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一刻钟后

    倪诺儿和琼花在冰盐水的泼洒下,早已从晕厥中醒了过来。

    狼狈的趴在冰冷的地上,倪诺儿和琼花此时大脑中是一片空白,都双目涣散的盯着那高高在上的三个女人。

    “倪诺儿,本宫想你做梦也没有料到你会有今天的下场吧?”冷然的盯着如牲畜般躺在地上的倪诺儿,林云裳美妙的脸上突然扬起阴邪的笑容。

    闻言,倪诺儿这才缓缓的从茫然中回过神。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的看了眼林云裳,她便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是的,她真的从未想过她会有这么一天!更没想到这三个曾经成天在她面前百般讨好的女人,会在这种情况下对她落井下石不说,居然还想要她的命!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她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见状,林云裳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狠毒,没有片刻的犹豫,林云裳突然抬起脚就狠狠的朝倪诺儿的脑袋踩了上去。

    不用睁开眼,倪诺儿便已清楚压在自己脑袋上的是什么。但,没关系,现在她能忍,真的能忍下去。

    “倪诺儿你知不知道,曾经,本宫做梦都想要将你像现在一般狠狠的踩在地上。只是没想到,这一天居然还真的来临了!真的,将你狠狠踩在脚下的感觉别提有多痛快了!哈哈。。。哈哈!”说着林云裳随即便一脸痛快的大笑了起来。这一刻,倪诺儿曾经不可一世的摸样和现在这如牲畜般狼狈不堪的摸样,不停交叉着在她脑中闪过。

    “皇上,驾到!”林云裳痛快的大笑声还未停下,耳边便突然传来太监尖锐的声音。

    闻言,众人顿时是猛然一震。都还未来得及回过神,便见‘夏侯夜修’紧搂着姬申欢儿,带着夏侯云杰,夏侯博轩及几个太监宫女出现在了眼前。

    而在听到夏侯夜修到来的瞬间,原本还紧闭着双眼的倪诺儿是猛的睁了双眼,满目热泪,又期待的盯着那抹缓缓走近的明黄。他来了,他居然来这肮脏的浣衣局了!是,是为了她吗?是为了她吗?

    在看到倪诺儿的头被林云裳狠狠的踩在地上的瞬间,不光‘夏侯夜修’,就连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也都不禁紧紧的蹙起了眉头。一向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倪诺儿,此时连牲畜都不如的模样,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随着‘夏侯夜修’的脸色,众人是猛的回过神,纷纷欠身,下跪行礼道。“臣妾(奴婢)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比起众人,林云裳此时明显的慢了几拍,好半天才急忙收回自己踩倪诺儿头上的脚,欠身行了道。

    ‘夏侯夜修’没有开口,只是紧蹙着眉,目光复杂而又深邃的紧盯着比牲畜还不如趴在地上的倪诺儿。

    见‘夏侯夜修’此时的神色,众人心中是一阵忐忑。谁也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前来,更不知道他此次前来的目的。

    而此时就连倪诺儿也不知道他此次前来的目的,然,当看到他脸上那因她狼狈不堪,凄惨的模样而蹙起眉时,一团名为‘希望’的火焰在她心里缓缓燃起。他那紧蹙的眉,是在心疼现在的她吗?若真是如此,是不是可以说明,其实,其实他真正的心里是有她的?一直都是有她的?既然是有她的,那他真的忍心看着她一直被这群女人欺辱下去?而不救她吗?只要能从这里出去,那今日的耻辱,还有皇儿们的仇,还不指日可待?

    思及此,倪诺儿突然忍着浑身的疼痛硬撑着爬了起来,拖着满身的血迹,一点点,一点点吃力的爬向‘夏侯夜修’。

    明明是很短的一段路,可对此时的倪诺儿来说,却有种千山万水的错觉。好几次,她都感觉自己精疲力尽,爬不动了!可一想到若不能抓住现在的机会出去,那她真的不敢相信后面等着她的还有什么。所以,现在除非是死,否则她是说什么都要爬到他‘夏侯夜修’跟前。

    只是目光冰冷而又深邃的盯着倪诺儿,‘夏侯夜修依旧没有开口。

    而此时林云裳,顾书兰,安含烟见倪诺儿此时的架势,三人的心是猛然一紧,随即都不禁蹙起了眉头。这女人不会是想要???那可不行!绝对不能让她有翻身的机会!若真是让她离开了这里,以她倪诺儿的性格,怎会轻易放过她们?弄的不好,她倪诺儿的现在很有可能便将会是她们的明天。毕竟皇上曾经是那般的宠爱于她!

