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听到这儿,夏侯夜修是深深的吸了口气。看样子,是时候动手了!

    然而就在夏侯夜修刚提起内力的时候,姬申决却又突然开口道。“知道吗?原本我是没想过要杀你的,但很不幸,你却怀了夏侯夜修的孩子,所以今天你一定要死!”这一刻姬申决的声音很轻很轻,让人根本无法听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闻言若水月不由的闭了闭眼,又猛然睁开,随即她绝世倾城的脸上再次勾勒出冷然的笑意。“想要杀我?哼!你真认为你们有这个本事?”

    冷冷一笑,姬申决轻然启唇道。“之前,我的确还没有这个把握,但现在,我相信,只要我想要你死,那你便必死无疑!”

    若水月冷哼一声。“你太自以为是了!”

    “不是我自以为是,而是我相信现在身怀六甲的你,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尤其还是在你刚动了胎气后不久!”紧盯着若水月,姬申决冷然的反驳道。

    听姬申决这么一说,若水月的心顿时就紧紧的绷了起来。该死的!难怪他们会挑这个时候向自己动手,原来,原来就是为此。

    重重的叹了口气,紧盯着若水月的姬申决突然眸光一沉,便听他冷漠的下令道。“给我杀了这个女人!”

    一声令下,近百的黑衣人手举利刃就如一阵风般,朝若水月攻去。

    见状,若水月的心是猛然一紧,来不及多想,忍着肚子传来的疼痛硬撑着提起内力就欲朝黑衣人群中冲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极强的剑气如一条金色的巨龙般突然凶猛的朝黑衣人群中袭去。

    只是眨眼间,近百的黑衣人便倒下了大半。而剩下的,无不被凶猛的剑气伤的摇摇欲坠。就连姬申决和姬申麟也都是废了很大的力气才逃过了这一击。

    看了眼倒下大片的黑衣人,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男人,若水月此时是一脸的目瞪口呆。真的,她是万万也没料到这‘冷夜’的武功修为居然是如此的强大。她敢肯定,就算在没有怀孕的情况下,就算是再加两个她,都未必是他‘冷夜’的对手。

    而直到此时,姬申决和姬申麟似乎这才注意到她若水月身边,那个一直默不出声的男人。

    看了眼身后倒下大片的黑衣人,姬申决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怒视着夏侯夜修厉声质问道。“你究竟是谁?”居然有如此本事,只在一招之内就干掉了他这么多的人。要知道,今日他们所带来的可都绝非是些等闲之辈啊!

    闻言,夏侯夜修冷冷一笑。“这话应该是我们问你才是?你究竟又是谁?”话是这么问,可答案却早已在见到戴着金色羽翼面具的姬申麟的第一眼便已明了!不为别的,只因他姬申麟特有的声音和他那无法掩饰的霸道。

    目光危险的死盯着夏侯夜修看了片刻后,姬申决终于冷冽的开口道。“我的目标只是这个女人,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少管闲事!”对于眼前这个武功高深莫测的神秘男人,姬申决此时真的没有太大必胜的把握。但不管怎么说,今日她若水月必须得死,毕竟若今日被她逃过这劫,想必日后她定会有多种毒物护身,到时候再想动她那可真的将会比登天还难啊!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阴邪的笑道。“闲事?凡是有关于她的事,对于我来说,便都不是什么闲事。”说话的同时,夏侯夜修不禁目光深邃的朝身边的若水月看了眼。

    在对上‘冷夜’目光的瞬间,若水月的心是猛然一震,不为别的,只因他此时看她的目光太过温柔,太过。。。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保护者看受保护者的神情,反倒是像一个男人在深情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

    “换一句来说,若你们想要杀她,那首先就得要先把我给打趴下了!”收回目光,夏侯夜修满目阴邪的说道。

    “你。。。”闻言,姬申决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这该死的男人,他以为自己会怕他吗?

