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和上月前脚刚回到营帐,冷夜后脚就跟了回来。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冷夜,若水月的心不由的漏了几拍。他怎么会在这儿?他刚去哪儿了?不会是跟踪自己去了冷訾君浩他们的营帐了吧?若真是如此,那今晚的一切,包括在路上自己和上月的对话,岂不是都被他知道了?

    思及此,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拧成了一团。“你刚去哪儿了?”

    闻言,冷夜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在一旁的篝火旁坐了下来。

    见状,若水月急忙就跟了过去,又开口的问道。“你不会一直在跟踪我吧?”

    这时冷夜终于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不是跟踪,只是保护你而已!”直直的盯着若水月那原本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眸,冷夜冰冷的吐出一句话。

    顷刻间,若水月只觉自己的心猛的被提到了喉咙。“那,那么说,今晚的事,你什么都知道了?”

    没有回答,冷夜只是机械的点了点自己的头。其实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不知道比知道好。

    见状,若水月漆黑的冰眸瞬间被杀意覆满。杀人灭口四个字随之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若今天的事情被夏侯夜修知道了,那后果。。。

    只是一眼,冷夜似乎便已看穿了若水月的想法。“不要妄图对我杀人灭口,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你现在还有身孕。”冷夜的声音很冷,冷的让若水月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被冻结住了。

    睫毛舞动的瞬间,若水月突然阴冷的开口道。“是,也许现在论武功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但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你也应该知道,比起武功,我的毒更加厉害。”

    闻言,冷夜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是一脸不屑的盯着若水月。“不要以为这世间只有你会用毒,没听说过一句话。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世上用毒的高手可不止有你一个,你不知道,但却不代表没有,不过是你没有听说过罢了。你可别最终反而死在了剧毒之上了!”

    眉头一紧,若水月很是不悦的开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对于毒,她若水月可是向来自信。

    “什么意思,只是在好心提醒你别太自以为是罢了!”说着冷夜缓缓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怔了怔,若水月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不会是指???绝对不会的,有些毒哪怕对方是再厉害的用毒高手,只要毒不是他亲自调配的,那他便未必解的了。”原本她是想到了冷訾君浩中的毒会被什么用毒高手所解,可回头一想,想要解他冷訾君浩的毒,其中一类药引便是她若水月的血。思及此,她刚提起的心这才缓缓的放了下去。

    “也许吧!行了,这么晚了,你还是赶紧回马车里去休息吧!”说着冷夜起身就欲回他自己的马车。

    然而他还未来得及迈出脚步,就被若水月突然给拦了下来。“你难道就真的不怕我会用毒杀了你灭口吗?”

    看着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若水月,冷夜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大可放心,对于今晚的事,我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一言半语的,当然,尤其是夏侯夜修!这下你满意了?”

    “你。。。”若水月还想要说什么,可此时冷夜却不再给她丝毫的机会,直接越过他就回了他自己的马车。

    “主子,他能信的过吗?”这时上月走上前,担忧的冲若水月问道。

    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水月也很是无奈的摇摇头。“说不清楚,似乎他能信的过,可又似乎比任何人都还要信不过。”就如同这冷夜给他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

    “那要不要,我们今晚就将他给。。。”没有说出来,上月只是比了个刀抹脖子的姿势。

    看了眼冷夜还亮着灯的马车,若水月摇摇头。“还是算了吧!他说的不错,别说我现在怀有身孕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没有孩子,也许我都依旧动不了他丝毫。而用毒,既然他敢那么说,这说明他定有防备,可别去落得个的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

    “可万一他将此事告知了夏侯夜修,那???”主子和夏侯夜修刀剑相向的画面可是她上月现在最不想要见到的。

    “能有什么办法那?既然他都那么说了,那我们也只能信他一次了!”虽然心里还是很担心,可事已至此,她似乎也有些无能为力。

    扯了扯嘴角,上月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也只能如此了!”

    金碧辉煌的马车内,冷夜正在运功。而此时没有人会知道,随着他的动作,他那张如希腊的雕塑般俊美的脸,在慢慢褪去。最后换上一张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容颜,那是只有身为夏侯夜修特有的容颜。

    收起内力,看着桌案上铜镜中自己的真正面目,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若被她看见自己此时的模样,真不知道她会做何感想。她不会知道,一直以来她最想隐瞒的人,却偏偏最先发现她的秘密,她的身份。是的,他‘冷夜'是不会将她的秘密告知给夏侯夜修知晓的,因为不用什么都不用说,他便早已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拿出自己刻了好些晚上,直到刚晚膳后才雕刻好的小木人,夏侯夜修的冰冷的眼中此时是化不开的无奈和忧伤。“若水月啊!若水月!你知道吗?其实什么事情都并不如你想象中的那么坏的。”抚摸着小木人的小脸,夏侯夜修喃喃自语道。

    这一刻他脑海中,全是他和她最初的点点滴滴。赏花宴会上,她的巧言善变。她中毒,他被迫亲身为她解毒。他册封她为他的月妃,她不但千恩万谢,居然还不屑,甚至想要爬树翻墙逃离。还有她掉下树后,那狼狈的模样。还有在鸾凤殿上,他为了册封倪诺儿为皇后,和太后的较量中,将矛头对向了她。还有她在五十鞭子狠狠的抽打下,那令他想要折损的傲气和骨气。还有她。。。一幕幕他曾经嫌恶,反感的专属于她的神色面孔,在此时却是如此的可爱。

    那时的他,从未想到过有一天,他会如此不可救药的爱上那个让他嫌恶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