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倪诺儿不语,只是紧紧蹙着眉头,咬着自己的下唇。她清楚,今天这一劫她是真的逃不掉了。但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她要活着,一定要活着。因为只有活着她才能报仇,也只有活着她才能洗尽今日的耻辱。

    目光如刀般的怒视着琼花,顾书兰狠狠的开口道。“怎么没话说了?贱,人!”说着顾书兰抬起脚又是狠狠的一脚踹向琼花,原本因伤有些虚弱的琼花顿时被顾书兰一脚踹到在地。

    见状,倪诺儿心猛然一紧,转身就急忙将琼花扶了起来。“琼花,你没事吧?”

    一脸苍白的琼花摇了摇头。“我没事。。。”

    闻言,顾书兰冷笑一声。“没事?哼!本宫立刻就让你们有事!给本宫动手!”目光凌厉的朝身后的宫女嬷嬷瞥了眼,顾书兰阴狠下令道。

    “是。。。”接到吩咐,宫女嬷嬷们是一拥而上的朝倪诺儿和琼花扑了上去。

    “不,不。。。”琼花的要字还未吐出口,拳头,耳光,撕扯便已狠狠的落在了她们的身上。

    原本就因为已挨了不少鞭子身体有些虚弱的两人,此时连惨叫呻吟声都显的格外的微弱。

    “主子。。。厄!啊!”轻唤一声,琼花忍着疼紧紧的将你倪诺儿护在怀里。

    见状,倪诺儿突然挣脱琼花的怀抱,将受伤更重的琼花护着怀中。紧蹙着眉,脸色苍白的忍着那不断落下的疼痛。“厄。恩。。。”嘴里还伴随着吃疼的呻吟。

    “厄。。。主子,我,我皮粗肉厚,真,真的没关系的。啊!厄!”说着琼花也睁开倪诺儿的怀抱,又再次将倪诺儿护在怀里。

    “唷!还真是主仆情深啊!不过你们也不用争了!因为今天你们两个都休想活着离开这儿,你们都得死!”讽刺的吐了一句,顾书兰再次冲动手的宫女嬷嬷下令道。“给本宫狠狠的打,往死里打。”数日前,她们将雪儿打的是至今未醒,那现在她就要将这两个恶毒的女人打的永远沉睡不起。

    “是!”齐声应道的同时,宫女嬷嬷们果真是加大了手上的劲道。最后甚至连棍子,鞭子都统统用上了。

    耳边是她们惨痛的呻吟,眼前是她们痛苦的摸样,这一刻顾书兰心中是说不出的痛快。不光因为她是在为自己的妹妹报仇,更是因为此时此刻被她踩在脚下的是那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倪诺儿!

    只是转眼间,倪诺儿和琼花便已被打的是满身伤痕,奄奄一息。

    “兰妃娘娘,她们都晕过去了!”半晌不闻她们的惨叫和呻吟。一嬷嬷上前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她们都疼的晕了过去。

    顾书兰没有开口,反而朝身后的林云裳和安含烟看去。示意她们可不是光来看好戏的!

    林云裳和安含烟对视一眼后,便见林云裳缓缓上前一步,轻笑道冲宫女嬷嬷吩咐道。“提桶冰盐水来给本宫泼醒!”

    “是。。。”闻言,两宫女急忙放下手中的棍子就朝一侧的屋内走去。

    这时整个浣衣局大院中的女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一旁的大树上,有两双眼睛正冷然的看着一切。

    “主上,要去救她们吗?”看着院中狼狈昏死过去的倪诺儿,黑衣男子突然低声冲身旁的青衣男子问道。

    眉头一挑,青衣男子轻然的笑了起来。“救,当然要救!但却不是现在。。。”

    “厄?”怔了怔,黑衣男子一脸不解的盯着自己的主上。不是现在?若再不救,那倪诺儿可就要被那群女人给折磨死了啊!

    缓缓的将自己的视线再次落在倪诺儿狼狈又凄凉的脸上,青衣男子沉默了几秒后,再次开口道。“只有当一个人在被逼入真正的绝境时,你再向她伸出援助之手,那时候的你对她来说无疑就是一棵救命草。你只需要做些完美的表面工作。而后,还怕她不对你言听计从?就好比当年的若水月,现在还不是对他冷訾君浩言听计从?”最后再说到若水月时,轻易男子眼中明显多了一抹厉色。

    “属下明白了!”看着青衣男子迟疑了几秒,黑衣男子这才点点头应道。

    “行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还是先走吧!”将院中几个女人打量了一翻,青衣男子突然若有所思的开口道。语毕,转身就飞身跃到了浣衣局外。

    见状,黑衣男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倪诺儿,最终还是飞身跃出了浣衣局。

    青衣男子和黑衣男子前脚刚离开,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及其夜雀后脚就从一个死角处缓缓的走了出来。

    望着青衣男子和黑衣男子离去的方向,夏侯云杰一脸神秘莫测的冷笑道。“果然,一切都不出皇兄所料。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西泠就终于开始按耐不住了!”

    “三皇兄,那我们接下来是不是也该做些什么了?”看了眼夏侯云杰,夏侯博轩若有所思的问道。

    “你就放心的等着看好戏吧!这张大网,皇兄早已经命人给他们编制好了!”看着夏侯博轩,夏侯云杰淡然的笑了笑。随后又转过头冲身边的夜雀吩咐道。“去,让夜虎赶紧易容成皇兄的摸样来浣衣局救人,现在可还不是她倪诺儿该死的时候。”

    “不管怎么说,我们可都是王爷,我们直接进去救人不就好了吗?为何一定要‘皇兄’进去救人?”闻言,夏侯博轩很是不解的冲夏侯云杰问道。

    一声叹息,夏侯云杰是一脸无语的盯着自己的这个笨弟弟。“就光我们去救人,你认为真的妥当吗?不说我们和她倪诺儿向来关系不好,就光凭她想要扰乱我们皇室血统,以我们的立场就该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明白了吗??”

    愣了愣,夏侯博轩沉默了片刻后,终于点点头。

    “行了,夜雀,你赶紧去御书房叫夜虎过来一趟。”无奈的看了眼夏侯博轩,夏侯云杰又冲夜雀吩咐了声。

    “是,我这就去办。。。”点点头,夜雀转身提起内力就朝御书房的方向飞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