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只见此时冷訾君浩整个人已不受控制的不停的颤抖了起来。原本就苍白的脸,在这一刻更是毫无血色的如同一张白纸。

    “夫人,主子他???”见状,海龙转过头,担忧不已的冲若水月问道。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紧蹙着眉头,担忧的吐出一句话。“他,他毒发了!”而心里,她却在期待着看他冷訾君浩上演的痛不欲生。

    “什么?主子,主子,你可一定要撑住啊!”闻言,海龙一惊,担忧的冲冷訾君浩说了一句后,转身就从一旁的木柱上取下一个包袱,从中取出几段已柔软的锦带。

    见状,若水月眉头一挑,很是不解的对海龙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将主子捆绑起来,否则主子会因受不了毒发的痛苦自刎的。”说着,海龙转身就急忙的将冷訾君浩的四肢捆绑了起来。

    闻言,若水月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便不再说话。就那么一脸‘担忧’的盯着痛苦不已的冷訾君浩,可黑眸深处却是阴狠的笑意。冷訾君浩,这滋味可不好受吧?

    “啊!啊!”刚将冷訾君浩捆绑起来,耳边就突然传来了他痛苦的吼叫和他不停挣扎的声音。

    “夫人,你赶紧想办法救救主子吧!再这么下去,我真的担心他会出什么事啊!”看着此时的冷訾君浩,海龙是担忧不已的冲若水月哀求道。

    只是冷冷的看了眼海龙,若水月的视线便又紧紧锁在了冷訾君浩那痛苦不已的脸上。“现在还不行,毒正窜过他的大脑,若现在动手,我怕会伤着他,到时候就算真的为他止住了毒发,止住了痛苦,等他醒来后便会成为一个痴呆的。”话是这么说,但究竟事实又是如此,也就只有她若水月自己心里清楚了。

    “啊!厄!啊!月,月儿,救我。。。”随着毒素乱窜的速度加快,冷訾君浩是更加的痛苦难耐。可最后的理智还在告诉他,现在能救他的就只有那个他又爱又恨的女人了。

    原本自己想要看的就是他冷訾君浩痛不欲生的摸样。可现在,看着他痛苦不堪,不停挣扎,嘶吼的摸样。她的心,直到现在居然都还会因他而颤抖,更因他的那句月儿,而不忍,心疼。

    若水月,你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你忘了他是如何的利用你,如何的设计对待你的亲人的吗?难道你忘了那被血染红的夜晚了吗?忘了恒儿和末月的死了吗?所以你不能动摇,绝对不能因为这万恶残忍的男人而心软。想到这儿,若水月又是狠下了心肠,静静的欣赏着冷訾君浩那痛不欲生的摸样。

    毒火攻心,一时间冷訾君浩只觉自己浑身都着火一般,同时还有千万只蚂蚁在不停的撕咬着他的心脏。痛,此时已不能再形容他的感受。

    挣扎着不停的想要得到解脱,可无论他怎么挣扎,嘶吼,那痛却依旧伴随着他。慢慢的无边无际的痛逐渐的吞噬着他的理智。“月儿。。。”在理智被疼痛吞噬的瞬间,冷訾君浩嘶吼一声后,便决绝的朝自己的舌头狠狠咬去。

    他那声月儿,如同重鼓般,在那一刻深深的敲进了若水月的心里。生生的疼!

    见状,海龙猛然一惊,来不及思考就直接将自己的手臂朝冷訾君浩的嘴边送了过去。“厄。。。”随即而来的是他吃疼的呻吟。下一秒,鲜红的血就随着他的手臂流了出来。

    眼见自己手臂上的肉,快要被冷訾君浩活生生的给咬了下来,海龙急忙向若水月求救道。“厄。。。夫人,救我!”

    看了眼海龙,又盯着冷訾君浩迟疑了片刻,若水月这才冷冷的开口道。“快了,毒马上就要蹿离他的大脑了。”说罢,若水月终于拔出了腰间隐藏的银针,朝他的胸膛,头顶扎去。

    很快便见冷訾君浩安静了下来,下一刻,他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夫人,主子他???”收回自己的手臂,见刚还痛苦挣扎不停的冷訾君浩在这一刻便一动不动了,海龙不禁担忧的看向若水月问道。

    一声叹息后,若水月冷冷的开口道。“你放心吧!他没事了,只是睡了过去。”

    闻言海龙心中一喜。“这么说主子的毒就此解了是吗?”

