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倪诺儿和琼花刚被宫女们架起来,耳边就突然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随即便见顾书兰,林云裳,还有安含烟带着大批宫女太监,姿态高雅的走了过来。

    “奴婢见过云妃娘娘,兰妃娘娘,含妃娘娘!娘娘们万安!”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人,众宫女先是一愣,随即纷纷下跪行礼道。就连原本架着倪诺儿和琼花欲离开的宫女们,也纷纷松手,下跪行礼道。

    宫女们一松手,倪诺儿是急忙扶住摇摇欲坠的琼花,一脸担忧不已的盯着她,完全忘了按她自己现在的身份应该对那三个女人行礼问安。

    “蔡嬷嬷,你是如何管教下面人的?见到我家主子和两位娘娘,居然敢不行礼?”讥讽的瞥了眼倪诺儿,顾书兰身边的宫女突然冲掌事嬷嬷厉声问道。

    闻言,掌事嬷嬷是猛然一惊,随即转过头对着倪诺儿就是一阵训斥。“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还愣在哪儿做什么?还赶紧给三位娘娘们请安。”

    当着林云裳三人的面,被一个老刁奴如此的训斥,倪诺儿一时间又忘记了自己此时的身份,两眼一瞪对着掌事嬷嬷就欲回骂。“你,这。。。”

    “主子,不,不要啊!”然而倪诺儿气愤的话还未来得及出口,就被刚从昏沉中清醒过来的琼花给制止住。

    “可是。。。”看了眼林云裳,顾书兰她们那一张张幸灾乐祸嫌恶的脸,此时的倪诺儿真的控制不了自己。要知道,这几个女人曾经是多么屈拱卑微的在她跟前讨好她,而现在,这样的反差让她真的无法接受,更难以忍受。

    “主子,现在我们只有万事忍耐,否则我们还没等到殿下来救我们,我们便会被她们折磨死的。”也看了眼林云裳她们,琼花很是虚弱无奈的冲倪诺儿低声提醒道。

    闻言,倪诺儿很是不甘的看了眼林云裳她们,又看了眼怀中连站着都困难的琼花,最终还是忍着屈辱,无奈的扶着琼花跪了下去。“奴,奴婢见过三位娘娘,娘娘万安!”说这番话时,倪诺儿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忍不住的颤抖。是的,现在的她们只有忍,只有忍才能活着,也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将今日的屈辱尽数还给他们。

    闻言,林云裳,顾书兰,安含烟三人对视一眼后却突然阴险的轻笑了起来。

    随即便见顾书兰一脸漠然的盯着倪诺儿,冷冰冰的冲掌事嬷嬷质问道。“这贱婢是谁?新来的吗?”

    听顾书兰这么一问,掌事嬷嬷愣了愣,随即立刻反应过来,赶紧回答道。“回兰妃娘娘的话,这贱婢是上头刚从龙鳞殿分下来的。”

    “哦?龙鳞殿?那不是贵妃娘娘,倪诺儿的寝宫吗?怎么哪里居然还会分人下来?她倪诺儿不是向来都只会嫌人少,不会嫌人多的吗?怎么?”轻蔑的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倪诺儿,顾书兰故作惊愕的问道。

    听顾书兰这么一说,倪诺儿顿时就明白了,她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羞辱她的。

    “还龙鳞殿?怎么?兰姐姐你都不知道吗?龙鳞殿早在昨儿一早就被冷訾残月和她的两个丫鬟变成了一片废墟。”理了理衣袖,安含烟冷冷的看了眼倪诺儿后,一副漫不经心的向顾书兰‘解释’道。

    “有这等事?本宫怎么不知道?”顾书兰又是一脸的惊愕。

    “可还不光如此那!听说啊!那龙鳞殿倒塌的时候,还活活的砸死了倪诺儿偷人生的其中一个孽种那!你不知道那画面,哎哟!听说那孽种的脑袋都被砸开了花那!”说着安含烟更是做作的挥了挥手中的丝巾。

    “真的?那还有她还有两个孽种那?”

    “那两个孽种,那就更惨了!听说是被冷訾残月活活的砍下了四肢,毁了容,还挖了心脏惨死的那!”

