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微微的挑了挑眉。第一句话是在对他说?指的是什么?指的是他原本应该中了毒,晕厥的?哼!他们还真都当他夏侯夜修是吃素的吗?别说他事先服下了若水月给的百毒丹,就算没有她的百毒丹,凭他夏侯夜修的修天神功,他们想让他中毒晕厥那也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对他?哼!只要有我在,若我不想要他中毒,你们真认为他就能中的了毒吗?”扯了扯嘴角,若水月轻蔑的笑道。

    “那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不过就是多送一个人去地狱罢了!”说罢,黑衣头目突然往后退了一步,随即便见他身后的数十名黑衣人纷纷举剑朝夏侯夜修和若水月杀去。

    见状夏侯夜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将若水月紧紧护在身后。

    然而若水月却轻轻的推开他,淡然的开口道。“现在还不是你该出手的时候,既然他们用毒,那我就用毒回敬他们好了!”说着若水月内力一提,随即整个人突然跃上半空。望着那脚下的黑衣人,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突然扬起妖娆而又魅惑的笑容,原本如泉水般轻盈的声音在这一刻却如同从地狱传来一般。“我看,明年的今日才是你们的忌日才对!”语毕,若水月突然张开双手,转身就在半空中不断的旋转起来。

    盯着若水月脸上妖娆而又魅惑的笑容,还有她那如地狱传来般的声音,夏侯夜修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她是如此的陌生,陌生到他的心在这一刻随着她脸上的变化而颤抖,而心疼。她究竟是怀着对自己多大的仇恨才磨练成现在的她?

    这边随着若水月速度的加快,一股奇异的花香伴随着无数的血色花瓣猛的朝黑衣人群飞去。

    “厄,啊!啊!”下一秒便见那一个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人们纷纷惨叫着倒了下去。

    只是片刻的时间,原本还活生生的人在这一刻都化成了一滩血水。

    冷漠的盯着雪地中的那一滩滩的血水,若水月美妙的眼中染上一抹狠毒之色。“和我为敌的下场,就只有死!”说罢,若水月又是一个转身便已轻然的回到了地面上。

    然而双脚刚着地,若水月便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在此时隐隐作痛起来。随之漆黑的眼中不由的多了一抹隐忍。看样子在胎气没有稳定前自己是真的不能再用内力了!呼!

    看了眼雪地上那一滩滩的血水,又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的眉头不禁微微蹙了起来。真是不得不承认啊!她作为一个女人的手段和他手段还真是有的一拼啊!

    “不愧是毒王,数十名杀手,只是眨眼睛便都被你用毒化成了一滩滩的血水!”回到地面刚准备前去为中毒的上月她们解毒,一个充满霸气而又狂妄的声音再次在耳旁响起。

    闻声,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在瞬间紧紧的蹙了起来,为的却并非是再次多出来的敌人,而是这敌人的声音。这声音???难道是他?

    带着满心的疑惑若水月已缓缓的抬起了头,朝右侧望去。

    只见一个身着紫色华丽锦袍,头戴金色羽翼面具的男人,在大批黑衣人的簇拥下缓缓走了过来。

    盯着眼前的男人,夏侯夜修漆黑的双眸在瞬间覆盖上厚厚的一层寒冰,一种名为杀意的欲,望在心中逐渐燃起。今天,他绝对不会让这些人有命活着回去的!

    眉头一挑,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缓缓化开一抹妖娆的笑意。“你放心,很快我就会送你们去地狱跟他们团聚的。”

    “哦?是吗?那我可要冒昧的问一句了,你身上现在还有毒可用吗?”看着若水月金色羽翼男轻蔑的笑道。之所以毁去她的马车,又先命一些人前来逼她用毒,为的就是要耗尽她所有的毒药。故而更好的将这个恶毒的女人解决掉。

    闻言若水月是猛然一惊。因为怀有身孕,所有她身上根本就不敢带有太多的毒,大多数的毒都在马车里,而马车现在已经。。。就连身上仅存的一些毒也在刚刚给用掉了。只是既然他会这么问,难道这一切都在这男人的算计中?若真是如此,那这下可真就有些麻烦了!

    虽然心里是有些不安,但若水月脸上还是继续强撑的妖娆的笑。“毒?这你就大大的放心吧!身为一个用毒之人,你认为我会只带那么一点护身吗?”是的,要知道,一说到毒,那她全身的血液便都是巨毒。要想对他们用毒原本也算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现。。。因为一旦动用血毒,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定无法承受血毒的冲击,从而将会变成一个死婴。所以,血毒是万万不能使用的!

    看着眼前女人眼中那自信而又阴狠的目光和她的回答,金色羽翼面具男的眸光是明显一紧。难道这女人身上真的还有毒?若真是如此那真是不妙了!

    注意到金色羽翼面具男眼中的闪烁,若水月眸光一转,脸上的笑意是更加浓郁起来,随即还见她朝金色羽翼面具男走进了几步。“告诉你,我刚对他们所用的毒名为血没。可是我所有毒中最简单让中毒者最痛快的。而对于你,他们的头儿,我一定让你经历九九八一天的痛不欲生后,才慢慢死去!”

    闻言,金色羽翼面具的心里是一阵紧绷,而人也不自觉的随着若水月的脚步慢慢往后退去。

    见状,若水月一时间笑的更欢了!“怎么?现在才知道怕,你不觉的太迟了吗?”

    “笑话!我们会怕你这么一个女人!”就在金色羽翼面男担忧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青袍蒙面人突然以极快的速度从黑衣人群后飞跃上前,一把将还在不由的往后退去的金色羽翼面具男猛的往前退了几步。

    在对上青袍蒙面人双眸的瞬间,若水月心中的怀疑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证实。看样子果然是他们,姬申决和姬申麟。因为在她若水月所认识的人之中,唯有他姬申决的双眸能让她印象如此的深刻,深刻的像是认识了好多年似得。而且他们若非是她若水月认识的人,又何须要佩戴面具和蒙面?也就是说,他们怕被她给认出来。

    看着突然出现的青袍蒙面人,夏侯夜修依旧不语,只是眯着眼淡漠的盯着对方。

    “是吗?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们知道我这一个女人的恐怖之处!”说着若水月目光一沉,衣袖一抖,便做出一副要施毒的模样。

    见状,金色羽翼面具男姬申麟和其他黑衣人都还是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反倒是姬申决,在这个时候却突然不屑的笑了起来。“我倒是要瞧瞧,究竟是什么样的毒,会让人经历九九八一天的痛不欲生后才慢慢死去。”

    闻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还挂着笑,但眉头却不由的微微蹙了起来。姬申决这该死的老家伙,居然,居然。。。看样子自己还真不能小看了他啊!

    注意到若水月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怒意,姬申决终于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若水月啊!若水月!若你身上真的还有一点的毒药,那还会浪费时间在这里废话?以你真正的性格定早已大开杀戒起来了!”

    姬申决的话让若水月脸上的笑意终于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换上满目的杀意。好!算你姬申决厉害!只不过你们可别以为没有了毒药,我若水月便会仍你们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