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