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白茫茫的世界,静极了。只有一行队伍无声的在其中缓缓的前进着。

    随着马车的移动,一缕金色的阳光静静的照耀在软榻上那张苍白的脸上。精致的容颜因噩梦的袭击变的扭曲。

    一阵寒风吹来,吹开了那摇曳的窗帘,更吹动了软榻上美人的柔顺的青丝。

    “啊!不!”突然,床上的人儿猛的坐起身,已是一身的冷汗。

    看清眼前的景象,若水月这才意识到,原来只是一场噩梦!然而,只是下一刻,她的思绪还是不由的被刚的那场噩梦给拉了回去。

    梦中,老爹,娘亲,及其若氏一门枉死众人的头颅流着血泪,静静的向她靠近。随后一百颗头颅将她团团围住,都在哭诉着悲哀,冤枉,要她为他们报仇。可只是眨眼间他们却都又变了脸,气愤,怒视着她,指责她为何不为他们报仇?为何不为他们留住若家最后的血脉?却还做了大仇人夏侯夜修的女人,甚至还怀上了他的孩子?望着他们那一张张被血染红的脸,她扯着嗓子想要解释,可无论她怎么用力呐喊,她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就在这时,那一颗颗头颅再次变脸,满目怨恨杀意的怒视着她怒吼着。父债子还,他们要杀了她和她肚子里夏侯夜修的孽种,以解他们的心头之恨。随即一百多颗染血的头颅发疯似的朝她攻击而来。。。

    尽管那只是一场梦,但却是如此的真实,真实的让若水月的心忍不住的颤抖,忍不住的痛。地狱的他们是在怪她吗?怪她都已经四年了,她不但没未他们报得大仇,甚至连恒儿和姑姑也都。。。

    “出什么事了?”这时一个急切担忧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若水月的思绪。

    闻声,满脸泪水的若水月不由的朝车门处看去。在看到‘冷夜’时,若水月只是微微的蹙了蹙眉,便又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看着此时的若水月,夏侯夜修的心不由的一疼。似乎这样痛苦不堪的她,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只是究竟是因为何事?会让她如此的痛苦?

    静静的看着她片刻后,夏侯夜修又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没事吧?怎么突然???”

    “我没事,只是做噩梦了!”深深的吸了口气,忍着心颤抖的心,若水月终于声音哽咽的开口道。

    “噩梦?”在听到若水月说做噩梦的瞬间,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不由的蹙了起来。噩梦?和若氏一族的死有关吗?若非如此,他还真想不出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噩梦会让她如此的痛苦。只是若真是如此,那他便真的无话可说。毕竟若氏一族的死和他都脱不了关系不是吗?

    若水月点点头。“对,就只是噩梦而已,所以。。。”话还未说完,一阵及其淡雅的清香突然毫无防备的传入鼻尖。

    “所以什么???”若水月突然的沉默让夏侯夜修很是不解,于是一脸疑惑的冲她问道。

    没有回答‘冷夜’的疑惑,若水月只是突然收起脸上的悲痛,紧蹙着眉,不安的看了‘冷夜’一眼。这香味是??

    下一刻若水月急忙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递给‘冷夜’焦急的开口道。“快,服下这百毒丹!”

    “厄?百毒丹?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服这药啊???”看着手中黑不溜秋的药丸,夏侯夜修扯了扯嘴角,一脸不乐意的问道。

    闻言,若水月一改前一秒痛苦悲伤的模样,不耐烦的对着‘冷夜’就是一阵咆哮。“你个傻蛋,枉你还自称自己天下第一,你难道都没发觉这香味不对头吗?这香味可是。。。”

    嘶,嘶,嘶。。。

    若水月话还未说完,耳边突然传来了马匹受惊的声音。紧接着马匹都发疯似的,不顾一切的朝前方飞奔而去。

    “不好!马受惊了!”突然的加速和颠簸让夏侯夜修也猛的意识到了什么,来不及多想,一把将若水月给的药丸塞进嘴里,随后提起内力就一拳朝马车顶打去,顿时整个马车顶就被他打飞了出去。

    这种情况下若水月也坐住了,于是急忙起身披上披风下榻。

    见状,夏侯夜修没有片刻的迟疑,一把抱着若水月的腰,提起内力就飞跃出了马车。

    在两人飞跃出马车的瞬间,六匹发狂骏马带着马车直接就飞出了悬崖。

    回到地面,望着马车消失的万丈深渊,若水月是忍不住的吐了口气。呼!好险啊!只是这究竟是谁想要她的命?

    “你没事吧?”看了眼那万丈深渊,又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夏侯夜修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摇摇头。“我没事。。。”

    “真想不到,中了我的醉梦,居然还有本事能够站起来。”若水月的话刚落,耳边就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闻声,夏侯夜修和若水月都不禁同时回头,朝声音的来源处望去。只见十多名黑衣人突然出现在前方,一个个满脸杀意的盯着两人。

    眉头一挑,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不由的勾勒出一抹讽刺的笑。“醉梦?呵呵,想要杀我,却连我的底细都没有摸清楚,你们可真是来找死的!”

    黑衣人不怒反笑了起来。“冷訾残月,北辟国公主,现乃南拓国夏侯夜修的皇贵妃,已有身孕四个月左右。待产下皇子很有可能便将成为南拓至高无上的皇后娘娘!”

    眨了眨眼,若水月脸上的笑意是更加浓郁。就凭这些,他们便想要杀她?呵呵,真是太小看她若水月了!

    “当然,这些都只你表面的身份而已!你真正的身份实则是曾经南拓国第一大将军若文荣的女儿若水月,同时也是现今天下数一数二的暗杀门若月楼楼主,魔月!更是江湖上赫赫有名却神秘莫测的毒王!”阴邪的看了眼眼前这绝世倾城的女人,黑衣头目又似笑非笑的继续道。

    闻言,一旁的夏侯夜修两眼在瞬间睁的老大,一脸不敢相信的盯着自己身边的女人。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她的真正身份是若水月,也知道她以冷訾残月的身份做他的女人是为了报灭门之仇,甚至连她和冷訾君浩的关系他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她居然就是若月楼的楼主魔月,那个他一直想要收为己用的毒王?

    不同于夏侯夜修的惊愕,在听到对方后面的话后,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在瞬间消失在了唇边,换上一脸的阴沉。他们会知道她就是若水月,这点她不奇怪,毕竟她这个身份几乎快要不足以成为秘密了。毕竟除了夏侯夜修外,该知道和不该知道的人都几乎都已经知道了!但是,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她就是若月楼的楼主魔月的那?要知道她的这个身份,除了若月楼的人几乎没人知道,就连冷訾君浩对此都一无所知。而他们却???难道是若月楼中出了什么内奸?

    思及此,若水月的心是不由的一紧。内奸?这可是她一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当然现在也不是她该考虑内奸的事情。

    缓缓抬起头,看着对方,若水月阴冷的开口道。“你们究竟是谁派来的?”

    “这你无须知道,因为明年的今日就将是你的忌日!”说到最后时,黑衣头目突然阴邪的笑了起来。

    若水月不屑的冷笑一声。“哼!既然知道我就是毒王魔月,那你们也应该知道,想杀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对我用毒,那你们简直就是在班门弄斧吗?”

    闻言,黑衣头目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是,对你用毒的确是在班门弄斧,所以我们也根本没有想过要用毒对付你!我先前的第一句话也并非是在对你说,而是对他!”说着黑衣头目的视线突然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