    思及此,顾书兰突然上前一步,来到‘夏侯夜修’的跟前,美妙的脸上勾勒出甜甜的笑容。“皇上。。。”

    顾书兰刚开口,‘夏侯夜修’是突然转过头,目光冷如寒冰的看了她一眼。就只是一眼,便惊的顾书兰急忙闭上了自己嘴,退了回去。

    目光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顾书兰三妃,又看了看此时还在拼命朝‘夏侯夜修’爬来的倪诺儿,‘夏侯夜修’怀中的姬申欢儿突然阴冷的笑了起来。虽然顾书兰的话还未说完,但此时她便已明白了她的用意。尽管她和这三妃关系并不融洽,但比起这三妃她却更讨厌她倪诺儿,所以她也不希望她倪诺儿有机会再走出这里。

    “皇上,这女人是谁啊?好可怕,我们还是走吧!”偎依在‘夏侯夜修’怀中,姬申欢儿突然抬起头,一脸受惊的抓着‘夏侯夜修’胸前的龙袍,发嗲的开口道。

    “是啊!是啊!而且这浣衣局里满是污秽,可别让这些污秽的东西灼了皇上的眼。”闻言,顾书兰心中一喜,急忙附和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视线突然从倪诺儿身上转移到了顾书兰身上。“哦?既然如此,那兰妃,你和云妃还有含妃又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满是污秽的地方那?”‘夏侯夜修’此时是一脸的平静,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出奇的平静,让人根本无法揣摩他在想些什么。

    然而就是因为他出奇的平静,却让顾书兰顿时一阵语噻。“厄,这个。。。”

    “皇上,救我,救救我。。。”这时倪诺儿已爬到了‘夏侯夜修’的脚下,望着那高高在上的男人,倪诺儿更是满脸的泪水。成败可在此一举了!若今天不能从这里出去,那她真的不知道她还能撑到何时了。

    闻言,‘夏侯夜修’的视线再次回到了倪诺儿那张狼狈却又楚楚可怜的脸上。“救你?”眉头一挑,‘夏侯夜修’冷冷的反问了一句。

    流着泪水,倪诺儿忍着浑身的疼痛猛的点点头。“皇上,救我,救救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淡然的朝夏侯云杰两兄弟看了眼。在夏侯云杰兄弟两脸上没得到任何的指示后,‘夏侯夜修’突然冷冷的笑了起来。“你知道错了?哈哈,你居然还会知道错?”

    ‘夏侯夜修’的讽刺她倪诺儿怎么听不出来,只是,现在她能做的,除了认错就是求饶。“皇上,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

    “既然你知道自己错了!那你应该老实安分的在这儿接受你该有的惩罚!”

    闻言,倪诺儿心中一紧,随即又急忙苦苦哀求道。“皇上,我知道我错了,我也知道我该接受惩罚,可是皇上,若我再待在这里,我一定会死的。所以皇上,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们多年的夫妻份上,你救救我吧!求求你救救我吧!”

    “朕就是看在你我夫妻多年的份上,才留你一命的!否则若是换成别人,朕早已命人将其凌迟处死了!而且你不过是被朕罚来浣衣局做奴婢,又何来会死之说那??”说到最后时,‘夏侯夜修’突然转过头,冷冷的朝三妃看了眼。

    顷刻间,三妃被‘夏侯夜修’突然的目光惊的一阵颤抖。

    听‘夏侯夜修’这么一说,倪诺儿心中是猛然一喜。留自己一命?这么说皇上他?他心中还是有自己的?

    “因为,因为她,她们都想要我的命!所以皇上,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吧!”狠狠的抽泣了几声,倪诺儿突然指着管事嬷嬷和三妃指控道。

    “哦?云妃,兰妃,含妃,是这样吗?”闻言‘夏侯夜修’眉头一紧,回头就冲三妃质问道。

    三妃心中猛然一惊,随即都不顾满是污秽的湿地,咚的一声跪倒在地,齐声喊道。“皇上,冤枉啊!”

    “冤枉?”‘夏侯夜修’眉头一挑。“冤不冤枉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突然停了下来,目光阴冷的朝几个女人看了眼。

    随着‘夏侯夜修’的停口,众人的心都不由的提了起来。似乎都怕将会在他口中听到对自己不利的话。

    冷冷一笑,‘夏侯夜修’终于再次开口道。“重要的只是,她,倪诺儿没有朕的命令,便不能死!所以,无论你们怎么玩,怎么折磨她,前提便是她不能死!否则朕唯你们是问!”

    “是,臣妾遵旨!”闻言,三妃原本快要提到喉哝的心,顿时就放了下去。随即脸上都挂起了笑!呼!真是险些被皇上给吓死了!

    相对于三妃,在听到‘夏侯夜修’最后的话的瞬间,倪诺儿顿时就瘫了下去,而心中那名为希望的火焰也在瞬间熄灭。他居然任由别的女人羞辱她,折磨她。他居然,居然。。。

    “摆架西格殿!”冷冷吩咐了声,‘夏侯夜修’搂着姬申欢儿就走了出去。

    望着相拥而去的两人,倪诺儿只觉自己从未像此时此刻如此的恨过!夏侯夜修,我一定会让你为今日的话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