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冷眼盯着‘冷眼’若水月是一脸疑惑的问道。“那日你也宴会上?那我怎么没看见过你?”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淡淡的解释道。“简单啊!因为那天我藏在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除了夏侯夜修外,便没人知道我藏在哪儿了。”是的!那天他‘冷夜’的确藏了起来,因为他就藏在夏侯夜修的身体里。

    “哦?是吗?”闻言,若水月是一脸怀疑的盯着他。

    “行了!我也不再和你废话了,我们该出发上路了!”见若水月此时的注意力完全的被转移开来,夏侯夜修突然所有所思的开口道。说完,人转身就以极快的速度下了马车。现在不逃更待何时?要是她反应了过来,那还不得跟他没完没了啊!

    “呀!冷夜,你这个乌龟王八蛋,这事,老娘和你没完!”刚跳下马车,没走几步,耳边就突然传来了若水月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闻言,夏侯夜修两眼一翻,一脸庆幸的重重的吐了口气。呼!还好自己跑的快啊!

    一旁的‘侍卫宫女太监’,见‘冷夜’此时模样,都忍不住的在一旁抿嘴窃笑。然而在夏侯夜修那道凌厉的目光射来的瞬间,他们全都又立即收起了笑。

    皇宫浣衣局

    天还未亮,倪诺儿和琼花就被掌事嬷嬷给鞭打了起来。

    看着眼前那堆积如山的衣物,倪诺儿从未像此时此刻如此的恨过。曾经,别说这个小小的浣衣局,就连这整个后宫,都是她的天下。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后宫之中,谁敢不将她放在眼里?那时,她深爱的男人,将她捧在手心,孩子们个个聪慧乖巧。生活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幸福。然而只是转眼间,这一切的一切却都被若水月那个贱,人给全部夺走了。她不但夺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夺走了自己的皇后之位,就连自己的孩子的性命也都让她残忍的给夺走了。也更是因为她,她不但再也享受不到曾经的幸福甜蜜,享受不到荣华富贵,甚至从今以后日日夜夜都要面对这洗不完的衣物和众人白眼嘲笑。

    啪啪。。。

    “厄啊!”就在这时,一根鞭子狠狠的抽打在倪诺儿的身上,顿时疼的她一阵呻吟。

    “还不赶紧干活,发什么呆那!”随即而来的是掌事嬷嬷粗狂的训斥。

    捂着自己被打疼的手臂,倪诺儿是猛的抬起头,愤怒的朝掌事嬷嬷瞪去。“你这老刁奴,你居然敢。。。”

    啪啪啪。。。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又是几鞭子狠狠的抽在她身上。

    掌事嬷嬷顿时大怒,一手往腰上一插,一手指着倪诺儿就讽刺的怒骂起来。“老刁奴?我是老刁奴,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你这个不要脸的荡,妇,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倪贵妃娘娘吗?我呸!也不撒泼尿照照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说着掌事嬷嬷更是嫌恶的往倪诺儿面前吐了口唾液。

    “你。。。”从出生到现在,哪怕就逃亡的时候,她倪诺儿也没受过如此羞辱。而现在,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掌事嬷嬷给羞辱了,这让她如何接受得了。

    啪啪啪。。。倪诺儿刚开口,掌事嬷嬷的鞭子又再次狠狠的抽在了她身上。

    “不要脸的东西,还敢还嘴!我看究竟是你的嘴硬那?还是你的骨头硬。”怒吼的同时,掌事嬷嬷的鞭子便不停的抽打在了倪诺儿的身上。

    “厄,啊!”一时间疼的倪诺儿在潮湿的地上不停的打滚着。泪水更是不停的划过她那张美妙而又苍白的脸。

    倪诺儿的泪水,和惨叫不但没能让掌事嬷嬷停手,反而让她越打越兴奋。“你这个不要脸该死的东西,你给我记住了,你现在在我眼里,连个畜生都不如。”说着掌事嬷嬷是又狠狠的加重了自己手上的劲道。

    很快,倪诺儿身上的粗布衣便被掌事嬷嬷手中的鞭子抽打的一片凌烂,殷红的血也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这时闻声赶来的琼花见到此场面顿时慌了神,然而只是下一秒,便见她不顾一切的挡在倪诺儿的面前,不停的冲掌事嬷嬷哀求道。“嬷嬷,手下留情啊!求求你别打了!”

    “给姑奶奶我滚一边去。”厌恶的冲琼花骂了句,掌事嬷嬷一脚就将琼花踢倒在地。随即又再次挥动起了手中的鞭子不停的朝倪诺儿的身上抽打着。这不要脸的贱,人,她当她自己是谁啊?还是那高高在上的贵妃吗?不过就只是个淫,荡的贱妇。居然还敢骂她老刁奴,老刁奴,哼!看姑奶奶我今天不拔她一成皮才怪!

    “嬷嬷,求求你别打了,嬷嬷。。。厄恩。。。”哀求了几声,见掌事嬷嬷依旧不肯停手,琼花是牙一咬,便不顾一切的往倪诺儿的身上扑了过去,为她挡下那一鞭鞭要命的鞭子。

    “琼花。。。”看着将自己紧紧护在怀中的琼花,倪诺儿一时间哭的更凶了。她真的没有想到,到了此时此刻琼花居然都还会留在她的身边,关心她保护她。

    “主子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了!恩,恩。。。”紧紧将倪诺儿护在怀里,琼花忍着疼,艰难的冲倪诺儿安慰道。

    闻言倪诺儿在琼花怀里猛的摇了摇头绝望的痛哭道。“过不去了,过不去了,一切都真的结束了!”虽然她真的不想认命,可到了此时此刻她不想认命都难啊!原本她还将最后的希望都放在了冷訾君浩的身上,可,一天都过去了,却依旧没有他丝毫的消息,想必他现在应该也已不再人世了吧!毕竟身中剧毒的他,又怎么可能是夏侯夜修的对手那?而且夏侯夜修的身边还有同样武功高强的夏侯兄弟,及其四大侍卫啊!现在他应该已被夏侯夜修给秘密处决了吧!所以,所以。。。

    “不,主子,一切都还没有过去,我们还有希望。因为,因为我刚不久听到消息,说,说殿下在危难关头被,被人救走了!厄,厄。。。”忍着痛,琼花凑到倪诺儿的耳边低声道。

    琼花的话对倪诺儿来说,无疑是灰烬中的一点火苗,在瞬间点燃了她心中希望的火焰。“你没有骗我?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他真的没有死?还活着?”

    “殿下真的没有死,他,他真的还活着。所以,所,所以,主子,你千万不能放弃知道吗?殿下一定会来,会来接我们脱离火海的。”此时琼花的声音已越发的虚弱起来,而脸色也越发的虚弱。

    闻言,倪诺儿是猛的点点头。“恩,我不放弃,不放弃。。。呀!琼花,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原本紧抱着她的琼花就突然倒了下去。

    见状,掌事嬷嬷这才终于肯停手。“来人啊!将她们两个给我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