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就在若水月绝望的闭上眼睛的时候,腰间突然猛的一紧。

    这,这是?怎么?怎么可能?惊愕的猛的睁开眼,若水月有些不敢相信的朝身旁看去。

    在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的瞬间,若水月的两眼更是在顷刻间睁的老大。冷夜!他怎么,怎么也下来了?要知道,以他的武功,姬申决那老家伙根本就伤不到他的!更何况还将他逼下了悬崖!?

    是自己的眼花了吗?还是说自己这是在做梦呢?

    思及此,若水月急忙闭了闭眼,再睁开,可身边这紧搂着他的男人还是他冷夜啊!

    只是一眼,夏侯夜修便清楚此时她在想些什么,于是冷然起唇道。“你没有眼花,也没有在做梦!就是我!”

    “厄。。。”闻言,若水月顿时便愣住了!半天回不了神!

    不再理会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目光锐利朝四周看了眼,随即目光一定,搂着若水月腰的手一紧,另一手便用极快的速度掏出自己腰上的匕首,狠狠的朝山壁间刺去。

    一阵剧烈的摩擦后,两人终于停止了坠落。

    看了眼脚下深不见底的山谷,若水月的心里是一阵发麻,手也不由的紧紧抱上了‘冷夜’的腰。

    感受到若水月身体的颤抖,夏侯夜修又紧了紧自己搂在她腰上的手,扯了扯嘴角,轻声问道。“害怕吗?”

    没有回答‘冷夜’的话,若水月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冲他反问道。“你为何会下来?”

    挑了挑眉,夏侯夜修淡然的将自己的视线从若水月脸上转移开。“没什么,只是见你掉了下来,原本是想去拉你的,可一不小心,我也掉了下来!”看着对面的石壁,夏侯夜修一副漫不经心的解释道。

    “哦?一不小心掉了下来?”头一歪,若水月是一脸怀疑的盯着‘冷夜’。很明显,对于‘冷夜’的这个解释,若水月根本就不相信!毕竟以‘冷夜’这种内功高深的人来说,就算是真不小心掉了下来,他想要上去,对他来说并非一件难事。可他却。。。是为了救她吧!所以才这么跳了下来!

    “行了,现在可不是我们讨论这些的时候,还是想想办法该怎么离开这儿吧!”知道若水月不相信他的话,夏侯夜修也不愿再解释什么,于是急忙转移话题。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可当看到‘冷夜’一脸严肃的摸样时,若水月最终还是点点头,闭上了嘴。

    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此时的上空早已被烟雾弥漫,看不到头,而下方更是深不见底。

    这样的状况让夏侯夜修的心还是不由的一紧。其实,若光他自己一个人,以他的轻功想要离开这里也并非一件难事,但要再带上一个人,那可就真的难办了!

    “冷夜!”眯着眼看着前方,若水月突然幽幽的唤了句。

    “厄?怎么了?”闻声,夏侯夜修不由的转过头朝若水月看去。

    “谢谢你!谢谢你这段时间为我所做的一切!”也许是环境的原因,若水月此时的声音格外的轻盈,格外的空灵。

    闻言,夏侯夜修的心不由的一紧,眉头随之也不由的蹙了起来。“你说这些做什么?”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轻轻的摇摇头,绝美的脸上缓缓的勾勒出一抹笑容。“没什么!就只是想要对你说声谢谢!”说罢,若水月突然缓缓的转开自己的脸,朝上方看去。

    鲜红而又刺眼的血,不停的从‘冷夜’那紧握着匕首的手上流出,若水月心底最软的地方不由的一疼!不过是受人所托,他这又是何必那?

    收回自己紧搂在‘冷夜’腰上的手,若水月眸光突然一冷,决绝的便一把将‘冷夜’的手从自己腰间掰了开。虽然她真的不想死,也不甘心死!可现在的状况她又怎么会不懂!他们想要一起活着离开这儿,真的可说是不可能的了!但她相信,若光是冷夜一个人的话,他是一定有办法逃脱这困境的。这一生,惨死在她手上的性命已经太多太多了!她真的不想临死还再添上一条,尤其还是一个不顾自己自身安危,想要救她,待她好的人!

    早已觉察到了若水月的反常,在她脱离自己怀抱的瞬间,夏侯夜修是猛的拔出刺入石壁间的匕首,紧随她往下追了去。

    因为是体重的差距,不过多时,夏侯夜修便再一次的追上了若水月。

    狠狠的瞪了眼双眼紧闭的女人,夏侯夜修是一把将若水月搂入了怀中,随即手死死的禁锢在她的腰上。似乎生怕她就再一次的从她怀中溜走!而同时另一只手,再次紧紧握着匕首,狠狠的朝山壁间插去。

    又是一阵剧烈的摩擦后,两人再次停止的坠落。

    腰间突来的一紧和剧烈的摩擦,让若水月再次猛的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拧成了一团。“你疯了吗?”

    眨了眨自己好看的眼,夏侯夜修轻笑道。“也许吧!”是啊!若没有疯,他又为何抛下皇宫的舒适生活,跟她前往南阳,为的只是在沿途中保护她的周全。若没有疯,他又为何明知道她的身份,她的目的,还将她留在身边,只为多看她几眼,多给她一些关怀,一些爱。若没有疯,他又为何明知道跳下来,面临他的很有可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可为了她,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掉了下来,为的只是与她生死相随。

    “你。。。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会死的吗?”狠狠的盯着身边的男人,若水月是一脸的懊恼!

    “那又怎么样?”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似乎就算是死亡,也没法让他有丝毫的畏惧。

    “那又怎么样?你家伙难道就真的不怕死吗?”她都快担忧死了,而他居然还一脸的无所谓,顿时一团火就涌上了心头。

    “死?人终有一死!不过就只是早晚而已!我怕什么!”此时夏侯夜修依旧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你。。。”想要发火,可最终若水月还是忍了下来,看着’冷夜‘认真的开口道。“你这又是何必那?不过是受人所托!而且你已经尽力了!夏侯夜修是不会怪你的!”

    盯着若水月那双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眸,夏侯夜修迟疑了片刻后,也一脸认真的开口道。“是!他是不会怪我!可我却会怪我自己!”

    “厄?”怔了怔,若水月有些牵强的笑了笑。“我们不过才认识几天,你真的没必要为了我连命都丢了!这样不值得!”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的!而是我。。。”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便又急忙转开了自己的视线朝四周看去。性命?若没了她,就算真的活了下来,那人生又还有什么意义那?

    无奈的看了眼‘冷夜’,若水月突然拉着脸,冷冷的冲他开口道。“行了,我不想再和你废话了!放开我!”

    闻言,夏侯夜修瞥了眼若水月,冷冷的说。“放开你?你认为可能吗?”

    “呀!我说你这男人怎么???”

    “行了,我看你才别废话了!现在我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的!”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不耐烦的给打断了!紧握着匕首的手,因为谷间的寒冷,冻的他真的没有闲心再和她扯这些不可能发生的事了。

    “你。。。”

    “而且,我们不一定见的就会死!”说罢!看了眼脚下深不见底的深谷,夏侯夜修突然心一狠,猛的就再次拔出了刺入山壁间的匕首。顷刻间,两人便再次极快的坠了下去!