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喝完药,若水月没好气的将手中的碗往‘冷夜’面前一推。“你现在满意了?”

    没有回答,夏侯夜修是愣愣的盯着她红唇边那一抹残留的药迹。似乎有种冲动,想要上前亲自为她抹去。

    见‘冷夜’不语,只是发呆的盯着自己,原本还一脸不悦的若水月突然眉头一挑,坏坏的笑了起来。“怎么?我真的就那么漂亮吗?”

    闻言夏侯夜修回过神,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如实的点点头。“恩,漂亮!”

    “那这样那?”说着若水月突然嘴一翘,脸一鼓,一扯,顿时做出了一个丑脸。

    若水月突然的动作让夏侯夜修是猛然一怔,随即嘴角忍不住的扯出了一抹笑意。这女人。。。

    看着冷夜俊脸上的那抹笑意,若水月的两眼在顷刻间是睁的老大。恢复正常后她是一脸惊愕的看着‘冷夜’开口道。“怎么?你这人居然还会笑?”

    闻言,夏侯夜修嘴角的笑容在瞬间消失,覆上薄薄的一沉寒冰。“我又不是木头,我当然回笑。”

    “啊!你不是木头啊?我原本以为你就是一块木头那!”听‘冷夜’这么一说,若水月更是一脸的惊愕无比,随即便呵呵的笑了起来。

    发现自己被她耍了,夏侯夜修眉头一挑,突然沉沉的开口道“你。。。怎么?你似乎忘了你还有什么把柄在我的手里了吧?”小家伙,闲的无聊想玩是吗?行!我奉陪到底。

    闻言,若水月原本还呵呵大笑的脸,顿时就沉了下去。“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眨了眨眼睛,夏侯夜修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闻言,若水月顿时大怒,狠狠的瞪着‘冷夜’就气愤的咒骂道。“你就是个卑鄙小人,居然利用此事要欺压我。”

    又眨了眨眼睛,夏侯夜修一脸冷然的扯了扯嘴角。“我又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是正人君子了?”

    夏侯夜修轻易的一句话,顿时便让若水月的怒火烧到了脑门。“冷夜,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

    “怎么?难道不成你还恼羞成怒的想要杀了我灭口不成?你可别忘了,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若水月的狠话还未放完,就被夏侯夜修一脸漫不经心的给打断了。看着若水月此时的摸样,夏侯夜修只觉是前所未有的好玩。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有趣耶!而且这种情况下的她,那面部表情也格外的丰富。

    闻言,若水月更是怒不可遏。可他说的却也是事实,自己根本就打不过他。想杀他灭口也就根本不可能的,而且她似乎也并没有真的想要杀他灭口的。虽然他人是冷了点,嘴巴坏了点,脾气也臭了点,可却还真没有做出过什么过分伤害她的事。可不好好的教训他一番,她又很是气不过。既然如此,那就。。。

    思及此,若水月抬眸的瞬间,一改前刁蛮的摸样,一副楚楚可怜的望着‘冷夜’

    看着若水月突然的变脸,尤其还是如此娇滴滴的摸样,夏侯夜修心里顿时暗叫不妙。这女人,一定又是想要玩什么花样。

    “厄,厄,厄。。。”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她娇滴滴痛苦的呻吟。

    闻声,虽然明知道她在演戏,但夏侯夜修还是配合的冲她问道。“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点点头,若水月一副痛苦又虚弱的开口道。“恩,我突然感觉好难受,你帮我看看好吗?”

    若水月话刚说完,美人计三个字就不由的浮现在了夏侯夜修的脑海中。于是忍着想笑的冲动,冷冷的说。“我又不是御医,我不懂医术,给你看什么。你忍着点,我这就去给你叫御医。”

    “你。。。”闻言,若水月顿时只觉一股火焰又燃烧了起来。该死的家伙,居然不上当。“不,不用了,御医又不会武功,我只是觉得似乎有股内力在我体内乱窜的厉害,想让你帮我看看,

    能不能用什么办法将那股内力压制住。”说着,若水月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盯着‘冷夜’。

    夏侯夜修不语,也不动,愣愣的站在原地,一脸犹豫的盯着她。内力在你体内乱窜?我看是有股火焰在你体内乱窜吧!

    见‘冷夜’没有反应,若水月又一脸难受的开口道。“现在这群人中,就只有你的武功内力在我之上,若你都不帮我,那。。。”说着说着,若水月就是一副要哭的摸样。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犹豫再三,夏侯夜修还是决定陪她将这出戏演完,看她究竟想要玩什么花样。

    无奈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上前一步,郁闷的冲若水月说。“将你的手伸出来。”

    闻言,若水月心中一喜,同时一抹狡黠的笑意从她脸上一闪而已。“喏。。。”说着若水月缓缓将自己的手朝‘冷夜’伸去。

    抓住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变化,夏侯夜修眉头一挑,却也将自己的手朝她的脉搏伸去。

    然而就在夏侯夜修的手刚触碰到若水月的瞬间,若水月眸光突然一沉,趁夏侯夜修不留神,猛的抓住他的手,就将他往自己身上拉了过来。同时她嘴里还不停的大喊着。“啊!救命啊!不要啊!不要啊!”

    突然的状况让夏侯夜修是猛然一震,来不及做出反应,人便已往若水月的身上压了去。

    就在这时,马车的门帘被人从外面猛的拉了开,随即几个脑袋就从外面伸了进来。“贵妃娘娘,出什么。。。”

    “都给我滚开。。。”侍卫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夏侯夜修的一声咆哮给打断了。

    当看清若水月身上的男人时,几个侍卫是猛然一惊,下一刻便急忙收回自己的脑袋,随后还体贴的将门帘给放了下来。

    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脸上难看的从她身上站了起来,没好气的冲她质问道。“这样,很好玩是吗?”原本还以为她要玩什么花样,没想到她。。。这笨女人难道她都忘了,现在她肚子里可是有孩子的。难道她就不怕自己一不不小心压着她的肚子了吗?

    眉头一挑,若水月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恭喜你答对了,这样的确很好玩。”

    冷哼一声,夏侯夜修没好气的开口道。“好玩?哼!要是你不小心将你肚子里的孩子给玩掉了,那才真正的叫做好玩那!”

    被‘冷夜’这么一说,若水月这才猛的想起什么,随即一脸心虚的朝自己的肚子摸了摸。还真别说,一时间她还真忘了自己肚子里还有孩子。

    不悦的瞥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还是不放心的问了句。“怎么样?你的肚子没事吧?”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却突然阴邪的笑了起来。“我是没事,但是现在你可有事了!”

    “厄?”被她这么一说,夏侯夜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一脸疑惑不解的盯着她。

    若水月突然将自己绝美的脸蛋凑近‘冷夜’几分,狡黠的笑道。“你说,如果我告诉夏侯夜修说你对我图谋不轨,你猜夏侯夜修会怎么对你?”

    闻言,夏侯夜修刚缓和过来的脸色顿时又沉了下去。这女人,居然直到现在还在想着设计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