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想到这儿,若水月不由的朝冷夜那边看了眼。现在她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冷夜的身上了!然而一旁冷夜和姬申决打的正激烈根本无暇顾的不了她,毕竟这次姬申决可是连他的看家本领都给拿了出来!

    注意到若水月眼中流出不安的神色,姬申麟突然得意的笑了起来。“若水月!你的死期到了!”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微微的眯了眯眼。而脑海中却有什么在不停的翻滚着!

    “你知道吗?我等这天可是已经等了很久了!”见若水月不语,姬申麟又缓缓的开口道。

    “你究竟是谁?为何一定要我死?”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幽幽的开口问道。他等这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哼!笑话!他们认识也不到一年的时间,而她若水月扪心自问,期间也并没有做过什么事,值得他如此的恨她?恨到费如此功夫来杀她?她相信,其中必有内情!

    眉头一挑,姬申麟突然上来凑到若水月面前。“你真想知道?”

    若水月点点头。“对!就算是要我死,也该让我做个明白鬼不是吗?”

    见状,姬申麟脸上突然勾勒出阴邪的笑容。“想知道答案?那你就到地狱去问阎罗王吧!哈哈,哈哈。。。”说完,姬申麟仰头狂妄的大笑起来。痛快!真是痛快啊!

    闻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在顷刻间是一片阴冷,如星辰般美妙的双眼也在这一刻被寒冰覆盖!姬申麟这该死的家伙!居然敢耍她?

    眼底寒冰爆破的瞬间,若水月宽大的衣袖中突然多了一把透着寒光的匕首。“你这简直就是在找死!”阴冷的声音响起的瞬间,若水月突然趁姬申麟仰头狂笑之际,猛的上前一步,便将自己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入了姬申麟的身体。

    “厄。。。”突然的疼痛让姬申麟是猛然一惊,看着那深深刺入自己身体的匕首,有些苍白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这女人居然,居然。。。

    盯着姬申麟眼中的惊愕,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缓缓勾勒出一抹阴冷的笑容。“这便是你得意忘形的下场!”说着,若水月眸光一狠,一把便将刺入姬申麟身体的匕首给拔了出来,随即又再次狠狠的刺了进去。“知道吗?就算是死!我若水月也会拉你垫背的!”语落的同时,若水月微微提起一点内力,便将姬申麟给猛的震了出去。是的,就算是死!她若水月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对手占丝毫的便宜的!

    受伤的姬申麟不偏不倚正好被若水月给打到了姬申决和夏侯夜修的脚下。

    看着满身是血倒在脚下的姬申麟,姬申决不敢相信的唤了声。“麟儿。。。”随即目光嗜血的朝若水月看去。

    在对上姬申决眼中的杀意时,若水月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是微微眯着眼,冷笑着轻咬着自己那诱人的下唇。

    若水月的这个神情,无意深深的刺激到了姬申决。下一刻,只见姬申决突然猛的一个转身,手中的大刀便狠狠的朝夏侯夜修砍去,随即便见一道白色的光芒如一只凶猛的白虎般朝夏侯夜修奔去。

    见状,夏侯夜修眉头一紧,来不及多想,便急忙朝身后退去,借此躲过姬申决凶猛的刀气。

    然而就在这时,姬申决突然趁夏侯夜修躲避的刀气之际,提起内力,便朝再次挥刀发怒的朝右侧的若水月砍去。顿时便见又一只凶猛的‘白虎’朝若水月发狂的奔去。

    “贱,人,你的死期到了!”嗜血的怒视着若水月,姬申决狠狠的吐了一句。

    死盯着那只由刀气汇集成的白虎,若水月的心一时间被提到了喉哝。以她现在的功力,想要避开如此强烈的刀气,真的是不可能的。可要她就这么白白受死,她也是万万不甘的!毕竟冷訾君浩,倪诺儿还有夏侯夜修都还活着,她的大仇还未得到,而且现在她肚子里还有她的孩子。她怎么甘心?又怎么可能会甘心?可现在这种情况???

    刚避开姬申决的刀气就看到如此一幕,夏侯夜修的心在瞬间被提到了喉哝,来不及多想,飞身便去救人!可似乎一切都已来不及,因为刀气距离若水月已不到一米的距离,命中她也只是眨眼间的事。然而此时的夏侯夜修早已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让她死!绝对不能让她死!他真的没有勇气去承受失去她的痛!

    “宝贝,妈妈和你的性命,现在可就全靠你了!”摸了摸自己微挺的肚子,若水月低语了一句,随即眸光一沉,忍痛便再次提起了内力。

    就在众人都以为若水月即将被姬申决的刀气给砍成两段的时候,若水月却突然张开双手以极快的速度朝身后的万丈深渊退去。“若我不死!今日之仇必百倍奉还!”冰冷幽怨的声音传来的同时,若水月没有丝毫的迟疑,转身就朝万丈深渊下跳去。

    嘭!在若水月身影消失的瞬间,姬申决霸气的刀气终于在对面的悬壁上终止,只留下一道偌大的刀痕!

    “不。。。月儿!”呐喊一声,悲痛不已夏侯夜修没有片刻的犹豫,飞身便也朝万丈深渊下跳了下去。就算真的是下地狱,他也绝对绝对不会让她再独孤面对了!

    盯着烟雾弥漫的悬壁间,手握大刀的姬申决是半天回不了神。他真的杀了她!?真的亲手将她。。。

    手已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用力吐出,姬申决终于收回自己思绪,急忙朝受伤的姬申麟跑去。

    万丈深渊下,此时的若水月就如同流星一般,急速的朝下坠落。

    清冷的空气,强烈的冲击,却让若水月的头脑在这一刻是格外的清晰。眯着眼,仔细的观察着周朝不停闪过景物。

    就在这时,一棵生长在悬壁上的大树突然进入了若水月的视线,不敢有片刻的迟疑,若水月急忙提起内力,手臂猛的一挥,一根红绫就从她衣袖中飞了出来,朝那棵大树飞去。这也是她为何敢跳下万丈深渊的原因。在上面,以她现在的情况几乎可说是没有自保的能力,而冷夜也被姬申决给牵制住了,哪怕以他真正的实力,他是有本事杀了姬申决的,可很明显,他根本就不想要杀了他,所以说,他!不是她真正能靠的住了人!换一句话说,若还在在上面,那她若水月今日定难逃一死!而跳下来,赌一把!幸运的话,也许她还能有机会逃过此劫!

    也许是因为内力不足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她在急速坠落的原因,飞出的红绫还未来得及触碰到大树,便随风飘了起来。

    突然的状况让若水月的心顿时就绷了起来。眉头一紧,若水月不甘心的再次射出红绫,一次次,一遍遍,可最终的结果还是。。。

    眼前是急速闪过的景物,尽管内心是如此的不甘,如此的渴望活着,可在此时此刻却又显的如此的无能为力!难道这次上天也不愿帮她吗?难道她真的难逃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