    “当然,想要把我打趴下,我想你们还没有这个本事!”姬申决正欲开口,夏侯夜修便一脸狂妄的笑了起来。

    阴沉着脸,姬申决冷冰的盯着夏侯夜修。“狂妄的家伙,你简直就是在找死!”说着姬申决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姬申麟,提着内力便发怒的朝夏侯夜修攻击而去。

    见状夏侯夜修目光一沉却没有闪躲,而是提着内力,挥动着手掌,便直直的朝姬申决的攻击接了上去。

    冷夜的举动让一旁的若水月更是惊愕不已。这家伙他究竟在想什么那?居然就这么接了上去,他不知道若是他的内力抵不过姬申决的话,他会被姬申决的内力震的经脉具断而死的吗?

    此时不光若水月,就连姬申决和姬申麟也因冷夜的举动而大吃一惊。这男人,究竟是太自信了那?还是太小瞧他姬申决了?

    然而就在两掌相碰的瞬间,只见一道金色的光芒猛的从夏侯夜修掌心中喷涌出来。随着那道金光的加强,姬申决的脸色是越发的难看。

    注意到姬申决的神色,一抹阴邪的笑意在夏侯夜修脸上逐渐扬起。敢和他夏侯夜修动手,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目光流转间,夏侯夜修的内力突然是猛的一震,顿时姬申决便被夏侯夜修的内力给震了出去,在雪地上滑了好一段距离后,这才停了下来。

    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自己颤抖不已的左手,姬申决是怒不可遏。这该死的男人!若不是因为自己内力深厚的话,想必现在早已被他震的经脉俱断而亡了。只是真想不到,这男人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内力居然如此的深不可测。看样子,现在自己可不能再和他硬拼内力了。

    思及此,姬申决借用内力将错位的手骨猛的震了回来。随着一把拔出身后的大刀,伴随着手腕部杀气颇浓的金铃响音,划破空气,带着凛冽寒气逼向夏侯夜修,寒气与空气相摩一道强烈的白光。

    灭寂,这可是他姬申决的毕生功力的颠峰啊!看样子,这次他是真的下了决心要除去若水月了!只是。。。哎!

    目光一冷,夏侯夜修突然收回思绪,拔出腰间的断剑了就朝姬申决迎了上去。

    刀剑相碰的瞬间,恍惚能看见一只凶猛的白虎在和一条金色的巨龙相互撕咬的画面。是那般的壮观!

    闪躲间,夏侯夜修目光一狠,剑一挥就朝姬申决的要害刺去。

    看着突然刺向自己要害的厉剑,姬申决心中猛然一震,想要闪躲可却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就在厉剑即将刺入姬申决要害的时候,夏侯夜修却突然停了下去,目光复杂的看了眼姬申决后,便将手中的利刃给收了回去!

    见状,不光姬申决和姬申麟,就连若水月也是一脸惊愕不已的盯着‘冷夜’似乎都不明白此刻的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刚可是一个除去对手的大好机会啊!他怎么会白白放弃了那?

    他的手下留情并没有得到姬申决的感激,反而换来更加凶猛的反击。

    “呼!”夏侯夜修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但还是再次挥剑应了上去。

    就在这时,姬申麟突然带着剩余黑衣人纷纷举剑便朝一旁的若水月围攻了上去。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姬申麟和剩余的数十名黑衣人,若水月的眉头顿时不由的一紧。肚子的痛还在继续,可现在这种情况,若自己真的不出手的话,那后果可不堪想象。

    思及此,若水月心一狠,忍着肚子的痛,硬撑着提起内力就挥动起了衣袖,随即手猛的往外一甩,便见十多条红绫如一条条凶猛的蟒蛇般朝姬申麟及其其他黑衣人攻了过去。

    也许真是的因为之前动了胎气的原因,相对于之前的攻击,若水月此时的攻击似乎明显的弱了许多,不光姬申麟就连其他黑衣人们都很是轻易的便躲过了她的攻击。

    看着轻易便躲过了自己攻击的姬申麟他们,若水月的眉头随即便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而心也不由的绷了起来。可恶!以自己现在的功力,别说对付姬申麟,就算随意两三个黑衣人联手自己都根本对付不了。这下可该如何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