    安含烟的话让倪诺儿顿时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孩子们残杀的画面,一时间心中的恨意是更加强烈。若水月,若水月,我倪诺儿绝对就这么罢休的。还有这三个贱,人!

    “什么?真的?那倪诺儿和冷訾残月那?”又阴邪的看了眼倪诺儿,顾书兰又开口问道。

    “哎!还能怎么样,冷訾残月虽然罪大恶极,可毕竟人家肚子里怀的是真正的龙种啊!所以昨儿就被皇上派人给送去南阳思过了。至于倪诺儿,偷人产子还冒充龙种那!如此大的罪行,你认为皇上能轻易放过她吗?所以皇上便将她贬为了下奴,是下奴耶!宫里最底下的那种!分去了浣衣局!”

    “什么?浣衣局,那她不会就是???”闻言,顾书兰突然指着倪诺儿,一副有些不敢相信的冲安含烟问道。

    点点头,安含烟继续配合的点点头。“没错,这位就是我们最初的皇后娘娘,随后的贵妃娘娘,现在的下奴,倪诺儿。”

    一脸震惊的盯着倪诺儿,顾书兰难以置信的问道。“什么?她,她真的就是。。。就是。。。就是那个阴险恶毒,不要脸的荡,妇倪诺儿?哈哈哈哈!报应!报应!老天有眼啊!”只是眨眼间,顾书兰就是止不住的大笑起来。

    倪诺儿扶着琼花的手,早已不受控制的紧握成了拳头,屈辱的泪水也早已开始蔓延,可倪诺儿就是紧咬着牙,强忍着不让泪水在她们前面掉下来。还没结束,一切都还没结束,所以她还没有输,现在的一切都只不过就是一个过程而已。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用了的捏着倪诺儿的下颚应是将她的头给猛的搬了起来。

    在看到她眼中那不停打着转的泪水时,顾书兰脸上的笑意是更加浓郁,可眼中却散发着狠毒的光芒。“贱,人,你不是一向都很了不起吗?怎么?你也有今天啊?”

    忍着下颚传来的疼痛,倪诺儿不语,就那么愣愣的盯着顾书兰。她有些不懂,为什么顾书兰要如此对待羞辱她,比起林云裳和安含烟,她自问,她待她比她们两个都更好,可为什么,反而会是她带头欺辱自己?

    “不久前,要不是因为你,因为你派你的这个贱婢带人去冷宫欺辱雪儿,雪儿她也不会直到现在都还晕睡不起。今天,本宫就要你当日赋予在雪儿身上的伤,加倍的还给你。”说着顾书兰是狠狠的甩开倪诺儿的下颚。虽然从进宫以来,她一直和顾书雪不和,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她的亲妹妹啊!而在内心深处她也是一直爱着她的这个妹妹的啊!可就是因为倪诺儿这个恶毒的女人,害的雪儿她。。。如今这么绝佳的机会她不为她的雪儿报仇,那她又待何时那?

    闻言,倪诺儿苍白的脸上是痛苦的隐忍。顾书兰,顾书雪!是啊!她怎么给忘了,她们两可是亲姐妹啊!

    “兰妃娘娘冤枉啊!此时根本跟我们没关系,是,是若水月。只是她,一切都是她做的。”就在这时琼花突然强撑着给顾书兰重重的磕了个头,一脸无辜的大喊道。

    “冤枉?哼!你这个下贱的东西,你当本宫是傻子,什么都不知道吗?”闻言,顾书兰的脸色是更加难看。

    “娘娘,奴婢说的句句属实啊!一切都是。。。厄!啊!”

    琼花的话还未说完,顾书兰不顾身份的抬起脚就朝她身上狠狠的踹了过去,气愤的开口道。“贱,人,事到如今还想要欺瞒本宫。你好不知道吧!那天,你们羞辱雪儿的时候,本宫当时就正赶到冷宫,将你们的所作所为看的是一清二楚。包括那冷訾残月,哦!不,应该是说若水月的面目,也看的是一清二楚。”那怕直到现在她都依旧不敢相信现在这绝世倾城的冷訾残月,就是当初那个南拓的第一丑女若水月。

    闻言,琼花整个人顿时就瘫了下去。若她们的目的并非只是为了羞辱主子,而是为了报仇的吧!那她真的不知道,她和主子是否还能撑到殿下来救他们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