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若水月和上月静静的走在其中。

    “主子,你不是说要将解药交给冷訾君浩的吗?为何最后却说没有?”待走离冷訾君浩他们的营帐一段距离后,上月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冷然起唇道。“因为我突然不想要他过的太舒适了!”

    “厄?我不懂!”扯了扯嘴角,上月不解的摇了摇头。

    “原本我是想将此毒给他解了,换上另一种毒。可当刚看着他的时候,他眼底对我的恨意让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不用再给他换什么毒了,就这毒便够了。因为这毒可以压制住他的内力,让他暂时不能使用武功,安分一些。否则,若换成了其他的毒,未必能压制的了他的内力。要是他这个时候因为他三个孩子的死,迁怒于我,想杀我报仇,那我岂不是危险了?毕竟我现在肚子里还有孩子,我可不想最后落得个一尸两命的下场。”一想到冷訾君浩眼底隐藏的恨意,若水月不由的蹙起了眉头。

    “既然如此,那主子为何还教海龙银针压毒法?让冷訾君浩就那么痛不欲生的活着岂不是更好?”一时间对于若水月的种种做法,上月是很不能理解。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沉默了几秒后才又缓缓开口道。“其实,刚看着冷訾君浩那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时,我真的很想借机现在就杀了他。可回头一想,我却还不能杀了他。”

    “怎么?主子还想让他陪你玩?”闻言,上月开口就反问道。

    黑暗中,若水月很是不悦的朝上月瞥了眼,尽管什么也看不清楚。“刚开始不杀他,想和他好生的玩一玩,只是不想让他如此便宜的就死了。而现在,他是绝对不能死。”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主子你对他还。。。”

    “死丫头,你想到哪儿去了?”闻言,上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没好气的给打断了。“之所以说他绝对还不能死,是因为夏侯淳的那枚龙符还在他的手上。若他死了,谁知道龙符又会落入谁的手中。不管龙符落入谁的手中,都没有在他冷訾君浩的手中容易让我得到。而且,北辟国一直想要侵占南拓的国土,要是冷訾君浩现在真的死在了南拓,那北辟国岂不有了出兵的借口?”

    “南拓不是有雄师铁骑百万吗?难道还会怕他北辟?”

    若水月冷笑一声。“百万雄师铁骑也得凑齐五枚龙符才行啊!而且光一个北辟国是不足以畏惧,可若再加一个西泠国那?甚至再加一个东弥国?到时候南拓可就不光只是腹面受敌这般简单了,甚至连亡国都很有可能了。毕竟像南拓国如此一大块肥肉,那只狗不想要分到一口肉啊!现在冷訾君浩和姬申决他们一直留在南拓迟迟不肯离去,便就是在找机会,更是在找龙符。”

    “若他们想要得到南拓,为何迟迟不动手,干嘛非要找个理由后才出兵?”上月武功虽不错,为人也够冷静,可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她完全就是一窍不通。

    一声叹息后,若水月还是耐着心思的向她解释道。“你要知道打仗可不只是靠兵力,还的靠人心,所谓出师有名,就是这个意思。而且无论是北辟还是西泠,他们都是谁也不放心谁,不信任对方。生怕对方私下和南拓有什么勾结,若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出兵,无论是那方,都很有可能反遭到亡国的危险,尤其还是在我和姬申欢儿分别以各国公主的身份前后进入南拓后宫以后。所以在夏侯淳的那枚龙符没得到手之前,和他冷訾君浩还留在南拓国境内之前,我们还不能让他死。”

    闻言,黑暗中上月狡黠一笑。“这南拓的国家大事和主子你有什么关系。主子你不是说,你的目的只是为了报仇的吗?”

    “你。。。”被上月突然这么一问,若水月是一阵语塞。

    见状,黑暗中上月的笑意是更加浓郁起来。“主子,你这是在为夏侯夜修着想是吗?”

    一提夏侯夜修,若水月眼中急速的闪过一抹忧伤,随即立刻否决道。“不是的,我只是在为我自己和我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因为我要让我自己的儿子成为南拓国的皇帝,所以我要确保南拓国的安危和繁华。而且你别忘了,夏侯夜修也是我的大仇人之一。”

    听若水月这么一说,上月顿时一愣,随即猛的想到了什么。“主子这么说,是因为海龙的话吗?”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冷冰冰的开口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主子,海龙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他的话怎么能当真那?他这只是在趁机你不在皇宫内,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故意在挑拨你和夏侯夜修的关系那!我不相信夏侯夜修真会在半年后,等主子你生下孩子后,还将你凌迟处死,我更不相信他还会册封倪诺儿那个贱,人为皇后。”这是事实,从知道冷訾君浩就是鹰型面具男后,上月不光不再相信他的每一句话,连他身边的人她都一个也不相信。而且经过这段时间对夏侯夜修的了解,上月坚信他是深爱着主子的。哪怕同时他在恨着主子的另一个身份--若水月。

    一声叹息,若水月有些无奈的开口。“这还重要吗?我已经说过了,我和他之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主子,你又何苦再继续自欺自人,你是爱他的不是吗?”若水月的无奈她怎么不知道,但是有些事只要还有回旋的余地,就不无可能的不是吗?

    “我不是说过了吗?爱不爱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要的他夏侯夜修给不了,而且你别忘了,就在今日,他夏侯夜修残忍的杀害了我唯一的弟弟,还将他的尸首喂了狗,害的恒儿他尸骨不存。还有我若氏一门百来口人的性命,如此一条血债挡在我们之间,你认为我和他真的还有可能吗?”这一刻,若水月的口吻中,有些无法言喻的痛苦。真的很多事,早已超出了她所能接受的范围。

    “那主子,你真的对他还下的了手吗?”虽然她没爱过,但她相信,要亲手杀了自己深爱的男人,那感觉一定比死还痛吧?

    黑暗中,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勾勒出一抹苦涩的无奈。“下不了手又怎么样?当他知道我就是他曾经的那个耻辱,那个丑陋不堪的若水月时。我想不用我先出手,他便会先一步的动手杀了我吧!毕竟将我若水月碎尸万段可是他夏侯夜修一直以来的期望不是吗?所以,既然都已知道了最后的结局,你认为我是那种会坐以待毙的人吗?”若他和她之间一定要死一个,那还是他死吧!毕竟她还要在冷訾君浩身上慢慢的讨回他欠下的血债,及他赋予给她的痛苦。

    “主子你的意思是???”只要夏侯夜修不对她出手,她便不会对他下手了吗?

    “现在那些都不再重要了,我只想好好的生下这个孩子。所以,万事都等孩子生下来后在说吧!”说着若水月不再说话,只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上月怔了怔,随即冲忙的朝若水月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