    若水月摇摇头。“没有,他的毒只是暂时的被银针给压制住了。也就是说,再过三四个时辰,那毒还会发作。”

    只是一句话,就浇熄了海龙心中刚燃起来的火焰。“什么?那,那夫人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若是三四个时辰后主子再次毒发,而夫人你又不在,那主子岂不是又得。。。”

    “你放心吧!以后毒发,你就像我用银针扎他这几个穴道,便能暂时的压制住他体内的毒。”看了眼冷訾君浩,目光闪烁间,若水月神色复杂的冲海龙吩咐道。

    闻言,海龙猛的点点头。“恩,知道了!可夫人,难道主子一直都的用此法止痛了吗?”

    若水月点点头。“对,在我没有配制出解药的期间,他就只能用此法止痛了。对了!记住这段时间内,你绝对不能让他使用内力。否则他不但会内力尽失,甚至还有生命危险的,知道了吗?”

    “是,是,我知道了!”海龙猛的点点头,应道。

    看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一声叹息后,又冲海龙开口道。“行了!这毒也将他折磨的够惨的,你就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吧!我也就先回去了。”说着若水月就急忙走出了冷訾君浩的营帐。

    不放心的看了眼冷訾君浩,海龙还是急忙跟着若水月走了出去。

    “对了,海龙,我们离开后,宫里还发生了什么事吗?”刚走了没几步,若水月却突然停了下来。

    闻言,海龙猛的一怔,随即摇摇头。“这我就不怎么清楚了。”

    “那倪诺儿?她现在一定很得意吧?成功的将我赶出了皇宫!?”瞥了眼海龙,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冲他又问了一句。

    看了眼若水月,海龙眸微微一沉。“这我也不怎么清楚,只是听说夏侯夜修为了弥补她痛失爱子,决定在半年后,也就是夫人你肚子里的孩子出世后,将你凌迟处死的同时,将她再次册封为皇后。”既然她现在在外,对于皇宫内的事情并不了解,那自己岂不是能借此机会,挑拨她和夏侯夜修的关系?只要她生下主子的皇子后,再设计利用她求生的本性及其复仇的欲,望,借她之手杀了夏侯夜修。一旦皇子登基成了南拓国的皇帝,那主子想要得到南拓国的大权岂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吗?

    闻言,若水月的心在瞬间往下沉去。“将我凌迟处死的同时,再次册封倪诺儿为皇后?”这样的事实,让若水月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若他夏侯夜修真的想要杀自己?那他又何必派冷夜这样的高手来保护自己?又何必为了自己而铺张浪费那?

    思及此,若水月又若有所思的冲海龙问道。“那你知道夏侯夜修现在在哪儿吗?”

    怔了怔,海龙急忙回答。“当然是在皇宫里了,因为夏侯夜修一次性痛失三名爱子,所以他现在正在亲自为他的皇子公主们准备丧事。我们来找你的时候,皇宫里正忙的是一片乱。”

    “哦?是吗?”虽然怀疑,可听海龙这么一说,若水月却觉得并不无道理,现在夏侯夜修还不知道倪诺儿的三个孩子其实根本就不是他的种,而是他冷訾君浩的孩子。所以一直以为那三个孩子是他自己的,现在那三个孽种都死了,他作为‘父亲’亲自为自己的孩子般丧事倒也正常。只是。。。当时那个情况下,他冷訾君浩又是如何逃脱的那?毕竟想要在夏侯夜修那般高手面前救走一个如同废人的人,那可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尤其还是在他痛失‘爱子’的悲愤情况下。按夏侯夜修的性格不是该早将冷訾君浩千刀万剐了的吗?怎么会?除非是???他夏侯夜修有意放了他,只是他的目的又何在那?

    回过神,若水月淡淡的开口道。“行了,你回去照顾君浩吧!这离我们的营帐不远,我们自己走着回去便是。”

    “可是。。。”

    “行了!我们不会有事的。”海龙还想说什么,可刚开口就被若水月给打断了。

    说罢,若水月带着上月就朝数百米外的营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